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一劍吞鴻 > 528章 無家可奔,有國難投(四)
  今日,皇甫敕星前來如實稟報卦象,背地里其實有他自己的打算。

  面對殿內的安靜,此刻的皇甫敕星并沒有觀察陶侃或者呂錚的眼色,而是直接起身,行至殿中,眼中殺意騰騰,向劉彥拱手言道,“陛下,臣已在宮外布下五行八卦陣,江蒼此人是殺是放,還請陛下明示。”

  皇甫敕星深受法家學說影響,嫉惡如仇,他雖是一屆文官,但關于世族,他歷來倡導強硬對抗、絕不退步,在他眼里,這些大大小小的世族,是蛀蟲、是敗類,是必須殺掉的大蛆。

  所以,今日,他在向天子劉彥稟報卦象的同時,還暗地里安排了人手,只等天子一聲令下,便義劍誅暴,代天子舉起天下正義之旗。

  皇甫敕星的一句話猶如尖厲的山鷹在殿前鳴叫,一瞬間便驚醒了殿內所有人。

  皇甫敕星一顆黑頭緩緩道畢,呂錚和陶侃兩顆白頭終于齊齊睜眼,兩人眉頭緊緊擰在一起,凝視著劉彥,面無表情。

  事到此時,兩人之所以一言不發,一來是素來持重謹慎的態度,二來是兩人的身份、權力與姿望形成的一種矜持,絕不是唯君是從的。

  兩人選擇最后發言,真正原因是:縱然劉彥下令誅殺江蒼,縱然一場暴風驟雨刮來,他們也有這個能力阻止。

  此時的決定權,給到了天子劉彥手中。

  劉彥低頭片刻,又抬頭,輕輕說道,“你呀,一開始家里也就比別人多那么幾畝地,有一年華夏戰火,流民進村乞討,別人避之不及,你卻接濟了一些災民,并安置其耕種私田。一年后,你發現自家人依靠收佃租便可小康,于是你的族人紛紛登門,將土地交予你管理,并且公推你為族長,漸漸地,你從流民的恩人,變成了主人。沒多久,你所在的鄉縣也被戰火席卷,無奈之下,你把農戶變成了兵戶,組織力量對抗兵亂,就這樣,你在縣城里糧最多、錢最多、人最多、兵最多,郡府稱贊你驅逐匪寇,百姓愛戴你保駕護園,就連郡守對你都要禮讓三分。此時,你已不再滿足偏安一隅,聘請名師大儒教授家族子弟,結盟外部豪族壯大自己,揀選身材長壯之士,組建強大私兵對抗更大兵亂。后來,江山一統,你賭對了人,盡情享受著勝利的戰果。”

  說到這里,劉彥微微輕嘆,“其實,你們本可以一直享受富貴榮華,怎奈,人不遂人愿吶!”

  劉彥此言所指,自然是江蒼,若粗略看來,這也代表了大多數世族的發展壯大歷程,他真正所指,其實乃是整個大漢帝國之下的世族們。

  曲州是中原腹地,如今被江鋒折騰的不成樣子,曲州的動蕩,嚴重地影響了劉彥推行國政和剪滅世族的效率,這讓劉彥內心十分不悅,方才皇甫敕星的諫言,十分對劉彥的胃口,只不過,長安城中青天白日死了江蒼,一來給了江鋒一個名正言順的造反理由,二來少了一個讓江鋒顧忌的人質,實在得不償失。

  思來想去、權衡利弊之下,劉彥只得無病呻吟了一番。

  倘若常在劉彥身邊謀事的朝臣,聽到劉彥此話,必知道劉彥對此事就此作罷的態度了。

  這一點,皇甫敕星心知肚明。

  不過,皇甫敕星并不想失去這樣的機會,他見劉彥有網開一面之意,立即上前勸誡道,“陛下,江氏一族謀國之心,昭然若揭,殺一江蒼,可威懾天下世族,您切不可因一時之仁,誤了家國大事,此一舉無異縱虎歸山。當斷不斷.....”

  皇甫敕星說到此,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的余光看到,呂錚和陶侃的兩顆白頭,竟不約而同地看向他,并向他輕輕搖了搖頭。

  皇甫敕星明白,今日,江蒼是殺不成了!

  劉彥雙眼微瞇,搖頭擺了擺手,和顏悅色道,“愛卿莫要多說,江蒼既然敢來赴任太尉,我自要保他在長安城安然無恙。你去吧!”

  皇甫敕星正要退下,可他回想到世族此前種種劣行,心中無名之火升騰,他言誠意切,再次諫言道,“陛下,戰國秦孝公商鞅變法,二十年方得大成,可在孝公死后,老世族猝然發難,秦國險些一朝覆滅世族之手,陛下熟讀史書,難道忘了么?陛下,皇帝兩字的頭銜,并不是功德造就,實在是腥血鑄成,今日不殺,我大漢帝國,恐后患無窮啊!”

  “去吧!去吧!”劉彥笑道。

  皇甫敕星和陶侃互相使了個眼神,便雙雙行禮告退。

  最后,呂錚拄著桃木杖,亦要離去。

  劉彥似乎意識到今日之事考慮欠妥,不該如此匆匆傳召江蒼,這樣做恐有打掃驚蛇和指桑罵槐之意,他急迫問道,“老師,您,去哪?”

  呂錚回頭,俏皮地瞪了劉彥一眼,“給我學生擦屁股去!”

  劉彥淡淡一笑,終于拿起了一枚沙果,啃了起來,“謝謝老師啦。”

  呂錚低聲說了一句‘能不能擦干凈,還是兩說’,兀自緩緩出殿。

  劉彥使勁啃了啃手中沙果,憨憨笑道,“老師擦屁股,歷來都擦的很干凈!”

  ......

  半個時辰后,一座名不經傳的酒肆內,兩顆白頭平平無奇,對坐而飲。

  如果酒肆的老板知道此二人乃當朝五公,定會驚得瞠目結舌,不敢收酒水錢。

  當侍者送上了酒菜,呂、江兩個人淺飲了三杯之后,兩人寂寞無語,桌上頓有一絲意興索然之感。

  “我說老江啊!如果你在長安城活的不自在,還不如辭了這官,咱也別回曲州,去江南山山水水里找個舒坦地方,安度晚年,豈不自在?你且安心,陛下仁義,絕不會找你的麻煩。如果他敢尋你的短兒,老夫打他屁股。”呂錚說話的語氣雖然輕佻,但言語之中,處處透著一絲真意。

  “那我江氏族人呢?”江蒼明知故問。

  “你說呢?”呂錚再飲一杯,輕聲道,“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待東境大捷,以太子劉淮的秉性,定會攜大勝之勢,平定曲州。屆時...”

  江蒼悲苦一笑,東境十萬兵馬回軍,屆時,江家只有族滅人亡的下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