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逍遙王玄祁生下皇族唯一女兒 > 第1818章 我家那個逆子

“嗯!”
崔毓秀認真點頭,釋放她的彩虹屁:“我是晚輩嘛,輸點銀子給長輩也是應該的,就當孝敬諸位長輩了。”
劉貴妃一聽,連忙豎起大拇指:“不錯,你很上道!”
蜀國太后則哭笑不得:“你這不知好歹的丫頭,等著吧,到時候有你受的。”
崔毓秀依舊淡定得很:“沒關系,劉娘娘說了,輸不了多少的。”
“你就聽你劉娘娘胡說八道吧。”
蜀國太后嗔了劉貴妃一眼:“這家伙財大氣粗的,她口中的多少跟咱們的多少可不一樣。”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是在提醒崔毓秀,別跟劉貴妃一起玩。
可巧了不是?
崔毓秀也是個財大氣粗的主兒!
對于蜀國太后的提醒,她是一點都沒放到心上。
用完午膳后,還主動讓人去擺桌子,當真是連午休都舍棄了。
劉貴妃本來也是開個玩笑,沒想到崔毓秀還真有興致。
正好,她也不覺得困乏,便看向了蜀國皇后和端妃,用眼神詢問她們的意思。
蜀國皇后最近可忙得很。
馬上要過年了,大把事情等著她去干呢。
于是,便笑道:“本宮就不跟著摻和了,還得去準備除夕夜宴的事情,讓端妃陪你們打吧,你們四個人剛好夠了。”
說完,又看向蜀國太后:“母后中午也別睡了,打幾圈馬吊,再練練太極,夜里睡得更香。

“行行行~那就開打吧!”
蜀國太后今日也是高興,直接就坐到了椅子上:“你們啊,一個兩個的,也算有心了。
為了不讓哀家睡覺,就想著法折磨哀家。”
言畢,還看了崔毓秀一眼:“以前啊,就只有暖寶最折磨人,天天給哀家找事兒。
現在好了,連思華都要安排一個人來陪哀家了!
說什么毓秀是暖寶的朋友,是代替暖寶來給哀家解悶的。
呵呵,他真當哀家眼盲心瞎了,看不出這點門道?”
劉貴妃和端妃聽了,都努力憋笑。
而崔毓秀的臉,則瞬間紅了一大片。
不過啊,她到底是勇敢的追愛女孩。
害羞歸害羞,但該表現時還是得表現。
只見她垂著眸,紅著臉,小聲道:“皇祖母真厲害,什么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思華說了,他最近忙著讀書,想要參加科舉,暖寶妹妹又忙著學習和做買賣,也沒什么時間陪皇祖母。
所以……所以就讓我先進宮,代替他倆陪著您老人家,給您老人家解解悶。”
這話一出,就是承認自己跟魏思華是那種關系了。
當然。
魏思華有沒有說過這番話不重要,
重要的是,崔毓秀讓眾人都相信,魏思華真是這么說的。
這不?
眾人看向崔毓秀的眼神,越發曖昧。
蜀國太后說:“好好好,你們都是有孝心的好孩子。”
劉貴妃就更離譜了。
她直接吃起了瓜,問道:“毓秀啊,聽你的口音,似乎不是京都城的人?
你是怎么跟思華認識的?有沒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兒,說給咱們聽聽唄!”
崔毓秀的家世,劉貴妃是不問的。
一來,這姑娘雖然活潑跳脫,但總體來說知書達理,落落大方,可見其出身不錯。
二來,她只是蜀國皇帝的寵妃,又不是魏思華的親爹親娘。
魏思華要娶媳婦兒,那媳婦兒是否門當戶對,應當由他親爹親娘把關。
再不濟,也是蜀國太后和帝后上心,怎么也輪不到她。
她若問那些多管閑事兒的問題,反倒討人嫌。
還不如問一些有趣的好玩的,也算打發深宮里寂寞的時光了。
“也沒什么故事兒。”
崔毓秀一邊砌馬吊牌,一邊說道:“之前思華不是外出游歷嗎?途經風月國的時候……”
關于自己跟魏思華如何相識,崔毓秀也沒說得太仔細,只大概說了一些。
劉貴妃聽言,連牌都不會出了:“你是說,你跟思華相識,是在他外出游歷的時候?”
“嗯。”
崔毓秀認真點頭,表示肯定:“您也聽出來了,我不是京都城的人。
若非思華外出游歷,我與他又怎么能相遇相識?”
“要命咯,這差別也太大了,八筒!”
劉貴妃有點羨慕嫉妒恨,用力打了一張‘八萬’出去。
還罵罵咧咧道:“同樣都是兒子,同樣都是外出游歷,怎么差別就這樣大?
人家思華都知道玩膩了趕緊歸家,還拐回來一個如此出色的媳婦兒!
可我生的那個逆子呢?別說拐媳婦兒了,他離家到現在,連封書信都不舍得給我寫。
要不是知道他跟暖寶有聯系,我都要以為他死在外頭了!”
“他都這么大個人了,你別總把他當成孩子。
以前思華他爹外出游歷時,年紀可比瑾賢小多了,還不是開開心心出去,平平安安回來?”
蜀國太后眼睛尖,直接把一對八萬推翻:“八萬哀家碰了,你真是打了張好牌。
不過下次可別亂叫了,打著八萬喊八筒,小心哀家罰你的錢!”
說完,打了張六萬出去,繼續道:“有時候啊,要多給孩子一點空間。
孩子有了空間,才能真正獨立,真正長大!”
劉貴妃有些不愛聽蜀國太后說的話。
她想說:當初逍遙王天天出去浪的時候,您可不像現在這樣豁達。
但最后,她還是忍住了,一聲不吭。
坐在她對面的崔毓秀胡的就是六萬,還是一張中間牌。
可點炮的人是蜀國太后,崔毓秀想了想,還是沒胡。
本來就是陪老人家解悶的,別胡了老人家的牌,給老人家添堵了。
她自己伸手摸了一張牌,一萬。
像這種邊邊的牌,一般是不太有人胡的,便放心丟出去了。
結果,牌剛丟下,端妃就說:“胡了,七小對。”
“哎喲!”
劉貴妃一聽,驚呼道:“這么快就胡了?還是七小對呢?端妃,你運氣不錯啊!”
說完,又看向崔毓秀:“這可是七小對,你點了個大炮。”
“沒關系,我帶銀票了。”
崔毓秀先將自己的牌蓋上,推出去,不讓蜀國太后看到她放了馬。
隨后,才從懷中掏出一沓銀票……
(4月1號休息1天,不更新,2號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