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重生之嫡長女帥炸了 > 第1254章 這個爛攤子,她得收拾
  那就是。

  反將一軍!

  于是,他連忙阻止正在喝茶的高瀚:“小弟!先別喝!”

  既然小弟最好糊弄,那就糊弄小弟。

  高瀚一臉疑惑:“大哥的茶沒有問題,為什么不能喝?”

  高晟一臉神情凝重:“小弟,為兄細細思索了你方才說的話,忽然覺得不寒而栗。”

  “從你的話語之中,小妹對為兄與這個家已經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焉知她不會為了害你我,從而在這份茶葉里下毒?”

  “一旦我們出現中毒癥狀,那么你很可能就認為,我給你的茶葉真的有毒,到時候要是你誤會了大哥,大哥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高瀚聞言,把茶碗砸在地上,惡狠狠地開口:“這個毒婦!”

  高晟若有深意地開口:

  “母親從小偏疼小妹,縱使小妹做出如此驚世駭俗的事,怕是母親都會站在小妹那邊,不分青紅皂白地縱容小妹。”

  “所以明明小弟你竭盡全力證明我不會害你,母親也不相信你,和曾經無數次一樣,母親都只會相信小妹。”

  “但是母親是長輩,我們又怎能怪她偏心?只是小妹惡毒到這種程度,要是我們兄弟倆不團結一致,當真冤死都沒處說理去。”

  說到此處,高晟一臉悲傷。

  那種被親人背叛傷害的痛苦,在他面上展露無疑。

  高瀚聽了,也很是傷心難過:

  “母親為什么就是不信我呢?當年明明是高敏柔把我誘騙到后山,讓我掉進洞里,差點回不來。”

  “后來動靜鬧大,她怕事情敗露,才去尋回的我。結果她成了英雄,母親對她更是疼愛,而我被責罵貪玩。”

  “也分明是她想獨占母親的寵愛,才會故意在流匪來襲時帶著我跑離護衛,險些害了我的性命。”

  “可她卻會在家人尋來時,緊緊地抱著我,顯得她在用命護我!到最后她又成了英雄!”

  說到這里,高瀚恨得臉紅筋漲:“高敏柔這個毒婦!我此生與她勢不兩立!”

  高晟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于是這般開口:“哎……都是一家人,小妹這樣害我們,我們卻也不能太過苛責她。”

  “此事就算了吧,要是鬧大,也是傷了家人之間的和氣,到最后讓父親母親擔心。”

  高瀚怒不可遏:“怎么能這般輕饒她!”

  高晟說道:“我們現在也沒有什么事,估計她也真的不敢下毒,先……”

  話還沒說完,他便覺得頭暈。

  腦袋也迷迷瞪瞪的,胃里霎時翻江倒海。

  緊接著,他開始口干、聲啞、心跳加速。

  而心情,也是萬般煩躁。

  可眼前的小弟,明明喝了茶,卻還神色如常。

  他登時就明白,是因為小弟之前就服用曼陀羅的解藥,所以才沒有什么影響。

  可他喝下了茶飲,如今毒發了。

  于是,他竭力忍住不適,說了這么一句:“小妹果然在茶里下了毒,小弟,我毒發了,為了避免你受二次傷害,快……快去想辦法找李大夫取解藥。”

  高瀚嚇得驚慌失措:“取什么解藥……什么解藥啊……李大夫……李大夫……”

  高晟捂住胸口,痛苦到極致:“取曼陀羅解藥,快去!她們要是不讓李大夫給,就想辦法向父親求救……快去……”

  “大哥,你堅持住!我會救你!我一定會救你!”說完,高瀚手腳并用地爬起身,奮不顧身地沖向屋外,嘴里嘶喊著,“李大夫!李大夫!李……”

  可他的喊聲,戛然而止。

  他霍然回眸,看向痛苦趴在小幾上的高晟。

  他的目光之中,滿是不解:“大哥,你怎么會知道,是曼陀羅的毒?我從未……從未說過我中了曼陀羅的毒……”

  “連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中了什么毒,你怎么立即就讓我找李大夫要曼陀羅的解藥呢?”

  “你不是大夫,如果你和下毒一事沒有關系,你不可能知曉茶葉里的毒是曼陀羅,除非,茶葉里的毒是你下的。”

  話音落下,他如遭雷擊,整個人跌跪在地上,像是被抽干所有的力氣。

  而這時,高氏從廂房里走出來。

  她默默地站在門口,就那么望著高瀚。

  她的眼神很平靜,沒有同情,也沒有勝利過后的洋洋得意。

  她說:“小弟,我若是男兒,我與你爭情有可原,因為只要我爭,我就能得到更多的財產,爭到這個家的繼承權。”

  “但我只是女子,嫁出去了,便是潑出去的水,你若得力,不是還能給我撐腰么?我與你爭什么呢?”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你覺得母親偏心我?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你我姐弟之間生了嫌隙?”

  “便是那薛家公子的事情,到底是誰引你去和他起了沖突的?這一切究竟是巧合,還是人為?”

  “你一直覺得母親對你不公,覺得我想害你,那么請問小弟,那薛家公子肥頭大臉小眼睛,整個人癡傻殘疾還好/色,逼著我嫁給他,幫你解決問題的你,所作所為難道不是更可怕么?”

  “母親生病你不去看望,拿著母親生病的緣由就義憤填膺,覺得這樣就是盡孝了?”

  頓了頓,高氏的語氣更為緩慢:

  “你中毒高熱,要是不及時解毒,你可能會變得癡傻,因為這樣,母親才傷心動怒,與我一起救你。”

  “否則試問一下,我一個嫁出去,在娘家無依無靠的女兒,如何敢扯大哥對你下毒這種彌天大謊,以圖陷害大哥?”

  “……”

  一聲聲詰問,劈頭蓋臉的砸下來。

  砸得高瀚懷疑人生。

  然而高氏的話語里,沒有訴說任何委屈和情緒。

  有的只是,對一切事情的疑問,以及分析。

  高瀚聽完,沒有立即回應。

  他不敢相信,難以置信。

  一個字都不信!

  卻又不得不信。

  他容易被愚弄,不是因為他智力低下,是因為他性格沖動易怒,又被長期挑唆,所以才會信那些別人早已故意植根于他內心的說法。

  否則,他也不會在剛才,因為高晟精準地提出曼陀羅的解藥,才會察覺到不對勁。

  但是這么多年的信仰,忽然崩塌了,叫他如何去接受?

  記恨了那么多年的姐姐,忽然變成了無辜的人,使得這些年的恨意都成為了笑話,叫他如何能面對?

  他做不到承擔自己的錯誤,否則他也不會因為薛家的不依不饒,日夜驚悸。

  所以哪怕此時他對大哥起了疑心,開始動搖所堅持的“正義”,卻也沒有再高氏面前服軟認錯。

  他冷冷地把頭別到一旁,根本不理會高氏。

  高氏也沒有強求,說完該說的話后,折身進去了屋內。

  如今事情鬧到這個地步,她決計不能回頭了。

  大哥這個爛攤子,她得動手收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