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踏鳳闕 > 第566章 他不想死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蕭九重問道:“阿月可知道這個元晦是什么人?”凌攬月搖搖頭,無論前世今生,她確實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蕭九重道:“他是賀蘭氏的女婿。”

  凌攬月有些詫異,“賀蘭氏竟然會將女兒嫁給中原人?看來這元晦不簡單。”

  不是身份不簡單,就是能力不俗。北晉并非沒有將女兒嫁給中原人的人家,但賀蘭氏這樣的人家挑選本族女婿都慎之又慎,更何況是外族?

  蕭九重點頭道:“這人號稱是前朝公主的后裔,大靖建國之初舉家逃到了塞外,到了他這一代才算和北晉權貴攀上了關系。”

  落架的鳳凰不如雞,一個外嫁的公主后裔對北晉來說也沒什么大用。

  凌攬月微微蹙眉,“所以他現在是什么意思?總不會是想要復國吧?”

  “他便是有這個想法,也沒有這個能耐。”蕭九重漠然道,對元晦的身份毫不在意。

  凌攬月點點頭,她也是這么認為的。

  “那你覺得他特意來這一趟是為了什么?真的是為了賀蘭氏的血脈?”元晦是賀蘭氏的女婿,這么想確實說得通,但他的作為卻不太像是真的想要救賀蘭耄和賀蘭綽的。

  想到此處,凌攬月微微一頓,有些擔心道:“他們莫不是沖著小一來的?”

  蕭九重搖搖頭,“跟元晦一起來的那個青年,是賀蘭氏旁支中最強的一支的嫡長子。”

  一個念頭在凌攬月腦海中閃過,“他們想讓賀蘭耄和賀蘭綽死在我們手里?元晦背叛了賀蘭氏嫡脈?”

  蕭九重道:“沒有忠心,何來背叛。”

  凌攬月定定地望著他,蕭九重微笑道:“阿月怎么這樣看著我?”

  凌攬月靠近了一些,微微偏頭打量著他,“你知道元晦的底細?”元晦絕對不止是區區一個前朝公主后裔那么簡單。

  蕭九重握著她的手,輕聲道:“這段時間要小心西北。”

  “西榮?還是白蘭城?”凌攬月皺眉。

  蕭九重道:“元晦是白蘭城的人。”

  聞言凌攬月垂眸思索著久久不語,蕭九重也不打擾她,只是將白皙纖細的素手握在掌中,任由她慢慢理清思路。

  好半晌,凌攬月才深吸了一口氣,道:“看來我們一直都忽略了蘇蘊樓。”

  不僅跟西榮關系密切,還將手下的人送進了北晉數一數二的大族做女婿,很難說西榮北晉甚至大靖到底有多少白蘭城的人。

  “蘇蘊樓這是想要元晦轉移我們的注意,白蘭城準備做什么?”凌攬月道。

  蕭九重道:“他既然跳出來了,就算不得什么。阿月不必擔心,他既然拋出了元晦這個誘餌,想來這兩天白蘭城也會有消息傳來了。只是……”說到此處他不由蹙眉,他馬上要起程回洛都了。

  凌攬月自然知道他在擔心什么,輕聲道:“不用擔心,北地有舅舅在,不會有事的。”

  蕭九重輕聲嘆息,“我是擔心阿月你。”

  凌攬月保證,“我不會拿自己開玩笑,胡亂冒險的。”她自認為是個膽小怕死的人,也不知道舅舅和蕭九重為什么總覺得她會不顧自己的安危冒險。

  蕭九重不語,只是輕輕將她攬入懷中,低頭在她眉心輕輕落下一吻。

  凌攬月安靜地靠在他懷中,放任了心中此刻的不舍。

  蕭九重離開朔云城的時候,邊關下起了大雪。

  凌攬月望著在大雪中漸行漸遠的身影默然不語。

  直到蕭九重的身影徹底在雪中消失,旁邊撐著傘的紅綾才輕聲道:“大小姐,外面雪大,回吧。”

  凌攬月輕嘆了口氣,點頭轉身往回去走,“這么大的雪路上定然不好走,早知道……”早知道就勸他早些走了。

  紅綾掩唇低笑道:“陛下一看就是舍不得大小姐,便是大小姐勸了也不會走的。”

  凌攬月瞥了她一眼,臉頰微微發熱,只得道:“紅綾姐姐膽子大了,連陛下也敢調侃了。”

  紅綾連忙討饒。

  一行人回到才剛踏入府中,朝伯就來稟告,“大小姐,賀蘭綽想求見大小姐。”

  聞言凌攬月秀眉微挑,“賀蘭綽?”

