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染指 > 第268章 創業
  她歇斯底里的,而周衡腳步不停,不曾回頭。

  寧語面色痛苦地看向他的背影,忽地抬手捂住臉,站在原地泣不成聲。

  另一邊,章韻他們都還站在原地,寧枳已經從周述懷里出來,只是仍是一副嚇壞了的模樣依偎著周述,睜著純凈又憂郁的大眼睛,小小的,嬌嬌的,看上去惹人憐惜。

  章韻看著她,幾秒后,上前摸摸她的頭,柔聲說:“時間不早了,既然只是一場誤會,讓小述帶你回去休息吧。”

  寧枳乖巧地點頭。

  周述沒說什么,帶著寧枳離開。

  他們一離開,章老太太和其他幾個人都開始勸章韻都是一場誤會,不要再往心里去。

  章韻不知心里怎么想的,但是面上什么也沒顯露,勉強笑笑,繼續帶著母親和嫂子們往前。

  而之后,剛才那驚人的一幕,仿佛只是一個插曲,再沒有人提起,大家各自忙碌著。

  翌日,老太太的骨灰被帶回淅陽老家下葬。

  周衡從昨晚一直忙碌到現在,葬禮之后,他回到華庭御都。

  他打開門,看著又恢復了空蕩冰冷的房子,驀地停在原地,良久之后,他才抬腳往屋內走。

  以往,若是風塵仆仆這么久,回來第一件事必然是去洗澡換衣服。

  可這次他什么也沒做,隨手扯掉領帶就整個人坐進沙發里。

  他靠在那兒,漆黑的視線看向室內,看向寧枳呆過的每一個角落,仿佛還能看到那日和他一起在這套房子里玩的她。

  他看了會兒,忽然緊擰著眉閉上眼睛。

  一時間,就連整個房間都陷入一片低氣壓之中。

  另一邊,章韻從老太太的葬禮上回來,招待著送完家里所有的賓客后,就給周衡打電話。

  周衡到得很快。

  周父不在家,只有章韻在家。

  相比昨晚,章韻也平靜許多,在他對面坐下,給他倒了杯剛泡好的茶推給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昨晚是媽媽沖動了。”

  周衡嗓音淡淡,“沒有。”

  章韻看著他平靜的面容,心中一陣酸澀,她強壓下去問:“你和小語的婚事你是怎么想的?”

  周衡:“您覺得還有必要嗎?”

  章韻笑,“確實沒必要,感情的事勉強不來,不然雙方都不會幸福,經過這次,媽媽也想通了,以后你感情上的事我不會插手,周家其他人,包括你爺爺,他們說什么,你也不用理會,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你只需要對自己負責,跟他們沒關系,但有一點,你說的那個女孩媽媽不想再了解了,我不知道你對她到底喜歡到什么程度,可我認為,再喜歡一個人最起碼的道德還是要有的,更不要說那種喜歡可能會傷害很多人,我沒辦法接受,無論你原本想講的故事有多么復雜,那個女孩有多么令人心疼,我都沒辦法接受。”

  章韻自始至終都是平和的,輕聲細語地說完這段話。

  周衡也很平和,他聽完平淡回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章韻看著他,“你從小到大幾乎沒讓媽媽操過心,媽媽相信你。”

  周衡沒接話,只是抿了一口章韻剛剛遞過來的茶,嘗完后,他看向章韻,笑了下說:“茶不錯。”

  章韻也笑,“是嗎?你爸爸的老同學送的,他也覺得不錯,你喜歡可以拿回去點。”

  周衡自然說好。

  另一邊,周老太太葬禮之后,寧語也回了家。

  失去了周老太太,對她來說,就等于失去周衡,她此刻的心就像是被人挖去一個洞般,生生缺了一角,她此刻做什么都沒力氣,就連說話都不想說。

  但當回到家上樓后,推開寧枳的房門看到她,她胸口處的氣就一下子竄了上來。

  她看著寧枳,再也壓不住怒火,大步上前,就一巴掌甩到她臉上,“賤貨。”

  寧枳的臉被她扇得猛地往旁邊一偏,白皙的臉蛋瞬間紅腫一片。

  她抬手捂住火辣辣的臉,一臉不懂地看向寧語,“姐姐為什么打我?我不是把姐夫還給你了嗎?”

  寧語上前扯住她的領子,通紅著眼睛瞪著她問:“還給我,什么叫還給我?”

  寧枳被她拽著,就像是不知道痛一樣,“哦,是我忘了,就算我不要他,他應該也不會再要姐姐了,沒想到姐姐現在竟然還為了他在這里打我,姐姐可真賤,這么賤,姐姐那天在商場又是怎么好意思說我的,他玩我?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喜歡那個爛男人嗎?只是因為我看他床上功夫不錯玩玩他而已,玩膩了想丟就丟,姐姐要是喜歡可以去撿,反正只是我不要的破爛……”

  寧語聽著她這些話,臉色變了又變,不等她說完,抬手又給她一巴掌。

  寧枳這次直接被她扇倒在地上,寧語仍不解氣地撲過來要打她。

  寧枳坐在地上看著她,手不經意間摸到自己之前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筆,她拿到手中,眼睛直直地看著寧語細白的脖頸。

  在寧語到他跟前,又一次抓住她的領子要打她時,她抬起手就要往寧語的脖頸扎。

  然而,不過一瞬,忽然有人上前猛地將寧語推開。

  寧枳看著眼前人,瞬間收起手。

  舒荷卻仍是看著寧枳,“你剛剛在干什么?”

  寧枳剛剛拿筆的手在另一邊,根本不是舒荷的方向,她含淚看著舒荷,一臉無辜地說:“姐姐打我,我只是想要推開姐姐。”

  舒荷看著寧枳,剛才她確實沒看到什么,但她注意到寧枳的眼神,很冷很冷。

  冷得讓她覺得像是要失控。

  這時,被舒荷推到一邊的寧語,仍不解氣地又爬起來要打寧枳,舒荷看到,反手就給寧語一巴掌,“誰準你打妹妹的?”

  寧語捂住臉一下子僵在原地。

  這時正好有傭人聽到動靜趕過來,舒荷唯恐寧語說出什么,對她們說:“把二小姐拉出去。”

  寧語被傭人拉出去時,才想起來哭著喊,“你竟然為了她打我,你竟然又為了她打我!”

  舒荷不管她,而是蹲下身拉起寧枳,把她摟在懷里,摸著她的臉心疼地問:“痛不痛?”

  寧枳紅腫著臉含淚看著她,搖頭。

  舒荷一把把她抱進懷里,“讓枳枳受委屈了,媽媽一定會好好教訓她,也會好好保護枳枳,以后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寧枳聽到她的話,也抬手抱住她。

  自寧枳從國外回來,舒荷就越來越不安,總感覺對于寧枳不像以前那般盡在她掌控之中,因此,這段時間對她簡直是無微不至,她必須要讓她再次完全依賴上她,也只能依賴她。

  此刻,感覺到她回抱的手,舒荷唇上勾起一抹笑,心里松了口氣。

  之后,她又去哄了寧語,給她講了她的苦衷,兩人才重歸于好。

  但好景不長,兩人又有了分歧。

  周述要出去單獨創業了,寧枳竟然要陪著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