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透視神醫在都市 > 第兩千七百三十章 終有別離
  雖然這可以賜予的真名有數量上的限制,但其帶來的質變卻是不可估量。

  三十三筆、三十四筆,雖然只有一筆之差,但卻是天地之別。

  片刻后隨著昏沉的意識逐漸恢復,陳浩使勁甩了甩有些昏沉有些頭暈目眩的腦袋皺了皺眉瞇起眼睛看向武凡陵。

  隨著他心念一動。

  三十四筆的神名悄然射出瞬間隱入了武凡陵的眉心之中。

  呼——

  做完一切,饒是陳浩也忍不住深深的松了口氣。

  此時他的神魂之力幾乎減去了快一半,心神也是消耗極大。

  方才那一瞬,他仿佛是感覺自己的心神、意念被強行撕裂了一部分似的。

  雖然心神、意念不比神魂,一旦撕裂便會遭創,但是這心神消耗過大那輕則頭暈目眩,重了可是有可能昏死過去的。

  不過他隱約間似乎也有些明白了些什么。

  這所謂的血賜和天名,實則也近乎是一種奴印!

  方才他被撕裂的那部分的意念和心神化為了那最后一筆烙印在了武凡陵的魂魄之中。

  此時近距離之下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武凡陵神魂之中屬于自己的那一道意念,他相信就算是遠隔千里萬里乃至是百萬里千萬里,他也能隱約的感受到武凡陵的大致方位。

  甚至只要他愿意,他還能隨時引爆武凡陵神魂之中屬于他的那一縷心神和意念,屆時武凡陵就算是不死也得遭受重創。

  這和奴印相比,除了約束力、強制性不如奴印之外,幾乎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李賢!速速上前!”

  稍稍緩了口氣,陳浩正色看向李賢說道。

  “我?!”

  李賢聞言一愣隨即立刻明白了陳浩的意思。

  當年陳浩賜予他的天名只有十二筆,這十二筆的天名就算是讓他去接受供奉也接受不了太多人的供奉,終究是潛力有限!

  此時陳浩這是想給他找補一些,而且他心中清楚,陳浩要賜予他的天名恐怕會是和武凡陵一樣的三十四筆!

  只是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身影他心中實在是不愿在讓陳浩以傷及自身來賜予……

  “別磨蹭!我布置的陣法已經在被人擊破了,速速上前!”

  陳浩忽然眉頭一皺遙遙朝著遠方忘了一眼急聲催促道。

  原本猶豫的李賢聞言當即一咬牙果斷閃身來到了俯首臺前,而武凡陵則是咧嘴一笑閃身退去。

  隨著溝通九星碑,下一刻精血溢出。

  不過片刻陳浩面前的鮮紅紋路便已經有了三十三筆之多,隨著最后一筆猛的劃下。

  嗯!

  陳浩頓時一聲悶哼當即便癱坐在了地上。

  有了第一次的教訓這一次他也沒有強撐順勢坐下靜靜等候心神的回歸。

  不過片刻隨著意識的回歸,他心神一動那三十四筆的神名閃動間印入了李賢的眉心之間。

  感受著遠處似乎已經沖入了地下洞穴的氣息,陳浩更是不敢有絲毫的耽誤急忙喝道:“你們幾人一同上前!”

  將塵幾人聞聲見狀頓時意識到陳浩布置的陣法恐怕已經被全數突破,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雖然擔心陳浩消耗太大自身在出什么意外,可此時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

  能從下界一路來到這里,他們無一不是果斷睿智之人。

  當即一行人閃身來到了俯首臺之前。

  李賢閃身退去。

  隨著嘴唇輕顫的微微閉起眸子。

  下一刻陳浩舉起左手雙指并起,隨著一道靈罡一閃而逝,幾滴精血自他指尖閃現而出。

  一時間陳浩的面前五個天名同時勾勒不過轉瞬便已經盡數達到了三十三筆。

  不過對于面前的五人他并沒有在強行勾勒那第三十四筆。

  以他此時的實力,別說是在賜予五個神名了,就是在賜予一個神名,那消耗都不是他能承受的!

  到那時恐怕他心神耗盡非得變成一個白癡不可。

  雖說心中多少有些不甘,但三十三筆的真名短時間也夠用的。

  隨著心念一動,五個三十三筆的真名瞬息間印入了面前五人的眉心之中。

  雖然這賜天臺之前只有一個俯首臺,但那更多的是一種象征性的意義,威嚴、莊重的意義,并不代表就不能一次賜予多人天名。

  而隨著五個天名的賜予,陳浩深深松了口氣急忙抓出幾顆回復神魂鎮靜心神的丹藥送入了口中。

  “來了!”

  幾乎是與此同時,武凡陵和李賢兩人豁然轉頭看向遠處賜天臺的臺階盡頭。

  “嗯?!神王境?!”

  隨著來到近處,吳連仇頓時瞳孔一縮。

  他本以為在這里賜名的可能是哪位修為足以讓他幻華圣殿都為之忌憚的強者呢,可沒想到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群神王境的小輩之人。

  不過當年他在這賜天臺也吃過虧。

  以他的地位和修為他自然是不可能去看賜天臺前的那塊石碑騰空而起便躍上了賜天臺,而代價也很慘重他的傷勢在服用丹藥的情況下也是幾個月后才得以恢復。

  雖然此時他恨不得立刻擒下陳浩一行人好好的盤問盤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也不敢貿然的闖入賜天臺的范圍。

  “幾位……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吾等也是到了分別之時了……”

  片刻后稍稍恢復了一些的陳浩朝著遠處的吳連仇掃了一眼當即便明白了吳連仇的忌憚之意,當即他呵呵一笑跳下賜天臺笑著說道。

  “陳兄,你這是何意啊?!”

  武凡陵聞言頓時臉色一沉道。

  “他不是你們能對付的對手,我為你們做了這么多我自然也有我所想要的東西,我希望我今日為你們做的這一切在有朝一日能為我帶來更大的驚喜,而不是讓你們戰死在這里!”

  陳浩遙遙示意了一下遠處的吳連仇正色說道。

  “不行!你如今也只是神王境圓滿,我們不是他的對手你就能是他的對手了嗎?如果你今日戰死在此那吾等生而何意!”

  然而李賢聞言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打斷道。

  “呵呵……我就是想死也不能死啊……我擔負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多到我喘不過氣來……”

  “也許……如果你們真的想報答我這千年來對你們的恩情,那就請你們有朝一日能來助我吧!”

  “現在,離開這里!”

  陳浩滿是傷愁的嘆息了一聲,隨即面色轉冷正色喝道。

  “李賢!陳兄的事情恐怕也不是吾等現在能操心的,不過陳兄乃是有大氣運之人,我想他絕不會隕落于此,你我留下也只是負擔不可意氣用事!”

  武凡陵知曉李賢和陳浩的關系非同尋常,當即也是出言勸說道。

  李賢聞言滿臉不甘的咬了咬牙握緊了拳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