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無雙小神農 > 第70章 躲子彈

隨著孫青韻宣布會議結束,電視畫面也切換了。

周蕓熠笑著推了推旁邊的林東,擠眉弄眼:“林東,孫青韻對你可以啊,特意為你保留了這個實驗室。”

“蕓姐,拜托不要說到男女關系上面去。”林東知道周蕓熠又想說什么了。

“我只能想到這上面去啊,”周蕓熠笑著道,“她知道你剛創業,需要借助實驗室提高茶苗的品質,她保留實驗室是因為她喜歡你。”

林東不想說這個,眼觀鼻鼻觀心。

周蕓熠見狀,立即不說了,拿出手機,表示要給好閨蜜打個電話。

電話打去,第一遍沒人接。

周蕓熠也沒在意,金鼎峰上肯定有通訊信號,夏沫可能是沒聽到手機響吧。

這時孫青韻回來了,周蕓熠注意到林東徐徐站起了身,像要走。

似乎,林東真的不怎么待見孫青韻。

“林東,這是你的獎金。”

孫青韻將一個袋子打開,露出里面一沓沓的紅鈔票,“一共五十萬,你數數。”

林東沒數,重新將袋口系上,提起了袋子。

“多謝了。”

“這是你應得的,”孫青韻接著道,“毛錦鑫的處置方案……”

“我看到了。”林東指了指壁掛電視。

孫青韻便不再贅述。

“你們現在就要走嗎?”

“對。事情都辦完了,該告辭了。”

林東說完離開了孫青韻的辦公室。

“咦,怪事啊,第二個電話打過去,沫沫還是沒接。”

周蕓熠在林東旁邊自語,“沫沫不會出事了吧,但也沒道理啊。毛錦鑫都被抓了,沒法威脅沫沫啊。”

“蕓姐,現在已經一點二十五了。”林東看了一眼時間后說道。

周蕓熠馬上在停車坪上找夏沫的車,按理夏沫應該到了才對,但周蕓熠沒有看到夏沫的車子。

接著周蕓熠又獲得了新的疑點。

“她把之前發在微博上面的四張泡溫泉照片,刪掉了。”

“林東,我們干脆去一趟金鼎山吧。路上能碰到沫沫的車最好,萬一她在溫泉池里出了事……”

“行。”林東跟著周蕓熠出發了。

大概二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了山腳下,前面沒有平整的路供私家車開上去。

周蕓熠迅速停車,跑向旁邊的車。

夏沫的車子停在這里,周蕓熠透過車窗往里面看,發現里面沒有人。

顯然夏沫還沒有下山。

不妙的是,在這沒有人煙的山腳下,除了夏沫的車,還停著一輛黑色的奔馳SUV。

林東看過里面后,和周蕓熠說道:“黑車上也沒人,咱們快點上山。”

“嗯。”周蕓熠變得神色焦急,“林東你先上去查看,我會跟上來的。”

“好,有事彼此打電話。”

林東沿著小土路快速奔跑,馬上消失在周蕓熠的視線中。

“沫沫,你千萬不能出事啊。”周蕓熠心中祈禱。

林東登山健步如飛,二十分鐘左右登頂,一眼看到了峰頂上的溫泉池,聞到了淡淡硫磺的氣味。

在形狀不規則的溫泉池的西北角,林東看到一個男人正蹲在地上,背對著自己,雙手似乎在做按壓的動作。

他旁邊露出了女人的一雙腿,穿著牛仔褲和女式運動鞋。

“草,老子捂你嘴也沒捂多久啊,你不會已經死了吧!”

男人邊按壓邊抱怨。

“你要是死了,老子難不成只能上一具尸體嗎?夏沫啊夏沫,你不能死,先給老子活過來,讓老子玩爽玩透了你再死也不遲!”

男人的這些話,聽得林東毛骨悚然。

“夏沫!”

林東大聲喊道。

男人嚇了一跳,立即轉過身來。

同時裝著消音器的手槍“噗”地一聲,朝林東射出一顆子彈!

子彈打在離林東不到一米遠的凸起大石頭上,林東也嚇了一跳,哪里知道這個男人帶著槍,還一言不發拔槍就射!

林東幾乎是憑借本能,迅速躲到了石頭后面。

得虧身手比普通人敏捷許多,林東躲藏成功。

剛躲好,第二顆子彈從他之前站的地方呼嘯而過,射入了遠處的溫泉池中。

噗,噗,又是兩顆子彈打在大石頭上,碎塊崩飛。

林東沒經歷過這種陣仗,腦子里有些雜亂,好在還保持著清醒,知道現在對方拿著槍要射殺自己,自己必須自救。

片刻后,林東撿起了地上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拿手上,強迫自己側耳傾聽。

林東聽到了腳步聲。

不能再讓對方繼續靠近了,那樣自己會很危險。

五步之外槍快,五步之內槍又快又準。

真讓對方跑到了石頭后邊,自己就會成為活靶子。

想到這里,林東迅速撿起一塊小的石頭,隨手朝左邊的空地扔。

噗。對方沖著小石頭的方向又是一槍。

林東瞬間將腦袋探出,鎖定了對方,手上的石頭狠狠砸了過去。

咔嚓。是子彈空了后打空槍的聲音。

聽入林東耳中,如同天籟。

砰。伴隨著悶響,石頭命中對方,對方發出了慘叫。

林東再度探頭,發現一個寸頭男人躺到了地上,手捂著額頭,正有鮮血順著指縫流出。

咔嚓。對方再次扣動扳機,依然是空槍。

林東沖過去,扭斷了對方拿槍的手,又將對方的另一只手從臉上拿開,發現這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容貌依稀有些眼熟。

林東仔細辨認幾眼后,想了起來。

“等會跟你算賬。”

林東一拳打暈對方,跑到了夏沫面前。

以前在金山茶廠見到過這個短發漂亮女人一次,林東能認出來。

夏沫應該是泡完了溫泉、穿戴整齊準備下山時遭遇了變故。

此刻她躺在地上,雙腿的褲管向上縮起,小腿和腳踝有被地面石頭劃出的血痕,鞋底還在地上劇烈摩擦出了橡膠的焦黑印痕。

顯然失去意識前,夏沫強烈掙扎,但沒成功,最終窒息。

還好的是,夏沫還有救,林東用大學急救課上學到的人工呼吸加心肺復蘇,讓夏沫恢復了呼吸。

現在夏沫只是昏迷,性命無虞。

林東便暫時沒去管夏沫,走回來拍醒了男人。

“我以為你拿著一把裝有消音器的手槍,從縣城殺到金山鎮來,第一個要對付的人是我呢,沒想到不是。”

林東和對方說道。

男人先是疑惑,緊接著惡狠狠瞪著林東,咬牙切齒吼道:“是你,林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