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渣前夫對我上癮我說他高攀不起林奕澄陸山河 > 第450章 你要是敢反悔……
  陸山河就在二樓。

  這里視野最好,可以全方位拍到秦寶環當眾求婚的畫面。

  周圍響起雷鳴般的掌聲,還有好多人呼喊。

  “答應她!”

  “答應她!”

  人很多,還挺整齊劃一的。

  跟明星開演唱會似的。

  陸山河捏著手機去了旁邊一個店里。

  秦寶環搞的求婚現場,聲勢浩大,好多店員都出去看熱鬧了。

  不知道的人,真以為是明星出街。

  畢竟秦寶環長得張揚又好看。

  施乾澤也跟霸總小說里的總裁一樣。

  陸山河找了個安靜的地方。

  林奕澄不滿意:“還沒看完呢,怎么不讓我看了?”

  陸山河說;“有什么好看的,施乾澤難道還會拒絕她?”

  “那我也想看啊。”林奕澄說:“最精彩的地方,你不讓我看。”

  陸山河笑道:“放心,秦寶環還找了最專業的攝像,三百六十度全方位都拍了,到時候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寶寶太厲害了!”林奕澄說:“我沒想到她會求婚!不對,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

  陸山河笑笑:“當然了,秦寶環讓我幫忙的,不過她說保密,我就沒告訴你。”

  “難怪你對她改觀了。”

  陸山河說:“是。我是覺得施乾澤挺可憐的……”

  “他可憐什么啊,其實寶寶對他一直都很好的。”

  陸山河說;“怎么不可能,剛剛都哭了。哭的那個慘……”

  林奕澄噗嗤就笑了:“所以你不讓我看了?”

  “你想看?”

  “那算了,”林奕澄說:“我心里真的挺高興的。”

  “我也高興。”陸山河說:“橙橙,他們都結束了,是不是……該我們了?”

  林奕澄沒想到他的話題突然帶到自己身上,愣了一下才說:“我們不需要那些的……”

  “需要。”陸山河說:“我們之前,沒有求婚,沒有婚禮,也沒有拍婚紗照。這一次,我想都給你補上。”

  林奕澄不想駁了他的好意,點頭:“好,那等我回去。”

  “嗯,你快去忙,早點忙完,早點回家。”

  掛了視頻,陸山河走出去,從二樓往下看。

  施乾澤和秦寶環已經都不在了,應該是求婚結束,已經離開了。

  陸山河想想剛剛施乾澤忍不住,哭的那個樣子,其實也能理解。

  在外人面前一向強硬的男人,看見了秦寶環給他準備的驚喜,喜極而泣,也很正常。

  他剛想走,手機響了。

  是周牧生打來的。

  他接起來。

  周牧生問:“你人呢?怎么不見了?”

  陸山河道:“我還在商場。你們去哪里了?”

  “施乾澤說要慶祝,我給你發位置,你過來。”

  陸山河很快到了地方,找到了他們定的包廂。

  一進去,正好對上施乾澤的眼睛。

  陸山河進屋,調侃他:“施總這是哭了多久?眼睛都這么紅了。”

  施乾澤也不覺得羞窘,反而說:“是不太對,我覺得眼睛紅的人不應該是我,應該是你才對。”

  陸山河問;“怎么說?”

  “看我們都成雙成對的,你不眼紅?”

  陸山河無法反駁了。

  他確實眼紅。

  秦寶環說:“行了,我們不能趁著橙橙不在,就欺負她男人。”

  陸山河苦笑:“那我謝謝你。”

  周牧生開口:“別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橙橙也沒多久就要回來了。再說了,你不是還準備在橙橙生日的時候過去嗎?”

  秦寶環說:“那就是后天?”

  本來,林奕澄真正的生日和之前的生日也差不了幾天。

  陸山河點頭;“對,后天。到時候我們提前走,到了正好給她過生日。”

  “我本來還擔心橙橙回到顧家會不適應,現在看到顧家人對橙橙這么好,我真的放心了。”秦寶環說。

  季書妍也說:“對啊,橙橙過生日,他們一家人都要去,真好。”

  陸山河沒說什么。

  私心里,他當然想自己去。

  但現在,裴文穎,顧中越,顧重星,還有林景揚……

  真是男女老少一大家子。

  到時候他和林奕澄的二人世界都沒有了。

  再加上林景揚這個小家伙,只怕晚上睡覺,他都不一定能和林奕澄一起睡。

  想想也是頭疼。

  但他能怎么辦?

  他總不能說,不讓人家家人去給林奕澄過生日。

  而且陸山河知道,這樣的驚喜,林奕澄會喜歡的。

  她出去這段時間,肯定也想家人孩子了。

  這一晚,除了林奕澄不在,是個小小的遺憾。

  六個人談天說地都很盡興。

  除了周牧生和施乾澤那兩對,剩下的就是暫時孤家寡人的陸山河還有單身狗江寄琛。

  所有人的話題,最后落在了江寄琛身上。

  “到了這個歲數,你家里不催你?”施乾澤問:“也該找一個了。”

  江寄琛說:“別把話題往我身上帶,我覺得一個人挺好的。”

  陸山河看他一眼。

  他到現在都覺得江寄琛喜歡林奕澄,放不下她,所以才不找女朋友。

  周牧生說:“也不是催你,就是覺得,什么樣的年齡做什么樣的事。不會刻意要你去做什么,但至少,你別一桿子打翻一船人,該接觸異性,還是要接觸的。”

  江寄琛說:“人家都說,勸人學醫天打雷劈,我現在工作忙得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哪里有什么時間去接觸異性?”

  “那可不能這么說。”秦寶環說:“可以找同行啊!在上班的時候就把戀愛談了,多好。”

  江寄琛搖頭;“我對同行不感興趣。我自己當醫生就夠忙了,再找個同行……不敢想。”

  快十點,幾人才散了。

  施乾澤喝了不少酒,上了車就抱著秦寶環哼哼唧唧,撒嬌似的。

  很難想象,在公司里一身冷漠運籌帷幄的男人,這個時候像個小孩子。

  “寶寶,寶寶……”他抱著秦寶環,親吻她頸間細膩的肌膚:“我今天……好開心啊,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

  秦寶環推他:“你收著點,這是在車上……有話回去說。”

  施乾澤說:“怕什么,反正司機聽不見。”

  秦寶環說:“你臉皮是越來越厚了,我求婚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嗎?”

  “來不及了。”施乾澤兇巴巴盯著她:“秦寶環,你要是敢反悔,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寶環嘆口氣:“我不反悔,你今晚也不能消停。還是說,你今晚能乖乖抱著我純睡覺?”

  “我沒意見。”施乾澤說:“但我的身體好像不聽我使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