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我的養成系女友 > 第866章 害怕良心痛
  安幼魚慌亂地推了一把,當看清面前之人是林默以后,才松了口氣,“嚇我一跳,我還以為……”

  “以為什么以為?”

  不等她把話說完,林默便笑著打斷,“主樓一層只有少數人可以進入,二層以上只有自家人和女傭們可以上來,不用擔心抱錯人的。”

  “呸!”

  安幼魚紅著臉啐了聲,“你站在我房間門口干什么?”

  林默雙手一攤,“實不相瞞,我也不是剛睡醒,喏,你看我的臉還濕著呢,過來看看你睡醒沒有,剛準確敲門,你就出來了。”

  “這么巧嗎?”

  “就是這么巧。”

  “我不信。”

  “……”

  林默眼睛一翻,上前一步強行摟住她的腰,“信也是這樣,不信也是這樣,走,去餐廳吃飯。”

  安幼魚低頭看了眼腰窩處亂摸的那只大手,羞嗔地瞪著眼,“吃飯可以,把手拿開可以嗎?”

  林默笑呵呵地搖了搖頭,“小魚兒,我覺得不太行。”

  安幼魚玉腮輕鼓,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卻沒了聲。

  沒辦法。

  從關系上來說,她馬上就是林默的未婚妻了,如此親密的行為,也算合情合理,并不過分。

  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性子有些太過于保守,為此,林默已經非常遷就自己了,如果連摟都不讓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對林默的不公平,也是她的失職。

  就這樣,她被林默裹脅著來到餐廳,前腳剛走進餐廳,后腳就對上了林紓和林雪充滿戲謔的目光,俏臉不受控制地開始發熱,迅速拍開林默的手,快步上前,禮貌一笑。

  “阿姨,雪姐姐。”

  林紓放下碗筷,笑著開口:“你外婆剛才走的時候還在念叨你呢,想問問你錄制節目習不習慣,不習慣的話就不讓你錄了。“

  安幼魚連忙搖頭,“林默也在,沒什么不習慣的。”

  林紓笑著點頭,“那就好,來,坐下吃飯。”

  相比林紓,林雪的注意力則是落在了林默身上,林默也注意到了這一點,面無表情地坐在對面,接過女傭遞來的米飯埋頭吃了起來。

  林雪咳嗽了聲。

  林紓和安幼魚紛紛抬頭看向她,只有林默無動于衷,似乎沒有聽到一樣,繼續埋頭苦吃。

  林紓出聲問道:“小雪,你嗓子不舒服嗎?”

  “沒有。”

  林雪擠出笑容。

  林紓暗笑不已,給安幼魚夾了一些菜后,起身道:“行了,你們吃吧,等下我還有一個視頻研討會呢,先回房間了,魚兒,吃飯完來我房間,今晚陪阿姨一起睡。”

  “哦…好。”

  安幼魚乖巧點頭。

  正在吃飯的林默抬頭看了一眼母親,艱難地將口中的食物咽下,抱怨道:“媽,您怎么動不動就要小魚兒陪您睡覺啊?”

  正在往外走的林紓步子一停,回頭對上兒子不滿的目光,眼中掛笑,“不行嗎?魚兒香香軟軟的,每次抱著她睡覺,我的睡眠質量都非常高。”

  林默放下碗筷,“小魚兒就一個,都讓您抱了,我抱什么?”

  此話一出,安幼魚玉頰通紅,給了林默一個羞惱的眼神。

  這個壞人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場合,什么話都敢說!

  林紓笑聲打趣,“小默,你和魚兒還沒訂婚,再者說就算你們訂了婚,也不適合在一起睡覺啊,你放心,等你們結婚以后,我絕對不會再占用魚兒,這樣總行了吧?”

  “不行!”

  林默直接拒絕,態度那叫一個堅決。

  林紓轉過身來,叉著腰,“為什么不行,請你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不行就是不行,哪有為什么?”

  林默神情憤憤,“請您搞清楚,是我和小魚兒在談戀愛,不是您。”

  “我知道啊。”

  林紓有心逗自家大兒,理所當然地接話道:“所以等你們結婚以后,我就不會再占用魚兒了,現在占用也不影響你們談戀愛,你們談戀愛也只是白天談,晚上又不談的。”

  “媽……”

  “你可別告訴我,你和魚兒晚上需要在一個被窩里談戀愛。”

  “……”

  站在周圍的幾名女傭不約而同地低下頭,臉上或多或少都掛著笑。

  至于安幼魚本人,則是雙手捂著耳朵,看看林紓,瞅瞅林默,小表情滿具幽怨之色。

  林默嘴角艱難地扯動,“我和小魚兒…晚上也可以一起睡的。”

  “哦,是嗎?”

