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煙看著楚秀收回銀行卡放進口袋里,微微嘆口氣,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回去吧,明天我送月月去機場。”林煙看出楚秀要走,跟火燒屁股一樣坐立不安。

  楚秀看看月月,月月對馮嫂說:“我要睡了。”

  馮嫂推著月月回臥室,對楚秀也沒好臉色,她就沒見過這么當媽的。

  “小寶沒有我,晚上肯定會鬧。”

  小歐困的打著哈切,媽咪說今晚要住這里,他躺在沙發上,揉著眼睛。

  林煙說:“嗯,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楚秀點點頭,走的時候還夸小歐一句說,“這孩子長得越來越帥氣,已經大孩子的模樣了,真周正。”

  又開始心酸,“如果小寶是正常的孩子,該多好啊。”

  小歐潑冷水道:“傻子能變成正常人,那是在拍電視劇。”

  楚秀被這聲傻子刺痛,看小歐覺得這孩子無比惡毒,一肚子的壞水,長大了以后肯定也不是個好東西。

  “沒有禮貌,你爸媽哪個教你這么說話的。”

  林煙對小歐搖搖頭讓他閉嘴,別再刺激一個已經陷入執念的人。

  小歐朝楚秀笑笑:“對不起姨媽,你加油,我給你道歉。”

  楚秀氣洶洶的走了,哪怕這里現在是她的家,連過夜的時間都沒有,匆匆忙忙的要趕回去,歇也不敢歇,手里還拿著保溫桶,是今晚剩下的菜。

  她走之前甚至都沒對月月再囑咐幾句。

  小歐看呆了,他說:“媽咪,姨媽應該去看心理科,或者去住精神病院,她肯定是生病了。”

  林煙揉揉小歐順軟的頭發,“你讓她去哪兒她能去,除非五花大綁。”

  ……

  國際機場。

  小歐把別人送給他的平安符從褲子口袋里掏出來放到月月的手里。

  “再見嘍,假期我會跟媽咪來看你,你在國外不用給媽咪省錢,想干嘛就干嘛。”

  看著玩笑的話,從孩子嘴里說出來,要比林煙再三囑咐都讓人好接受。

  林煙俯下身擁抱住月月,在她耳邊溫柔的說:“別怕,天高任鳥飛,只要我們都別放棄,以后的路會越來越明亮,醫生也說了后續持續康復說不定會站起來,我在那邊已經聯系好了醫院,康復要定時做。”

  月月哽咽的點點頭,喉嚨哽住。

  進安檢之前,她幾次回頭,沒有等到她想要看到的人。

  送走了月月,小歐悵然若失的樣子,滿臉都寫著不舍。

  他問林煙說:“媽咪,月月姐的腿,到底能不能好啊,你是在騙她吧,那天你跟幾個醫生一起聊天,我聽到了,他們都順嘆氣搖頭。”

  林煙耐心的說:“醫學在不斷進步,堅持下去總歸是會有希望的,現在的這些準備就是為了給以后做準備,如果有一天說可以治好,因為不康復鍛煉腿猥瑣了,就算能站起來也沒用,漫長的過程只有堅持。”

  小歐帶著無比虔誠,希望有奇跡能發生,只要月月姐姐好了,他的負罪感才會消失。

  陸沉淵開車到機場接一夜回來,又趕著大早的母子倆。

  晴天坐在后面,穿著牛仔褲戴著可愛的鴨舌帽,手里的魔方被她胡亂擰著,不會恢復原狀。

  小公主沒什么耐心,擰了一會兒,手上的魔方被丟掉。

  小歐進來彎腰把魔方撿起來,放到妹妹眼前晃了晃。

  “來,哥哥給你拼。”

  晴天小腦袋瓜枕在小歐的肩膀上,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魔方在哥哥手里,三兩下拼好。

  她拍拍小手,“哥哥棒棒。”

  車子開在高架上,天色破曉,太陽出來了,萬道光芒驅散了淡淡的晨霧。

  林煙回頭看著兩個小家伙,剛才還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這會兒都靠在一起睡著了。

  “怎么把晴天也帶來了,沒讓她在家里睡覺。”林煙回頭看著一雙兒女熟睡的樣子,唇角蕩出幸福的笑容。

  “說想哥哥想媽媽,午覺睡得久了,晚上又嚷著不困,只能把這丫頭帶在身邊了。”

  陸沉淵單手扶著方向盤,另一只手遞給林煙。

  林煙跟陸沉淵十指緊扣,看著車窗外萬物都沉浸在清晨的清爽里,剛剛被洗滌過的城市,街道顯得格外靜謐。

  有些傷感道:“媽回去了,周曉月去了另外的城市,林雪去了云南聽說搞了個客棧,剛剛又送走月月,這些年發生了太多的事。”

  陸沉淵溫柔的笑道:“人總要學會離別,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每個人都在為了自己的人生去負責買單,離開了不是終點,是一段旅程新的開始。”

  林煙深情的看著陸沉淵的側顏,他說話時帶著淺淺的笑意,在她眼里好似黎明,閃爍著令人心悸向往的曙光。

  “發生的事情那么多,我那時候真怕你有天嫌煩了,也會離開我,時光荏苒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你還在,謝謝你陸先生,對我一路包容,不離不棄一直到現在,不會讓我覺得漂泊無依,給了我一個家。”

  林煙突然深情嚴肅的表白,陸沉淵深邃的眸子噙著溫暖的笑意。

  他車子停靠在路邊,握著林煙的手遞到唇邊輕吻住她無名指上了指環。

  “婚姻是彼此相互包容,不會遇到點困難,就要想著中途下車,我們都保持著這份喜歡,奔赴下一場山海,我更要謝謝你陸太太,同樣也是你給了一個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