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重生毒妃一笑,兇猛殘王折了腰 > 第967章 云伯父
  “是我,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熟悉的聲音在云安藝的耳邊乍響。

  云安藝的表情瞬間怔住。

  那雙好看的丹鳳眼睜大,眸子里全部都是震驚的情緒。

  “長……”

  剛說出一個字,夜洛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這邊,不少人都在看著,有人更是悄悄的打量夜洛。

  還有不少女子,不斷的駐足旁觀,眼神里面的吃味都十分明顯。

  這里的姑娘……實在是太多了。

  “云公子,云公子在這邊!”

  忽然間,遠處傳來了一聲女子尖銳的喊叫聲。

  云安藝聽到這聲音,瞬間感覺頭皮發麻,不等夜洛抓著她,就帶著她一起從原地溜了。

  她畢竟已經來了一段時間了,還用的自己原本的容貌,吸引了不少京城少女們的注意。

  這一批學子之中,云安藝的樣貌實在是太出眾了。

  就連夜洛一眼都能被她驚艷,更不用說那些普通人……

  這般驚才絕艷的人,怎么可能不吸引人……

  見過她一面的那些女子們,簡直就被她迷的暈頭轉向,一個個跟丟了魂兒似的。

  而且如今的南夜國京城,可比江南那邊還要放得開,許多女子的性情也逐漸大膽起來,更別說,這城中還有很多高羅來的美人。

  那看到云安藝的長相,也都跟著走不動道。

  兩人避開人群,來到了一家相對來說比較冷清的茶樓之中。

  夜洛二話不說,就帶著云安藝上了提前準備好的二樓。

  云安藝知道對方的身份,也很聽話。

  只是這一路跑過來,夜洛一點兒事情沒有,云安藝卻變得氣喘吁吁,臉頰薄紅一片。

  “長公主,您慢些。”

  夜洛停下腳步,跑了這么久,依舊臉不紅氣不喘的。

  她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看了一眼前方的門。

  “喏,里面有人等著你。”

  “不知道長公主可否告知,里面的人是誰?”

  她好做了心理準備。

  雖然云安藝知道,在這京城之中遍地都是權貴,長公主認識的每個人都了不得。

  可還是想要提前有個底……

  “嗨,不用的,你進去就知道了。”

  說話間,夜洛直接將大門推開。

  然后,夜洛就帶著云安藝大搖大擺了走進房間。

  這房間的空間很大,是個雅間。

  最里面擺放著幾個雕龍畫鳳的屏風,十分漂亮。

  墻壁上有很多古董掛畫,就連一些花瓶,都是精品之中的精品。

  而云安藝聽到了兩個人的談話聲。

  “尚書大人對這件事怎么看?”

  “皇上您做決定就好,老臣一向對皇上您十分贊許。”

  皇上……

  尚書大人?

  一聽到這兩個稱呼,云安藝就感覺有些腿軟。

  她漂亮的眸子閃了閃,一張臉蒼白了一些,顯得更加脆弱不看。

  還緊張的額頭都是汗。

  “皇兄,你看我帶誰來了?”

  早有準備的夜炿推開了自己身邊的屏風。

  然后目光落在了不遠處,渾身緊繃,慌張跪在地上的云安藝身上。

  已經早就知道了這云安藝的身份,夜炿也沒有意外,他倒是稍微聽聞過這個人,在學子之中鬧的風風雨雨。

  奈何一直都沒有見過。

  “拜見皇上,拜見尚書大人!”

  尚書大人……

  也就是云相濡。

  “抬起頭來。”

  夜炿率先開了口。

  云安藝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臉抬了起來,眼眸卻是垂著,不敢去看圣顏。

  夜炿見到了對方的長相,也是微微一愣,繃緊唇瓣,略微沉吟片刻。

  這張臉……真的可以堪稱禍國殃民。

  就算和他母后比起來,也是不相上下。

  因為自己的母后在,夜炿的審美也是極為嚴格,整個京城之中,各種美名在外的女子,也沒有幾個能夠入他的眼。

  他將茶杯放在桌面上,眼底流露出幾分欣賞之色來。

  “你就是云家的云安藝?”

  聽到對方直接叫出自己的真實名字,云安藝更加緊張了。

  “是。”

  她不敢說謊,如實回答,像是等待著審判的羔羊。

  “云尚書,看來是你云家一脈的人。”

  其實,這還是云安藝第一次見到云相濡。

  她只知道,自己有個伯伯在京城之中成了大人物,而且還洗刷了整個家族的冤屈。

  她心中一直都很崇拜對方,將對方當成了自己的榜樣。

  云相濡的目光落在云安藝的身上。

  眼眸之中帶著幾分贊賞。

  “女子之身,就能走到這一步,很好很好。”

  云安藝連忙道:“多謝大人夸獎。”

  云相濡抬眸,很是認真道:“長公主說你有冤屈,還一直想要見我,現在見到我了,可有什么話想要和我說的嗎?”

  云相濡的聲音很是清和。

  云安藝這一次沒有忍住,抬起眸子看過去。

  就見到一個面容很是清俊的男子出現在了她面前。

  雖然歲月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些痕跡,卻也只是讓他更加穩重成熟。

  “云尚書……”

  “既然是本家人,叫我云伯父就好。”

  云相濡如此慈祥的話語,讓云安藝只感覺心中涌起來無盡的委屈。

  想要一股腦的傾訴出來。

  然而理智卻將她的這一想法給拉住了。

  她再次低頭,然后緩緩俯身行禮。

  “還請云伯父為安藝做主……”

  云安藝和上次一樣,將當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云相濡聽。

  云相濡聽完之后,臉色瞬間變了,眸子里多了幾分憤怒之色。

  “這新一任的云家主,竟然是如此品行!”

  云安藝躊躇了一下,還是道:“大人可以去查一查,江南之地,很多人都知曉當年舊事,只是外面的人以為死的一直都是我,母親害怕我成了犧牲品,才讓我偽裝成哥哥的身份生活。”

  “我沒有不相信你。”

  云相濡直接了當。

  “就算不相信你,也還相信長公主看人的眼光,你這樣的女子一身傲骨,還做不出那種誣陷別人的勾當,云伯父,會為你做主!”

  云相濡的這一番話,終究是讓云安藝紅了眼眶。

  “多謝云伯父。”

  “好了好了,若是這次大考,你能夠靠入前三甲,就可以和我同朝為官,皇上已經說了,即便你是女子,也會按照往年的流程進行封賞,一點兒也不會少了你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