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容蒼楚云緋鳳掌江山 > 第430章 娶錯妻子毀三代
  傅東城道:“方才我說了,潘子鈞配不上東籬。”

  西平伯沉默片刻,似是有所顧慮:“東籬那么喜歡子鈞,會同意嗎?”

  “她同意。”

  西平伯詫異地看著他:“不會是你逼她了吧?”

  “不會。”傅東城聲音沉穩,“東籬雖是小姑娘,但懂得明辨是非,再怎么深的感情一旦牽扯到了算計,她都不會留戀。”

  比起一時的傷痛,余生婚姻不幸的代價更為慘重所以及時止損很重要。

  西平伯皺眉不語。

  傅東城并不在意他的態度,退婚一事板上釘釘,就算父親反對也無濟于事。

  他開口道:“父親覺得謝家家風怎么樣?”

  謝家?

  西平伯一愣:“你問謝家干什么?”

  傅東城沒說話。

  西平伯像是猜到了什么,斟酌著說道:“謝家家風肯定是沒話說的,這么多世家大族,謝家是當之無愧的清流,只是就算清流,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肖想的,他們選妻子的要求肯定很嚴苛——”

  傅東城道:“謝小國舅看上了妹妹。”

  西平伯一呆:“你說什么?”

  傅東城語氣淡定:“謝小國舅看上了妹妹,所以我想問問父親,這件事靠不靠譜?”

  西平伯做夢似的,盯著兒子看了好半晌,確定他沒在開玩笑,才道:“謝小國舅親口跟你說的?”

  “嗯。”

  “那……那有什么不靠譜的?”西平伯很快回神,“我女兒這么優秀,天性善良,溫柔賢惠,長得還漂亮,家里又有錢……”

  傅東城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深深覺得問他這個問題著實多余。

  西平伯輕咳一聲,抬手捻了捻胡須,正色說道:“其實也沒什么不可思議的,謝家不缺門當戶對的妻子,到了他們這個地位,可能選一個讓自己喜歡的妻子更重要,而且謝小國舅不用繼承家業,對家族沒那么大責任,相對來說會擁有更多的自由。”

  謝小國舅上面還有個大哥,大國舅才是謝家掌門人,且他有自己的嫡長子。

  謝小國舅的年紀比他大哥又小了不少,以后可以作為輔助幫襯著自己的侄子,不用承擔家族重擔,但手里同樣握著不小的權力,怎么看都是個最佳夫婿人選。

  傅東城道:“父親覺得靠譜?”

  “沒什么不靠譜的。”西平伯淡道,“你現在只需要弄清楚謝小國舅為何喜歡東籬,別到最后搞出烏龍事就行,謝家人的人品還是值得相信的。”

  西平伯雖然已經不問事多年,但當年帶兵打仗能被封為西平伯,自然是有些本事,看人也不會看錯多少。

  當年東籬和潘子鈞定下婚事的時候,他們兩人年紀都小,兩小無猜,很難看得出人品怎么樣,如今年紀大了,潘子鈞的一些缺點自然都暴露了出來。

  可能是武將在戰場上看多了生死,對女兒的名節反而不是看得太重,比起退婚影響名聲一事,他更擔心女兒一輩子的幸福,所以對退婚一事并無多少顧慮。

  至于謝小國舅。

  謝家這么多年做的事情,京城權貴有目共睹,挑不出什么太大的錯處,大家族里私底下不可能干干凈凈,完全善良無害,但只要男兒有擔當,有氣度,在婚姻上不算計,能尊重愛護自己的妻子,對女子來說就足夠了。

  至于其他的,誰也無法看到幾十上百年之后的事情,擔心太多無濟于事。

  父子二人就著東籬的婚事談了半個時辰,結果大致已定下來,其他事情自有傅東城去了解處理。

  離開書房之前,傅東城叮囑道:“事情未成之后,還望父親沉得住氣,別輕易漏了口風,就算在夫人面前也不要多說話。”

  西平伯揮了揮手:“我知道。”

  事關女兒的幸福,他難道不比他懂?

  真是。

  傅東城轉身離開。

  生意上的事情大多在年前已經處理完畢,年節休假尚未結束,傅東城正好有充裕的時間解決妹妹的婚事問題。

  退婚一事事關重大,需小心處理。

  年節空閑時間多,親戚朋友們之間走動頻繁,各家小姐妹聚會賞花的也多。

  潘家表姑娘每次聽到有人議論傅家和潘家的婚事,就會添油加醋在姑母面前陳述:“姑母,我聽她們說,娶商賈家的女兒會影響男子在仕途上的晉升,雖然西平伯府名義上跟永安伯府一樣,可他們的岳家是商賈,長子也從商,幾乎算是半個商賈之家了,再過十年二十年呢?傅家滿身銅臭味,誰還會記得他們曾經的輝煌?誰會記得他們還位列勛貴?權貴都會看不起他們的,姑母,這樁婚事可得三思啊!”

  潘夫人每每聽到這些話,就會對這門婚事多一些顧慮和猶疑。

  因為傅家要減嫁妝一事,她本就生了不滿,只是一直顧及著兩家十幾年的交情,擔心取消婚約對兩家名聲都不好。

  可若是不取消,子鈞一輩子的前程不就毀了?

  黎茵一副真心真意為表兄著想的語氣:“姑母一定要好好想想才是,表兄的前程可是事關永安伯府家族的將來,更事關兒女的將來,娶錯妻子可是要毀三代的,而且傅家雖說家世不如以前,但怎么說也不是小門小戶,一旦娶了就不能輕易休掉,姑母……”

  “你別說了。”潘夫人有些不耐,抬手阻止她的話,“兩家定下婚約這么多年,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一旦退婚,永安伯府難免要遭受一些罵名。”

  黎茵低聲道:“侄女有個辦法。”

  “你有辦法?”潘夫人半信半疑地看著她,“說說看。”

  黎茵面色微紅,附在她耳邊悄悄低語起來,不知說的話難以啟齒,還是在打著什么見不得人的算盤,視線不由自主地游移,一派強裝鎮定的樣子。

  潘夫人聽完她的話,神色了然:“這樣一來,對你的名聲不是影響更大?”

  黎茵垂著眸子,善解人意地說道:“為了表哥的前程,茵兒不在乎名聲。”

  潘夫人拍著她的手,輕輕嘆了口氣:“姑母明白你的心思,只是黎家女兒也金貴著呢,怎能讓你委曲求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