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葉凡秋沐橙小說豪婿 > 第2358章 我真的錯了嗎?
“張南海?”
葉凡重復了一下。
他記得這個名字。
當年葉凡抵達世界樹下的時候,全球的武者們已經放棄為人類求生。
只有這個叫張南海的人,還在努力,在黑暗中尋覓光明,在用盡全力的為人類尋找生路。
“嗯,我知道他。”
“他確實是個英雄,”
“無論他做的事情是否成功,但是他的的確確去做了。“
“單單這一點,他就已經超越這世上無數人了。”
“但是,我還是那句話。”
“世界樹的強大,非人力所能抵抗。”
“只要張南海他沒有突破人類桎梏,只怕依舊難以抵抗世界樹。”
葉凡沉聲說著。
但姜玉晴卻是冷笑起來。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
“面對別人取得的成績,你想到的不是贊賞,而是貶低與否定。”
“說白了,你還不是覺得我南海哥哥搶了你的風光,奪走了屬于你的榮耀。”
“所以,你就不看好我南海哥哥,質疑他,貶低他。”
“而且,你的內心,肯定也在巴不得我南海哥哥會失敗吧。”
“表哥,你我雖然接觸不多。”
“但是,這依舊不妨礙我了解你。”
“我剛才就說了,你沒有胸懷天下的胸襟,你從小貧窮的生活,限制了你的視野與胸懷。”
“我南海哥哥的成功,讓你心生妒忌。”
“所以你才會,在這貶低南海哥哥的成就!覺得巨人陣無法對付世界樹。”
“但你又可知道,我南海哥哥的巨人陣,已經是全球最強的陣法。用此陣法,創造出來的巨人,無可匹敵。哪怕是天榜強者,聯手都不可戰勝!”
“當然,我相信,也同樣能戰勝你!”
姜玉晴話語灼灼,對著葉凡義正言辭的道。
“玉晴,住口!”
“你再這樣給你哥說話,就給我滾出去!”
葉夕蘭這會兒已經憤怒。
畢竟,自己女兒話說的太過了。
便是她這個當媽的,都聽不下去了。
姜玉晴豁然起身,嘟囔著小嘴,憤然道:“哼,媽,你堵的住我的嘴,可你堵的住那悠悠眾口嗎?”
“現在全世界的人都在為末日而努力,但葉凡卻在想著逃跑。”
“世人知道后,葉凡表哥他必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因為他是一個懦夫!”
姜玉晴說完后,便紅著雙眸跑掉了。
“你這臭丫頭,你氣死我!”
葉夕蘭夫婦氣得顫抖。
訓斥完自己閨女后,葉夕蘭又趕緊給葉凡道歉。
“小凡,你別往心里去啊。”
“玉晴這孩子,被我給慣壞了。”
“等她回來,我肯定會收拾她的。”
葉凡神色平靜:“小姨,沒關系,我不會在意。況且,她說的也對,在這件事上,我確實是個逃兵。”
“小凡,別這么說,每個人都選擇不同。有些人不顧家人生死,只關心國家大事,這種人,是偉人。而還有一些人,家人在他心中,是位置最高的,超過一切。”
“無所謂對錯,都是個人選擇。”
“其他人,也沒有資格,進行道德綁架。”
“就像對小姨而言,玉晴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世界毀滅我不在乎,我只想讓她開開心心的。”
葉夕蘭安慰道。
“對了,你媽那邊,我會去說的。”
“至于我跟你小姨父,我們倆怕是跟你走不了了。”
“你也看到了,玉晴是要執意留下的。”
“不管地球會不會毀滅,不管末日還有多少年,最后的時光,小姨只想跟家人一塊度過。”
“所以,小凡,小姨謝謝你的好意了。”
葉夕蘭笑著道。
她似乎,已經坦然了。
笑對生死!
只想,與自己所愛的人,一塊走過剩下的日子。
葉凡聽到這里,知道再勸,也是無用。
所以,也就尊重了自己小姨的選擇。
“小姨,我還有事,我要離開了,您多保重。”
“你若是想走的話,隨時給李二打電話。”
“他自然會安排你們離開。”
吃完飯后,葉凡沒有再逗留了。
時間有限,他需要繼續去見另外的人,做剩下的事。
“小凡,你也多保重。”
門外,小姨葉夕蘭跟小姨父沖葉凡擺手道別。
其實,他們心里都很清楚。
末日降臨,每一次的分別,都可能會是永別。
從小姨家離開后,葉凡便趕去了,徐家莊園。
別墅門口,今晚的徐蕾,謝絕了一切應酬。
她衣著盛裝,妝容精致,站在外面,像是最美的公主,在迎接她的王子。
直到,記憶里的那個少年,如約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之中。
“小凡哥哥!”
在看到那道身影的瞬間,徐蕾便瞬間欣喜,滿含熱淚,不顧一切的奔赴向她夢中的那個少年。
是的,雖然而今的葉凡,已經名滿天下。
可是,真正讓徐蕾戀戀不忘的,永遠是小時候,面對楚家人欺負時,那個挺身而出,用身體保護她的小凡哥哥!
有些相識,便是一輩子。
“小凡哥哥,您終于來了。”
“蕾兒,真的好想你啊、”
徐蕾用力的抱著葉凡,淚水彌漫臉龐,訴說著對葉凡所有的相思與愛戀。
葉凡沒有說話,同樣抱著懷里的女孩。
這么多年了,天地在變,所有人都在變。
但是,唯有他的蕾兒,一點沒變。
葉凡攬住徐蕾腰肢,將她整個抱起,直接步入了徐家別墅。
別墅頂層。
葉凡坐在沙發上,透過落地窗,他看著外面的萬家燈火。
徐蕾靠在葉凡懷里,滿是依賴。
“小凡哥哥,李二都已經給我說了。”
“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今晚,我們就可以動身,前往印國。”
徐蕾輕聲說著。
可此時,葉凡卻是猶豫了。
他突然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
“蕾兒,你真的舍得,舍棄你在這里的一切,與我離開嗎?”
徐蕾笑著道:“小凡哥哥,你就是蕾兒的一切,只要能陪著你,我不在乎在哪里。”
葉凡憐惜的撫摸著徐蕾的俏臉。
“來之前,我去了一趟小姨家。”
“我有個表妹,她說我是懦夫,是逃兵。”
“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我是不是不該把你們帶走,我是不是應該留下,跟這個世界共進退,同生死。”
葉凡低聲說著,心情復雜。
“小凡哥哥,你沒有錯。”
“你不是懦夫,更不是逃兵。”
“你已經,為這個世界做的夠多了。”
“當年,若不是你,這世界已經被楚門搞得一團亂了。”
“同樣,若不是你,當年的異魔,便已經毀滅這個世界了。”
“那時候,全世界都視你為魔,逼你入絕境。”
“若是換做其他人,早已對世人絕望。”
“可你沒有,依舊以最大的善意,對待這個世界。”
“哪怕你登臨絕巔,哪怕你無人可敵,可你依舊并沒有清算當年那些為難你的人。”
“你已經盡力了。”
“如果,這個世上,你只能去拯救一小部分人。而你將這個活命的機會,留給你的家人,這并沒有什么可自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