  朝伯點頭,“正是。”

  “他知道賀蘭家來人的事了?”

  “遵大小姐之命,昨晚就讓人將消息放給賀蘭綽和賀蘭扈了。不過賀蘭扈一直沒有動靜,賀蘭綽今早才突然開口要求見大小姐的。”

  凌攬月思索片刻,才點頭道:“帶他來見我吧。”

  “進去吧。”

  賀蘭綽站在書房門口,看了一眼門口的侍衛,遲疑了一下才踏入了房門。

  書房里暖意濃濃,與外面的風雪呼嘯的寒冷截然不同。

  賀蘭綽忍不住動了動,被凍得有些僵硬的身體在這暖意下有了幾分癢意。

  “賀蘭公子,別來無恙。”清脆悅耳的聲音從里間傳來。

  賀蘭綽抬頭就看到一個紫衣女子從里間走了出來。

  “讓凌小姐見笑了。”賀蘭綽苦笑,他如今這個模樣,哪里能說得上無恙?

  凌攬月走到窗邊坐下,饒有興致地打量著賀蘭綽。

  說起來她與賀蘭綽統共也不過見了兩三次,與當初在洛都街上偶遇時一臉傲氣的青年比起來,此時的賀蘭綽堪稱落魄。

  龍朔軍雖然不至于虐待俘虜,但身為俘虜被關在大牢里自然也不可能養尊處優。

  這些日子不見,賀蘭綽消瘦了許多,就連背脊似乎都不那么挺直,曾經臉上身上的傲然更是蕩然無存。

  看來這位賀蘭氏的嫡出公子,也不是毫無城府的莽夫,至少他很明白什么時候應該低頭求活。

  “公子請坐。”

  賀蘭綽看了看自己,搖頭道:“一身狼藉,就不污了凌小姐的地方了。”

  凌攬月也不在意,兀自倒了一杯茶放到自己對面。

  “賀蘭公子見我,所為何事?”凌攬月問道。

  賀蘭綽盯著她打量了半晌,才緩緩道:“我不想死。”

  凌攬月平靜地看著他,似乎對他的話并不驚訝。

  賀蘭綽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凌小姐讓人將賀蘭家的動向透露給我,想來也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

  凌攬月莞爾一笑,“賀蘭公子果然是聰明人,但是……你憑什么活?”

  她原本是言笑晏晏的,最后幾個字卻說的既輕且淡。

  賀蘭綽卻從中聽出了幾分殺氣。

  賀蘭綽問道:“凌小姐想要什么?”

  凌攬月哼笑一聲,搖搖頭道:“不是我想要什么,要看賀蘭公子能拿出什么來。說實話,我原本以為先來的人是賀蘭扈。”

  賀蘭綽沉默。

  凌攬月打量著他,“現在看來賀蘭公子比賀蘭扈要聰明一些,那我便也給賀蘭公子交個底。你和賀蘭扈,只有一個能活著回到北晉。”

  賀蘭綽臉色頓變,死死地盯著凌攬月。

  凌攬月拊掌微笑道:“賀蘭公子果然是聰明人。”

  賀蘭綽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半晌才咬牙道:“你憑什么覺得我會答應?”

  凌攬月嘆息道:“我們中原有句古話說,千古艱難惟一死。”說話間,一把匕首落到了賀蘭綽腳邊。

  賀蘭綽望著她一動不動,凌攬月道:“賀蘭公子若是愿意舍身成仁,我立刻便放賀蘭扈回北晉,決不食言。”

  賀蘭綽盯著地上的匕首半晌,卻始終沒有俯身去撿。

  他抬頭再次看向凌攬月,眼底更多了幾分痛恨和隱隱的懼意。

  方才這片刻間腦海中的念頭已是千回百轉,他并非沒想過撿起地上的匕首拼死一搏,卻很快放棄了。

  他不覺得眼前的女子會是個完全不懂危險的傻子,只怕他的匕首還沒有刺向她,自己就先身首異處了。

  他更不想死。

  如果是剛剛落到大靖人手里,他或許還能拼著一口氣以身殉國。

  但這么多天過去,那股勁兒也漸漸過了。在昨天聽到獄卒閑聊的消息后,他瞬間就明白了其中關鍵。

  那一瞬間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他不想死,他要活下去。

  他知道這是大靖人的陰謀,但想活下去的心卻是真實而迫切的。

  他也知道,眼前的女子已經看穿了自己。

  凌攬月平靜地看著他,沒有錯過他眼底閃過的痛苦和頹敗。

  書房里一片寂靜,偶爾能聽到賀蘭綽粗重的喘息聲。

  直到凌攬月跟前的一盞茶快要喝完,才重新響起了賀蘭綽沙啞的聲音。

  “你贏了。”賀蘭綽沉聲道:“你到底想要什么,說吧。”