  林紓沖著安幼魚眨眼,“魚兒,你晚上愿意和林默一起睡覺嗎?”

  對于這種問題,安幼魚自然不可能承認,毫不猶豫地搖頭拒絕,“不、不愿意,我不愿意的。”

  林紓嘴角勾出一抹玩味,“小默,你也聽到了,魚兒不愿意和你一起睡覺,所以,晚上魚兒就是我的,拜拜了你嘞。”

  林默:“……”

  有這么一個媽,生活完全不會失去樂趣。

  她總是能三言兩語讓你郁悶,說是苦中作樂一點也不為過。

  林紓離開后,林雪對著幾名女傭吩咐道:“你們先下去吧。”

  “是,二小姐。”

  等幾名女傭離開以后,林雪索性也不裝了,直接對著林默問道:“今天在一樓客廳的時候,你還記得自己說了些什么嗎?”

  林默故意裝著糊涂,“什么?”

  林雪嘴角一抽,“你說,選擇題寧愿亂選也不能空著,這話是不是你說的?”

  正在用手給自己扇風的安幼魚,眸露疑惑,悄悄地豎起耳朵,活脫脫一副吃瓜群眾的樣子。

  對上林雪陰沉沉的目光,林默也不敢再逗她,連忙點頭承認,“是我說的,雪姐,你突然提這個干什么?小魚兒還在呢,你確定要當著她的面和我聊這個?”

  他聳了聳肩表示道:“我是無所謂的,主要是你。”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安幼魚更好奇了,舉手道:“沒事,你們聊就行,把我當成空氣就好。”

  林雪哭笑不得,“魚兒,以前怎么沒發現你也這么愛聽八卦?”

  安幼魚嬌憨一笑,“雪姐姐,其實…幼魚一直很愛聽八卦的,哎呀,你和林默繼續聊嘛,當我不存在就好,你放心,無論我聽到了什么,一定會爛在肚子里不往外傳的。”

  林默笑著點頭,“我可以幫小魚兒證明,她的嘴確實很嚴,用‘守口如瓶’來形容非常貼切。”

  林雪一擺手,“行了,你們就別一唱一和的了,魚兒是自己人,我本來就沒打算要避著她。”

  安幼魚眉梢微微上揚,給了林默一個感激的眼神。

  林默薄唇一抿,“雪姐想問什么盡管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林雪索性也就不繞彎子了,開門見山道:“你今天不是建議我和林庚試試嗎?”

  “對啊。”

  “然后呢?”

  “什么然后?”

  眼見林默滿臉不解,林雪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最終憋出一句,“就是該怎么試,從哪開頭呢?”

  她年齡是不小了,但在戀愛這方面卻是一點經驗都沒有的小白。

  壓根就不明白戀愛該如何起步。

  安幼魚舉起手,眼睛亮著,“我知道。”

  林雪一臉詫異,“魚兒,你知道?”

  安幼魚忙不迭地點頭,“對啊,我當然知道,姐姐不要忘了,我和林默在戀愛,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了。”

  林默:“……”

  她知道?

  她知道個鬼!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小東西接下來要說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絕對不是什么好的建議。

  見安幼魚這么有信心,林雪眼中的懷疑減弱了些,“既然魚兒知道,那你來教教姐姐,戀愛開始該怎么談。”

  “其實也很簡單的。”

  安幼魚環顧餐廳一圈,拉著林雪起身走到了餐廳的一個角落里。

  林雪一腦門問號,“魚兒,你這是干什么?”

  安幼魚扶著林雪的雙肩,讓她貼墻站好,下一秒,她雙手撐在林雪面頰兩側,嬌軀微微前傾,“讓我摸一下。”

  林雪目瞪口呆。

  這么勁爆嗎?

  她是沒談過戀愛,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誰談戀愛,一開始就這樣式的啊?

  “魚兒,你認真的嗎?”

  “當然。”

  安幼魚扭頭看向林默,想讓他出聲證明一下。

  可此時的林默早已經趴在了餐桌上裝死。

  “哥哥。”

  “哥哥?”

  “林默!”

  一連叫了兩聲哥哥,眼見林默沒有反應,安幼魚直接叫名字。

  這個時候,林默想裝死也不行了,生無可戀地抬起頭,“干什么?”

  安幼魚拉著林雪走了過來,“戀愛就是這么談的對吧?當初,我們就是這樣認識的啊。”

  林雪:“?”

  好家伙!

  原來如此啊!

  “小默,你就這么把魚兒騙到手的?”

