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懷立即阻止道:“陶芝,別亂來,這里是公司,難道你想讓別人覺得我們公司有什么問題嗎?”
陶芝放下手機,她當然不想。
畢竟公司現在根基還不穩,她不可能給宋凜找麻煩。
她故意道:“對了,孟助理,你是一直清醒的嗎?你應該知道怎么回事吧?”
孟懷似乎沒想到陶芝這么敏銳,看了她一眼,迅速找了借口。
“我當時也睡著了,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們要不然聯系一下沈一安,或許就能知道了。”
“這樣啊,那方經理呢?你們倆不會都睡著了吧?”
“她后面不舒服,回去了。”孟懷立即替方柔找了借口。
聽到這話,陶芝和俞芳還有什么不懂的。
陶芝走進了孟懷,冷笑道:“最好是這樣,孟助理。”
孟懷臉色緊繃,一直不說話。
陶芝這是收到了沈一安的消息,大聲宣布道:“宋總說我們昨晚辛苦了,熬夜的同事們都可以放一天假,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吧。”
“耶!”
歡樂聲掩蓋了孟懷的尷尬。
陶芝和俞芳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俞芳吃驚道:“沒想到看上去這么有腦子的人也是戀愛腦?”
陶芝撇嘴:“之前我也不相信,但是今天我算是開眼了,那杯咖啡絕對有問題。”
“他實在是拎不清,真沒必要賭上自己的一切去成全別人。我實在不用明白他的心思。”
“就是。”
正說著,陶芝看到孟懷精神疲憊的從公司出來,然后搖搖晃晃的走到了車子旁。
一看便知道,他這是一晚上提心吊膽沒敢睡覺。
就這樣子還自己開車回去?
陶芝抿了抿唇,還是上前好言相勸:“孟助理,你看上去很累,還是打車回去吧。”
“不用你操心,我沒事。”孟懷排斥的看著陶芝。
陶芝懶得再說,轉身就走。
誰知道孟懷的車開出去都沒五十米,就撞在了花壇的灌木從里。
腦袋還磕在了方向盤上昏迷不醒。
俞芳吃驚道:“他,他這是干什么?”
陶芝上前就用力拉開了車門,將人拽了出來。
然后撥通了120電話,順便又報了警。
120來的很快,剩下的事情讓看到的保安進行解決。
最后,俞芳和陶芝一起到了醫院。
好在孟懷沒什么大事,就是疲勞駕駛,加上磕了腦袋。
俞芳冷笑道:“他這是瘋了吧?自己的命都不管了?還有,你們倆怎么回事?他看上去好像對你不太好。”
“誰知道他。”陶芝撇嘴。
話音剛落,孟懷醒了。
俞芳說道:“我去拿報告,你問問他身體情況吧。”
其實俞芳是怕孟懷又問昨晚的事情。
陶芝點點頭,走到了床邊。
孟懷看著面前的人,突然覺得和那天醉酒照顧自己的人重疊了起來。
他以為是方柔知道自己出事故所以特意來找自己了。
他差一點直接從床上蹦起來,結果頭暈又倒了下去。
陶芝壓住他:“你別亂動了。你還是命大了。”
聽了聲音,孟懷失落的躺好。
陶芝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覺得不是方經理很難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