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新郎逃婚后我和他的死對頭閃婚了 > 第951章 有什么好看的嗎?
第951章有什么好看的嗎?
這話明顯是幫姜惟意說話,正在喝梨湯的姜惟意聽到沈千里這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直接就嗆了一下。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沈千里,說了一句:“這可不太像您說的話。”
姜惟意并不怎么頂撞長輩,就算長輩有錯,她也很少當場揭穿讓長輩難堪。
但是這些日子跟沈千里相處以來,她覺得自己乖巧了那么多年的因子好像全都被封印了,仿佛青春期沒有發作出來的叛逆這時候找到了出口。
她難得的叛逆。
這話換了別的人,她是忍住不說的,可是這認識沈千里,她就有些忍不住了。
沈千里哼了哼:“我說錯了嗎?”
姜惟意抿了一下唇:“沒說錯。”
一旁的沈靳洲神色復雜地看了會兒:“我的太太,我當然不會晾著。”
他表了態,走到姜惟意的身旁。
見他走過來,姜惟意把手上的那盅梨湯遞到他跟前:“挺好喝的,嘗嘗?”
她說著,舀了一勺湯水就遞到他的唇邊。
沈靳洲張嘴把那勺湯含進去,姜惟意又喂了一勺。
她喂一勺,他就喝一勺。
沈千里在一旁看著,看了一會兒,有點眉眼看地轉開了視線。
李蘭若也是怕沈靳洲和沈千里吵起來,雖然是借著接水的名義走開,但也沒走開多遠。
重新接了一壺水后,她就返回去了。
再次回到病房,李蘭若明顯地覺得病房的氣氛有點不對。
說壓抑也不算壓抑,說好也算不上好。
不過兩父子似乎沒吵起來,這比她預想中的結果要好上一些。
李蘭若把水壺放下,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小夫妻,又看了一眼沈千里:“你一直看著窗外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嗎?”
兒子沒來的時候就惦記著兒子,兒子來了,他偏頭看窗外?
李蘭若都有些嫌棄沈千里了這人的口是心非了,她突然覺得,要是她是沈靳洲,指不定兩人的父子關系還要更差一點。
沈千里看了一眼李蘭若:“多看遠處對視力好。”
這話把李蘭若逗笑了:“你都六十了,都老花了,還多看遠處對視力好。”
沈千里被拆了臺,臉色有些僵:“我哪里老花了?我視力好得很!”
“是是是,你沒老花,你視力好的很。”
李蘭若才不想跟他扯那么多,。
她倒了杯熱水,捧在手里,這才看向姜惟意和沈靳洲:“靳洲下午有事嗎?”
她問的也直接。
沈靳洲看向她,“下午有個會議。”
今天周五,他也并不是故意說這話來推脫的。
沈千里聽到他這話,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李蘭若在沈千里開口前說了話:“出差五天了,回來就這么忙,真辛苦。”
沈靳洲沒接這話,李蘭若也沒想沈靳洲接話,她說這話,不過是想壓著沈千里,不想讓他說些不好聽的話,回頭又吵架。
姜惟意和沈靳洲兩人在病房待了一個小時便走了,沈千里看著窗外,也不管他們兩人。
出了病房,姜惟意才問沈靳洲:“你下午會議幾點啊?”
沈靳洲看了她一眼,牽著她的手微微收緊:“三點。”
“啊,那真是不巧了。”
沈靳洲應了一聲,兩人進了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