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忍得了外面鶯鶯燕燕,但是絕不能進門。
她懷的孩子如果是女孩,那就遙遙無期了。
她心底不得不為自己打算。
這也是她這次能鋌而走險的原因。
花姐接到電話,當即有些不耐的看著她:
“趕緊去辦正事,別耽誤了!”
孟璐抿唇,點了點頭就出來了。
林檸迅速的到了電梯口等著。
孟璐一進去,她立馬跟進去。
孟璐看到她,很是驚訝,還嚇了一跳:
“夫人,你......”
林檸按了一樓:
“叫我林檸,孟小姐,長話短說,彭薩讓你來做什么?”
孟璐張了張嘴,不知道要怎么說。
花姐讓她閉緊了嘴,不能泄露一個字。
林檸深吸了口氣:
“是我唐突了,不想說就算了。”
孟璐猶豫了幾秒,下定了決心:
“我和黃眾,還有花姐,一起帶了彭老板要的東西過來。
彭老板在緬區的幾個園區陸續地轉移。”
林檸的臉色怪異:
“轉移到了什么地方?”
孟璐搖了搖頭:
“有可能是國外,有可能是某個小島,因為聽黃眾說起,他大量購置無人小島,準備開發。”
林檸的心底沉了沉。
看來彭薩是打定了主意。
把生意藏得更加隱秘,只有一個原因,他打算逃了。
他已經洞察到自己的危險即將來臨,或者來自上方的壓力,讓他不得不這么選擇。
林檸目光沉冷。
他跑了,換個地方繼續詐騙,繼續傷害無辜的人。
那時候就真的抓不到他了。
林檸心里一緊。
電梯緩緩下行。
林檸抓著孟璐的手往外走:
“你的手機呢?”
孟璐搖搖頭:“我們三個,只有花姐有手機,她不讓我們帶。”
看來花姐也在時刻提防著有人用手機定位,找到他們的位置。
“林小姐,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了?彭老板要跑?你也跑嗎?那他的軍隊怎么辦?”
孟璐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可是不敢問其他人。
林檸帶著她去了下面,酒吧和其他熱鬧的商場都關了。
好像大家突然之間默契的結束了喧囂。
“我不會跑,孟小姐,彭薩讓你帶的東西是什么?”
孟璐頓了頓,微微蹙眉:
“是一個銀色的保險箱。”
在他背地里轉移園區的時候,現在讓人千里迢迢的把東西送到海上。
會是什么呢?
林檸覺得,很有可能是他手里的證據,這些證據能保他生死,能讓世界動蕩一番。
他的那些見不得人的生意,是討好那些最有權勢的人。
拿到這些人的把柄,等于他在世界各地有了通行證,大開綠燈。
畢竟一旦曝光這些丑聞,相當于名利雙損。
林檸心底震蕩。
剛要說什么,孟璐拉著她的手:
“林小姐,我不想死,我也不想跟著黃眾了,你能不能把我送到Z國,當廠妹,打苦工我也愿意了。”
她眼眶紅了,肩膀微微顫抖:
“黃眾的老婆不接納我,私下找我敲打過,他們家的錢都在他老婆手里,黃眾沒有話語權。
如果我生下男孩,孩子給他老婆養,讓我滾。
如果我生下女孩,我們母女兩個一起滾。
黃眾騙了我,我以為跟著他會好過,沒想到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