  凌攬月微笑著將對面已經冷了的茶水倒了,重新斟上一杯輕聲道:“賀蘭公子請坐。”

  賀蘭綽冷著臉走到凌攬月對面坐下,他從未如此厭惡過一個女子,哪怕她看起來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女子都美麗溫柔。

  “賀蘭公子不必緊張,我不過是想跟公子談一樁交易而已。”凌攬月道:“或許將來有一天,賀蘭公子會感激我也說不定。”

  賀蘭綽冷哼一聲,咬牙道:“若是將來……我必殺你以雪今日之恨!”

  凌攬月并不在意,慢悠悠地道:“不知在賀蘭公子心中,是賀蘭氏重要還是北晉重要?是三王子重要還是賀蘭部重要?”

  “……”賀蘭綽臉上的表情瞬間凝住,眼神也變得越發尖銳起來,“你想說什么?”

  半個時辰后,賀蘭綽才從書房里走了出去。

  寒風夾著雪粒打在他臉上,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臉上的冷意也讓他越發清醒起來,回頭望了一眼身后的書房,臉上的神色是從未有過的復雜。

  就連站在門口的侍衛也有些警惕地盯著他,他們覺得眼前這個北晉俘虜似乎有什么地方變得不一樣了。

  但這并不是他們需要關心的問題,因此他們也只是警惕地看著,盡職地將他重新押回牢房。

  書房里,凌攬月對面的位置上已經換了人。

  馮若愚端坐在凌攬月對面,比起賀蘭綽他顯然要自在從容得多。

  “大小姐當真放心賀蘭綽?”馮若愚問道。

  凌攬月道:”比起賀蘭扈,賀蘭綽至少要更靠譜一些吧?至于放不放心,這不就要仰仗若愚了么?”

  馮若愚笑了起來,拱手道:“屬下不敢讓大小姐失望。”

  凌攬月也笑道:“有若愚這話,我也放心了。”

  馮若愚側首看向窗外的皚皚白雪,眼神悠遠。

  “北晉與大靖不同,雖然阿史那氏為王,畢竟還是一個個松散的部落組成的。”馮若愚道:“北晉王與其說是王,不如說是北晉各部推舉的盟主。即便是賀蘭綽這樣的年輕人,畢竟也還是貴族出身,從小受到的教育還是以自家部落的利益為上。”

  關外生存艱難,即便同屬北晉,沒有實力的小部落被大部落吞并也是常有的事。

  北晉王雖然也在竭力抑制這種趨勢,畢竟部落強大了之后很可能威脅到王室,卻始終不能完全阻止。

  賀蘭氏本是北晉數一數二的大部落,但若一朝落敗,也未必就沒有與人為奴的一天。

  賀蘭綽還很年輕,雄心勃勃。

  他不想死,更不想讓賀蘭氏從此湮沒。

  但他不知道,有些交易是不能做的。

  或許他知道,只是依然還想賭一把。

  凌攬月道:“北晉的事情,就辛苦若愚了。如今阿史那靈德只怕沒什么指望了,若愚打算從何處入手?”

  “大小姐認為呢?”

  凌攬月偏頭思索片刻,道:“阿史那燕都?”

  馮若愚臉上笑意更盛了幾分,“我以為大小姐會說阿史那龍城。”

  凌攬月搖頭道:“阿史那龍城性格剛毅,輕易不會為人左右。即便他如今被北晉王打壓,他身后的母族卻尚未傷筋動骨。阿史那靈德和賀蘭氏落敗,只會有更多的大家族投向他。你若是想從他身邊入手,只怕第一個就要被他砍了祭旗。”

  馮若愚點頭道:“不錯,比起阿史那龍城,阿史那燕都的缺點太明顯了。”

  “即便北晉王極力扶持,想要北晉貴族接受他的出身,也還是難上加難。阿史那燕都現在最需要的,便是有實力的北晉大族支持。”賀蘭氏不倒,就依然余威猶在。

  凌攬月問道:“若愚需要多少時間?”

  馮若愚道:“最多兩個月。”

  凌攬月點頭,淺笑道:“如此,就辛苦若愚了。我和舅舅,還有陛下都等著若愚的好消息。”

  馮若愚端起跟前的茶杯朝她微微一舉,道:“多謝大小姐信任,屬下定不會讓大小姐和陛下失望。”

  “靜候佳音。”凌攬月端起茶杯笑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