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無敵六皇子 > 第904章 雷霆手段

文帝要巡視西北都護府,云錚已經提前給文帝規劃好了路線。

從朔方那邊經狼牙山口過來,會近很多。

將文帝巡視西北都護府的事安排下去后,云錚也投入了新得之地的治理中。

至于大月王城的新名字,云錚也懶得取了。

反正老貨要來,留給那老貨取吧!

得益于伽遙劫富濟貧的舉動,這邊缺糧的困境暫時止住了。

當然,這也只是暫時的。

過不了多久,又會缺糧!

而且,因為大月的很多土地都荒廢了,他們現在補種,收獲肯定也不會很多。

在明天的秋收之前,這邊都會一直缺糧。

餓死人肯定是必然的。

他們現在所做的,只能盡量少餓死一些人。

西北都護府現在什么都不多,就是免費的勞力多。

在云錚的要求下,西北歸義軍再次擴編六萬人。

如此,歸義軍的規模達到了恐怖的十萬。

當然,新擴編的這六萬人,是沒有武器和甲胄的。

他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屯田、開渠之類。

其實,西北都護府這邊的氣候還是不錯的,挺適合作物生長。

只是因為好些地方都比較干旱,還有很多土地比較貧瘠,再加上還有一些鹽堿地,所以適合耕種的土地并不是特別多。

但只要能開鑿一些水渠,還是可以增加不少用以耕種的土地的。

要是出海的那些人能帶回大量高產作物的種子回來,那就更好了。

幾天后,蒙多那邊又傳來消息。

蒙多跟赤延談判了這么長時間,也算是有了結果。

但這個結果,卻一點也不理想。

鬼方去年被他們狠狠的宰了一刀,真沒什么余糧。

不過,赤延頂不住壓力,還是答應在秋收之后給予蒙多四十萬擔糧食。

按照云錚跟蒙多定好的協議,云錚可以分到二十萬擔糧食。

雖然不多,但總比沒有好。

可惜,得再等好幾個月。

從現在到各地秋收之前,將是大月國這些百姓最難熬的時間。

好在,他們攻下龜背的時候得到了不少糧草,牯勒守軍投降以后,牯勒的糧草也盡歸他們所得。

短時間內,軍隊不會陷入缺糧的困境。

要是還要讓人從朔北運軍糧過來,那損耗,想想都讓人肉疼。

云錚坐在王宮的亭子里,腦海里面想的只有“糧食”二字。

能搞到糧食的辦法都被他們用光了。

他已經完全不知道還能怎么搞到糧食了。

頭疼之際,云錚又命人將伽遙找來。

伽遙這腦子不拿來用,也屬實浪費了。

當伽遙到來并得知云錚找自己的目的,伽遙想也不想,直接轉身欲走。

“站住!”

云錚叫住伽遙,不滿道:“叫你來是來討論事情的,你這什么態度?”

“你這是討論事情嗎?我看你是想要我的命!”伽遙氣惱的看向云錚,“能想的辦法我都給你想了,你還讓我去哪里弄糧食?你總不能害讓我北桓給你一些糧食吧?”

“這個……可以有。”

云錚一本正經的點頭。

“你干脆殺了我得了!”

伽遙氣鼓鼓的坐下,揚起修長的脖子,一副任由云錚宰割的模樣。

眼見伽遙開始擺爛,云錚不禁一陣無語。

這妞,只要說到北桓的事,她就一點都開不起玩笑。

“行了,行了!”

云錚笑看伽遙,“跟你開個玩笑,你還急眼了?說說吧,你還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減輕我在糧食方面的壓力?我現在是真的缺糧缺瘋了……”

“沒有!”

伽遙無語,“能想的辦法我都想過了,你又不想動刀兵,又想要糧食,哪那么容易?你要實在沒辦法,就去抄你們大乾那些大族的家吧!”

“……”

云錚苦笑。

這事兒,要干也是讓老三去干啊!

他名不正言不順的,不能去干這事啊!

正當云錚愁眉苦臉的時候,沈寬突然帶著獨孤策找來。

“殿下,出事了!”

獨孤策的臉色不太好看。

“出什么事了?”

云錚皺眉詢問。

獨孤策:“王城以東一百二十里的吁塢發生叛亂,上萬人沖擊駐軍軍營,搶奪駐軍的軍糧和甲胄,吁塢已經被叛軍占據了……”

叛亂!

云錚瞳孔猛然一縮。

“好膽!”

云錚臉色陡然垮下來,“沈寬,立即傳令左任,馬上率部前去吁塢平叛!凡參與叛亂者及其家眷,一個不留!獨孤策,以本王的名義發布詔令,即日起,凡有叛亂者,一人叛亂,舉家皆斬!”

自己想方設法的弄糧食,就想讓大月國少死一點人。

結果,他們竟然敢發動叛亂!

既然不想活,那就別活了!

送他們上路,還能少消耗一些糧食!

獨孤策心中一跳,連忙勸說:“殿下,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怎么,你覺得不合適么?”云錚皺眉詢問。

“末將以為,殿下對他們太過嚴苛了。”

獨孤策正色道:“很多人應該都是因為饑不果腹,才在有心人的煽動下鋌而走險!殿下一味的嚴苛,恐怕會激起更多人的反抗之心啊!”

獨孤策雖是武將,但還是信奉治國以仁的道理的。

其實,就他們此前治理仇池之地那種溫水煮青蛙的法子就挺好的。

但云錚在治理大月這邊的時候,確實有些操之過急了。

“咱們沒時間慢慢去感化這些人。”

云錚搖頭道:“不以雷霆手段將這股風剎住,咱們必然會陷入大月的泥潭無法抽身!如此,我們還怎么發展西北都護府和朔北?”

“這……”

獨孤策啞口無言。

“你記住了,在西北都護府沒有徹底融入大乾之前,對那些原住民來說,不管我們對他們再仁慈,我們都是掠奪者!”

云錚一臉嚴肅的看著獨孤策,“不管那些人有什么原因,叛亂之風必須殺住!不能讓他們愛戴,那就讓他們懼怕!”

不殺住這股風,以后動輒叛亂,他們難道就天天率軍平叛?

真這么搞下去,他們的軍力再強,都會被耗死。

他也想仁慈一點,但對叛亂者,必須舉起屠刀。

獨孤策默默的思索一陣,躬身道:“末將明白了!末將這就去發布詔令!”

“嗯!”

云錚輕輕揮手,“去吧!”

目送獨孤策離去,云錚不禁暗暗頭疼。

他娘的,打下個破大月,肉沒吃到,反倒是惹來一身的騷。

都是樓翌那王八蛋害的!

也不知道那混蛋有沒有被北方蠻族拿去片肉片。

“你的話,也是對我說的吧?”

這時候,伽遙突然意味深長的詢問云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