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十里芳菲 > 第六章 輕易得罪人

  江離聲活了十八年,一次秘境試煉沒參加過,因為他師傅怕她被妖吃了。

  說來說去,還是她師傅覺得她太廢物了。

  她暗暗嘆氣。

  她手里什么都沒有,如今連劍都毀了,身上這新弟子用度加起來,不知道夠不夠買一把劍。

  “江師妹,你放心,到時候我會關照你的。”安如許聽她在身后嘆氣,一邊御劍,一邊連忙寬慰她。

  “多謝安師兄。”江離聲道謝。

  來到劍堂,二人跳下劍。

  兩名女子正從劍堂出來,其中一衣著華麗女子看到安如許,面上頓時露出驚喜,“安師兄。”

  安如許收了劍,拱手見禮,“趙師妹、祝師妹。”

  “安師兄,你這是……”衣著華麗女子姓趙,同是昆侖弟子服,但她的衣裳要更為華麗一些,身上的墜飾也更多些,她這時也看到了江離聲,臉上喜色頓時收了一半,眼神懷疑地在二人身上打轉。

  “趙師妹,祝師妹,這位是江師妹。”安如許吸取教訓,給二人介紹時沒提清虛二字,又轉向江離聲,“江師妹,這兩位是靈獸鋒的師妹。”

  他不好意思地小聲說:“就是我偷偷烤了妴胡的靈獸鋒,妴胡是她們養的,也害她們受了罰,要清掃一個月的山門。”

  江離聲恍然,多看了姓趙的女子一眼,心想著這姑娘喜歡安如許,否則他偷烤了她養的妴胡,這得打一架啊,以后見了得冷臉,不該這么熱臉相迎。

  她拱手見禮,“兩位師姐好。”

  “新入門的弟子嗎?拜入哪個峰了?”趙可欣盯著江離聲素凈白皙的小臉。

  江離聲乖乖回答,“戒律堂。”

  “噢,新來的弟子,都要在戒律堂受訓。”趙可欣又問:“你怎么不自己御劍?偏偏讓安師兄載著你?”

  “她的劍被賀先生毀了,這不來劍堂買劍嘛。”安如許在一旁心大地吐槽,“我們今兒遲到了,賀先生太狠了,讓我們一人接十招,我受了重傷,江師妹的劍毀的不能要了……”

  “啊?安師兄,你受了重傷嗎?”趙可欣的心思一下子又被牽引到安如許身上,一臉擔憂地看著他問:“安師兄,你傷哪里了?”

  “已經治好了。”安如許擺手,“不打擾兩位師妹了,我帶著江師妹進去買劍。”

  “我們陪你們。”趙可欣立即拽了祝文茵,熱心地跟著重新往里走。

  于是,一行四人,進了劍堂。

  劍堂里,無數把劍,密密麻麻,掛在墻上,有劍鞘遮蔽,故而不見劍光刺目。

  安如許問:“江師妹,你想要一把什么樣的劍?”,他說完又道:“買一把好的吧?你今兒那劍,太不結實了。”

  江離聲慚愧地掏出低階儲物袋里僅有的新弟子用度,放在柜臺上,“我只有這些東西,能換一把什么樣的劍,就只能要什么樣的。”

  安如許一瞅,頓時愣住,隨后沒忍住樂了,“咦?江師妹,你怎么這么窮?”

  他記得清虛不窮的啊,尤其是宗主的唯一親傳弟子,那更不應該窮,她都有本事毀一半藥田了,藥田里的靈植,哪一株拿出去都能買一把劍。

  江離聲嘆氣,“很窮。”

  “哎呦。”安如許牙疼,“那你這些,也只能換一把最普通的劍。”

  江離聲點頭,“嗯。”

  趙可欣湊上前,“江師妹,你不是山下大世家的人吧?那你來昆侖修道,可就要苦了,劍修最耗費的就是劍。”

  江離聲搖頭,“不是。”

  趙可欣大氣地從儲物戒嘩啦啦倒出一堆靈石,還是上品靈石,推給江離聲,“江師妹,我對你一見則喜,交個朋友,我送你一把劍,你隨便挑。”

  江離聲頓時驚了。

  安如許嘖嘖,“哎呀,趙師妹第一次見人,都是這么大方的嗎?想當初,我也得了趙師妹一把劍。”

  江離聲立即轉頭問:“安師兄,那你拿什么換的?”

  衛輕藍要送他一枚天香丹,他都要拿通神丹換,肯定更不會賺姑娘便宜了。

  安如許道:“我當初也太窮了,先借的,后來努力做任務,得了靈石,加倍還趙師妹的。”

  江離聲猶豫了一下,將趙可欣倒出的上品靈石推了回去,“多謝趙師姐,我費劍,怕還不起你,我還是買最普通的吧!”

  “你與安師兄不一樣,你不用還。”趙可欣湊近她,用只有能入她耳的聲音說:“只要你不跟我搶安師兄,你的劍以后我都包了。”

  江離聲:“……”

  這、誘惑也太大了吧?

  她差點兒就忍不住答應,但做人不能這樣,安師兄人挺好,雖然她沒打算搶,但也不能把他這樣賣。

  她還是搖頭,“不行的,趙師姐,我不能答應你。”

  趙可欣臉立即變了,“江師妹,你確定得罪我?”

  江離聲不想在昆侖惹事兒,但這么輕易就得罪了一個人,她從小到大還真沒有過。她在清虛得罪的那些人,要么是畫成的符箓試驗時沒控制好燒了誰的眉毛,要么是煉器時沒控制好力道把誰的屋子用碎器捅了個底穿,要么是煉好的丹藥色澤漂亮極了,但給人吃了,半個月靈力盡失下不來床,把人嚇的以為從此廢了不能修煉了,要么是研究法陣時,把自己和人一并困在了里面一個月,等她師傅將他們救出來,她與人已經去了半條命……

  諸如此類,多不勝枚舉,但從來沒有只打一個照面,什么也沒做,就得罪了人的。

  她心情復雜極了,試圖勸說:“趙師姐,別在女人身上使勁。”

  她自認為,這話說的沒毛病,但似乎一下子惹惱了趙可欣,她臉猛地一沉,收起了柜臺上的靈石,撂下狠話,“江師妹,年紀小,本事不大,心別太大了,否則小心外出歷練的時候,被妖吃了。”

  她說完,如變臉一樣,扭頭對安如許笑著說:“江師妹也太高傲了,不肯收,那就算了,枉費我一片好心,安師兄,你幫她慢慢挑吧!我們走了。”

  安如許感覺不太對勁,但也不明白發生了什么,點頭,“呃,好好。”

  趙可欣拉著祝文茵走了。

  安如許扭頭好奇地問江離聲,“她跟你悄悄說了什么?怎么突然走了?”

  江離聲不是個會替別人隱瞞的人,尤其是那人還威脅她,如實說了,一句不差。

  安如許聽完:“……”

  他又一次見識了江離聲的誠實,但也被她的誠實弄的十分尷尬,好半天,他才掩唇低咳了一聲,恍恍惚惚地道歉,“那個,江師妹,對不住。”

  他也沒想到,他這么值錢,還以后的劍都包了。媽呀,下次他得躲趙師妹遠點兒,太可怕了。

  江離聲燦然一笑,選了一把最普通的劍拿走,“招女孩子喜歡不是錯,安師兄不必道歉,走吧,我們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