  迎上林雪滿含鄙夷的目光,任由林默臉皮再厚,這一刻的他也不禁有些臉紅,“姐,你別聽小魚兒瞎說,當初我就是想逗逗她,只是玩笑而已。”

  “什么玩笑。”

  安幼魚當場拆臺,“你莫要騙人,那次實驗課我提前離開,你強行把我堵在教室角落里,你那會兒的神態根本不是開玩笑。”

  林默:“……”

  得。

  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林雪撇嘴,“小默,不是我說你,你就不能用點正常的招呼嗎?也就是魚兒單純善良,換做其他女孩免不了一個大逼兜送給你。”

  林默尷尬一笑,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安幼魚,“你剛才怎么說的?把你當成空氣,空氣會說話嗎?”

  安幼魚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我是在替你回答姐姐的問題啊,你為什么還兇人?”

  “我……”

  林默心累地閉上眼睛,“小祖宗,你少說兩句好不好?我也是要面子的啊。”

  林雪偷笑不已,替林默出聲:“魚兒,該說不說,這種事情你確實不應該和我說,男孩子的嘛,對面子比較看重,更何況小默當初還是用得的辦法還如此上不了臺面。”

  “上不了臺面嗎?”

  安幼魚抓了抓頭發,“可是我也沒感覺有什么啊。”

  林雪面露好奇,“小默都壁咚你了,那時候你們可不熟,這樣都沒感覺有什么?正常情況下,他應該會因此上了你的黑名單才對啊。”

  “沒有啊。”

  安幼魚搖頭,“那個時候我只覺得他很奇怪,再加上心里很慌,因為從來沒有男生離我那么近,也沒男生對我做過那種舉動,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根本沒其他想法。”

  聽到女孩的解釋,林雪唏噓不已,抬手在林默肩膀上用力地拍了兩下,語氣中充滿了意味深長。

  “小默,我算是看明白了,幸虧你下手早啊!如若不然,魚兒這丫頭肯定會被其他男生騙走。”

  “嘿…先下手為強嘛。”

  林默得意揚揚地挑了挑眉頭,接著話音一變,“不過就算我下手不早,小魚兒也不會輕易被其他男生騙走,姐,你太小看她了,她之所以會被我輕易地騙到手…呸!”

  他在看到林雪眼中的笑意后,瞬間改口:“小魚兒之所以會被我輕易地追到手,是因為我們小時候就認識,她當時應該已經認出我了,就是不敢確定而已。”

  對于此事,林雪也聽林紓講過,點頭表示理解,“好了,別說你們了,說說我吧,反正我是覺得魚兒剛才表演的那個辦法不適合我,太丟人了。”

  “再說,你是男生,我是女生,我一個女的總不能去壁咚林庚吧?真要這么做,林庚很有可能會認為我是一個隨便的人。”

  林默有些不滿,“姐,不適合你就不用好了,為啥還得說一句太丟人了?哪里丟人了?”

  見林默還不服氣,林雪一個勁地直撇嘴,“哪里丟人,你自己知道。”

  林默嘴角一扯,“姐,如果你要是這個態度的話,那我可就無可奉告了,借用一句你曾對我說過的話,求人辦事哪有這種態度的?”

  林雪:“……”

  這個混小子,竟然還敢將她的軍?

  可惡!

  可下一秒,她就意識到了一點,現在的確是自己請教這小子問題,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強行咽回到了肚子里,一改平時的態度,臉上堆滿了笑意。

  “不丟人,剛才我說錯了,其實從結果上來看,你的這個辦法非常成功,干脆利索,絲毫不拖泥帶水,說實話,姐很佩服你。”

  林默瞥了眼,一臉無語道:“態度能不能誠懇一點?”

  “小默,你別太過分好不好,我態度哪里不誠懇了?我的語氣明明很誠懇啊!”

  “沒說你語氣不誠懇。”

  說話的同時,林默看了一眼林雪放在心口的手,“但你說歸說,捂著心口干什么?”

  林雪半張著嘴,臉上掛著幾分欲言又止,憋了好一會兒才憋出五個字,“…害怕良心痛。”

  “……”

  林默無奈,“注意態度,現在是你請教我東西。”

  林雪神色一收,笑呵呵地點頭,來到林默身后,替他捶著肩,“默哥,力道怎么樣?”

  林默笑著點頭,“還不錯。”

  “那態度呢?”

  “還湊合。”

  聽到這個回答,林雪暗暗咬緊后槽牙。

  這個混小子……

  她連默哥都喊了,可對他來說卻只是還湊合?

  站在一旁的安幼魚臉上帶著幾分無助。

  這一家子人的輩分真的亂,可誰讓她找了個這樣的對象呢,沒辦法,自己選的人,再怎么樣也得咬著牙接受。

  “哥,在你看來,我和林庚應該怎么開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