豬八戒小說網 > 祖尸爺,求您收了神通 > 第23章 雙修之法,陰陽調和

猛地一愣隨著山谷深處傳來一道呵斥聲,在場所有的合歡宗弟子全都停止了動作。

轉而整齊劃一地轉身,朝著聲音的方向躬身行禮。

“啟稟宗主!”

妖艷的男人目光犀利,同樣是跪伏在地,沉聲稟報道:“此人闖我山門在先,出手打傷黑羅在后,若不還以顏色,試問咱們『合歡宗』往后在修真界該如何立足......”

“夠了,到此為止!”

語氣中充斥著疲憊與憤怒。

山谷中的存在沉吟了許久,終究無奈地下令道。

“希月,帶他來見我......”

一語中的。

在場的合歡宗弟子無人再敢多言,主動讓開了道路,看向丹青子的眼神卻依舊充滿了莫名的敵意。

“弟子領命。”

當即起身看向了丹青子。

一身勁裝的女修士不茍言笑,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你,隨我來......”

望向漆黑深邃的山谷。

丹青子頓時五味雜陳,揚手將毛筆插回了腰間,眾目睽睽之下緊隨其后,慢慢步入到山谷深處。

眼睜睜地目送著兩人走遠。

妖艷的男人咬牙切齒,雙拳攥緊之余,目光中閃爍著怨毒的光澤。

“有點兒不對勁。”

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袖。

吃了點兒小虧的黑羅從山峰上一躍而下,隨即抬手打了個清脆的響指。

周邊眾多『合歡宗』的弟子立馬紛紛隱去了身形,仿佛從來都沒出現過一般。

“以宗主她的性格,一般不會如此好說話才是,對此人的態度未免有些溫和過頭了。”

聞言。

妖艷的男人冷冷一笑,負手轉身道:“恐怕你還不知道吧......”

意味深長地瞧了黑羅一眼。

男人挑眉道:“這個丹青子,早年和咱們宗主可是有過一段糾葛,如今看來,怕不是要舊情復燃了!”

“啊?”

萬分驚訝得瞪大雙眼。

黑羅挑起眉頭,不可置信道:“宗主,竟還有這種黑歷史?!”

“不然呢。”

自顧自地向山谷內走去。

妖艷的男人目光陰沉下來,邪笑道:“她也是人,是人就會有弱點,尤其是女人,難免會為情所困......”

舔舐了一下嘴唇。

男人目光深邃,頭也不回道:“只希望,這個弱點,千萬別害了其他人就好。”

皺起眉頭,忍不住輕搖手中的折扇。

黑羅默默注視起對方漸行漸遠的背影,總感覺這貨似乎另有所指,偏偏一時半會兒又挑不出啥大毛病。

......

同一時刻。

丹青子在希月的帶領下,一步步深入到了合歡宗的腹地。

兩側的山巒上,各種奇怪的房屋沿著懸崖峭壁懸空而建。

光滑如同鏡面般的巖壁上,各種描繪男女交歡的圖案歷歷在目,幾乎沒有半點兒的遮掩與修飾。

“怎么......”

注意到了丹青子愕然的表情。

前方帶路的希月耷拉起眼皮,開口道:“閣下應該不是第一次來咱們宗門吧?”

“當年來是來過,可惜只在谷口逗留了過一段時間。”

輕輕地搖了搖頭。

丹青子無奈地解釋道:“深入貴派的宗門腹地,這還是頭一次。”

“難怪......”

耷拉起眼皮。

希月依舊不茍言笑,一邊帶路一邊解釋道。

“這些壁畫,都是宗門歷代宗主留下的雙修心得,雖是露骨了些,但卻蘊含著陰陽和合的乾坤奧義。”

雙修之法,并非像常人理解的那樣,全都是采陰補陽的陰損邪術。

若是能在陰陽調和中找到相對的平衡,男女雙方不僅不會受到任何反噬,還能增益修為,以此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頓了頓。

希月輕聲嘆道:“我知道,你們玄門正宗修煉的乃是天地大道,向來覺得這些玩意兒都是邪門異術......”

“估計在閣下眼中,這些壁畫不過是奇巧淫技而已,壓根就上不了臺面。”

微微一怔。

丹青子連忙搖頭,開口澄清道:“道友誤會了,在下沒這個意思。”

正視向兩側山峰上那些栩栩如生的壁畫。

沉默了半晌。

丹青子這才若有所思道:“天地初始,陰陽黑白便已共存于世,有道是,有無相生,難易相成,以天下之至堅,馳騁天下之至柔.....”

“即便是男女之事,同樣值得我輩修士去探索和追尋。”

展顏一笑。

丹青子心懷坦蕩,直言道:“萬物太極,以道觀天地陰陽,陰極生陽,陽極則生陰,誰又敢說,這看似靡靡的陰陽交合之中,不蘊含著高深的乾坤大道呢?”

猛地愣在當場。

前方的希月突然停下了腳步,忍不住回頭重新審視了一遍身后的男人。

只因為。

不過是短短的交流了一下,丹青子竟直接道出了『合歡宗』的基礎心法理念。

這等悟性,著實讓她感到了觸目驚心!

“呃,得罪了......”

見對方眼神中充滿了驚愕。

丹青子頓感不妙,連忙擺手道:“在下剛才不過是突發奇想,若是有冒犯之處,還請道友千萬別往心里去。”

調整好心緒。

希月只感覺臉龐一陣滾燙,連忙收回了與其對視的眼神,苦笑道:“呵呵,到底是出身于玄門正宗,閣下不僅見識獨到,在悟性方面更是百里挑一,小女子佩服。”

聞言。

丹青子正想要客氣幾句,起碼也得謙虛地表示自己其實也沒那么行。

沒成想。

對方卻突然話鋒一轉,猝不及防道:“只可惜,你們『青蓮劍宗』的人,并不是每一個都像你這樣靠譜。”

“此話怎講?”丹青子不解道。

“數十年前,貴派有位黃道長也曾到訪過本門......”

眉宇間閃過一絲深深的厭惡。

希月瞇起雙眼,沉聲道:“這老登,自從看到了山崖上的壁畫后,就開始對我動手動腳,各種不老實也就罷了,竟然還打起了本門雙修秘術的主意,說是要與我私下里探討一番。”

“你可知,我平生最討厭的,便是如他這般油膩又好色的胖子......”

雙手叉起小蠻腰。

希月回頭遞了個凌厲的眼神,信誓旦旦道。

“若不是看在宗主的面子上,即便明知不是其對手,說什么我也要誘騙他上床,但凡是進了被窩里,就是我的天下,非把這老東西吸成干尸不可!”

聞言。

丹青子當場石化,額頭上瞬間布滿了黑線。

以他的身份和立場,也沒辦法出面去多解釋些什么。

總不能告訴對方,當年那個姓黃的老道士是自己的授業恩師,所有的罪責與不愉快,當徒弟的替師尊扛下了。

真這么干的話,只會越描越黑......

我的好師尊啊。

不帶您這么玩兒的,公然調戲合歡宗的門人弟子,您到底在想啥啊......

如今回想起來,難怪他剛才自報出家門,整個『合歡宗』就充滿了敵意。

天知道,當年黃胖子到了這兒還得罪過多少人,估摸著『青蓮劍宗』的聲譽,早就被他給丟光了。

“到了。”

停下腳步,順勢指向了眼前高聳的山崖。

希月表情虔誠,開口提醒道:“宗主此刻正在山崖頂上修煉,我就送到這兒了,閣下自行攀登上去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