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全球宗門降臨:我茍成最強老六 > 第69章 肖禾感染

所有人都是滿臉恐懼地看著天空。

知道不是海市蜃樓后,大家的感受完全變了。

肖張口中的牛頭,確實是牛頭人。

這是一種稱之為妖怪的生物。

其實就是某些大能搞生物實驗,弄出來的怪獸。

他們也有著一些屬于人類的基因。

有些類似現在的變種人。

經過無數年的演化,成為獨特的存在。

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追尋力量。

就像是24小時注射了興奮劑一樣,時刻處于戰斗狀態。

牛頭人狂奔,瘋狂破壞山谷。

所到之處,狂風大作,飛沙走石,滿地狼藉。

和民間傳說之中妖怪過境,沒有任何兩樣。

暴怒之下,他抓住一株三人合抱的大樹拔起,狠狠用力,直接撕成碎片。

這還不解氣,又對著巨石連連砸擊,碎片漫天飛舞。

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巖石被打出凹坑。

雖然無聲,但壓迫感十足。

一些人嚇得嚶嚶哭泣。

另一些人卻是緊握雙拳,眼中充滿著不甘和憤怒。

他們的世界完全被顛覆。

期待的眼神紛紛投射在張宇天身上。

現在,張宇天就是他們心中唯一的希望。

這樣的景象足足持續了十分鐘才消散。

宋楚楚道:“師兄,你可有應對之策?”

賈真真道:“此魔的修為至少在元嬰期,如果降臨,我們將毫無還手之力。”

“張宇天,我們確實該早做準備了。”

宋楚楚苦笑道:“沒希望了,按照師兄所說,宗門降臨只剩下一個多月時間,無論我們做什么,都無法彌補巨大的差距。”

她看了看張宇天,并沒有泄露兩人是紅袖宗弟子的秘密。

張宇天淡淡道:“車到山前必有路,況且,現在我們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

他心中冷笑。

一個多月時間對其修士來說,或許眨眼即過。

但對張宇天來說,一切皆有可能。

他不過一個月多點時間,便已經升到了24級。

剩下接近兩個月時間,誰又知道會發生多少奇跡呢?

賈真真卻是擔憂的看了看村民,欲言又止。

這些村民,都是定時炸彈。

問題還沒解決,天上又來致命威脅。

這該如何是好?

她有些擔心張宇天一個處理不好,就會引發內訌。

突然,有人大叫一聲:“他感染了,眼中有紅光,應該很快就要變異,快將他趕出去。”

眾人大驚,紛紛閃開,露出中間一片空地。

張宇天一怔。

被指的那人,竟然是肖禾。

肖張大怒:“王謙,你特么胡說什么?”

“你忘記上次你差點被你老婆咬死,是我爸拼死救了你么?”

王謙臉色有些猙獰:“我當然沒忘,你爸爸當初說的是,不管是誰感染,為了集體,都應該犧牲。”

“所以,我犧牲了我老婆。”

“怎么,現在輪到自己犧牲,就不愿意了?”

“難道你們之前所立下的規矩,都是假的?”

王謙看向眾人,情緒激動。

“大伙說說,是不是這個理?”

眾人的情緒一下子就被調動起來。

“沒錯,感染者必須趕出道觀,這是規矩。”

“不能因為你們是管理人員,就不守規矩。”

“抗議,肖禾必須離開道觀。”

……

眾人紛紛開口附和。

看向肖禾的眼神,帶著恐懼。

似乎生怕他跳起來咬人。

肖張大怒:“閉嘴!你們這些白眼狼,忘記我爸平時是怎么對你們的了?”

肖禾拉住肖張,眼中露出一絲悲傷。

“肖張,別這樣。”

“規矩是大家一起定的,每個人都必須遵守。”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大家相依為命,更應該公平公正。”

張鳳蝶哭泣道:“不,老肖,你不能丟下我們。”

“宇天一定有辦法救你的。”

張宇天目光淡然的看向四周。

他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

“張嬸別擔心,有我在,沒人能趕大叔出去。”

王謙皺眉道:“張宇天,你這話什么意思?不會真以為道觀就是你家的吧?”

張宇天冷冷道:“不是我家的,難道是你家的?”

王謙怒道:“你這什么態度?再怎么說我也比你年長,多吃幾碗飯。”

“莫非你要和大家作對?”

張宇天笑了。

他輕蔑地掃了眾人一眼:“你們呢?是不是也覺得應該將肖禾趕出去?”

眾人面面相覷。

“張宇天,現在道觀屬于宋小姐,你逞什么能?”

村委書記開口,官威十足。

“再說,這是集體的決定。”

“少數服從多數的道理,你不懂么?”

“如果我感染,我會主動出去,肖禾身為管理人員,這點覺悟都沒有嗎?”

張宇天淡淡道:“道觀什么時候成為集體的財產了?”

“就算我做不了主,那也屬于宋小姐吧。”

“你們有什么資格做主?”

書記喝道:“張宇天,你說這話不怕傷害大家的感情么?”

“我們好不容易才活下來,應該互相幫助才對。”

“既然現在我們出不去,就應該想想未來的發展。”

“都這個時候了,道觀所有權當然歸屬于集體。”

“為了集體,我提議,選舉村長,組建村委會,帶領大家渡過難關。”

村委書記終于逮到合適機會,發表出自己的看法來。

“沒錯,我贊成書記的提議,這個新村長,非書記莫屬。”

“是啊,書記任勞任怨,是我們村的楷模。”

“書記有豐富的工作經驗,又深受大家愛戴。”

“論威望,比能力,書記當仁不讓。”

“我贊成!”

“我同意!”

……

一群人紛紛開口。

村委書記笑呵呵的擺擺手:“多謝大家支持,我保證,一定公平公正,帶領大家渡過難關。”

張宇天目瞪口呆。

他有些難以置信。

這都什么時候了,這些人還沒睡醒?

這村委書記,竟然還想著發動群眾奪權。

見宋楚楚不管事,賈真真似乎也只是單純維持秩序。

他們就動起了歪心思。

完全沒將張宇天宋楚楚等年輕人看在眼里。

肖張眼眶都紅了,鋼牙緊咬,看著張宇天,一言不發。

張宇天笑道:“肖張,你可記得我說過,只要我張宇天活著,你盡可囂張。”

肖張震驚道:“天哥,你……你?”

他一時之間,拿捏不住張宇天的意思。

此刻道觀收留的人,達到了五百人之多。

支持村委書記的,至少有一半。

民意難違啊!

難道,張哥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韙,為了自己和數百人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