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請皇兄赴死周徹皇甫韻 > 第123章 不速之客

——箕山大營——
兩位不速之客,出現在陳知兵面前。
河內太守趙遠圖,年近五十,身披甲衣,頗具威儀。
然而,此番行動的主導者卻是他身邊的年輕人——兵曹郎中許寧樓,年不過三十,一副文官打扮。
陳知兵連忙見禮:“見過趙郡君、許使命……”
“免了吧!”許寧樓擺手將其打斷,并不正眼瞧他:“我問你,六皇子殿下呢?”
作為郎官,兵曹郎中只有可憐的七品,奈何人家行走于中樞,執行的尚書臺之命。
官拜中郎將的陳知兵,此刻在他眼中也不過是一武夫罷了。
陳知兵思索片刻,回道:“不在營中。”
“監軍梁興呢?”許寧樓接著問道。
“這……”陳知兵眼中閃過慌亂,一時不知如何作答。
“怎么!?”許寧樓冷聲一笑:“莫非你們真的將監軍殺害?要造反么!”
“絕對沒有!”
陳知兵搖頭,后背已淌出了汗水。
不是他膽小,而是此事真的逾規逆制,至于監軍梁興……
“那他在哪!?”許寧樓怒喝一聲。
陳知兵也不想找理由了,便道:“我這便領許使命過去。”
“不必了。”許寧樓森然搖頭,道:“安排個人領路,你自己留在這,召集軍中所有校尉、司馬。”
“私擒監軍、對抗朝廷軍令,陳將軍……”許寧樓迫近一步,用手搭著陳知兵肩頭:“你最好趕緊將六皇子請出來,否則這些罪名,憑你可擔不起!”Om
陳知兵艱難抬頭,臉色煞白。
許寧樓轉向趙遠圖,壓低了聲音:“我去尋梁監軍,勞煩您看著他……莫讓他跑了!”
趙遠圖略加思索,點頭:“可。”
許寧樓一走,趙遠圖便道:“陳將軍,此番他受中樞之命而來,你還是好好配合吧。”
箕山箕關,西臨河東、東接河內,此番大軍所有后勤供應,都是由趙遠圖負責保障的。
兩人此前便有不少交集。
陳知兵拱手:“我知道了,多謝趙公提醒。”
趙遠圖搖了搖頭,尋一處落坐下來,心中輕聲一嘆:靠山要倒,這陳知兵的路,只怕也走到頭了。
陳知兵立即著人召集各部將校。
找上甄武的,是他的絕對心腹:“甄校尉!兵曹的人來了,正在調查梁監軍的事情!”
甄武唰地起身,眼睛瞪得像銅鈴:“我這便去找老陳商量!”
“不能去。”來人趕緊將他攔住,道:“您得趕緊走,一則將此事告知殿下,二則梁興之事,您也……”
那人沒有再說,甄武卻領會了:梁興的事,他直接參與了!
如果中樞重查,說明此事沒法善了,不但要追究自己,還會波及家族……這使甄武再度回憶起當初自家被周明要挾的恐怖。
這位覆陣拔旗不帶怕的漢子,再次感覺到軟肋被拿捏,聲音也開始發抖:“我……我這就動身。”
“換了衣服去!”
來人上手,幫著他一塊扒了甲衣。
出了營門,甄武打馬往西狂奔。
另一處,許寧樓見到了被困多日的梁興。
“狗膽包天!”
“如此對待監軍,簡直聞所未聞!”
“令人發指!他們這是要造反么?”
梁興依舊被繩索捆縛,嘴里也塞著布條,氣息不足。
發現皇甫韻等人沒打算要自己命后,梁興便試圖逃脫,經常掙扎鬧出動靜。
沒辦法,皇甫韻便只能讓人給他灌安神湯。
不知道是安神湯喝多了,還是被捆縛導致氣血淤積,以至于梁興著實虛弱得厲害。
在見到許寧樓后,梁興黯淡的目光豁然一振,眼淚都滾落下來:自己終于得救了!
“梁兄!”許寧樓趕緊將他扶住:“你不必擔心,曹公派我過來,便是將此事追查到底,絕不會和他們善了!”
“那就好!那就好!”
梁興連連點頭,將事情簡述了一番:
“自初次進攻后,六皇子日夜笙歌,我從未見過其人。”
“那日,皇甫韻突然差人傳話來,說六殿下召我;待我到時,這女人便脅迫我下出擊之令,遭拒后便將我拿下。”
“當時……當時她說等到開戰時,尋機直接將我做了!”
說這些話時,梁興整個人都在發抖。
聞言的幾人也是感到一陣驚懼,如此作為,可稱喪心病狂。
如果不是為了造反,那簡直就是找死!
交代完這些后,精神松懈下來的梁興,竟然一倒頭暈了過去。
“梁兄!”
許寧樓吃了一驚,趕緊讓隨行大夫替他檢查傷勢。
“沒有明顯外傷,或許只是掙扎時受過一些拳腳之苦,其余是急火和氣血淤積所致。”大夫檢查后道。
許寧樓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那還是要受些傷的……”
說完,他看向另一名隨從武人。
武人會意,從地上拾起梁興的被褥,疊好后放在他胸口,接著后撤半步,沉聲氣喝,連續掌轟而下!
“噗!”
數掌之后,梁興嘴角鮮血溢出。
“好了!”許寧樓趕緊叫停,瞪了武人一眼:“差不多就行了,別讓你給拍死了。”
那名大夫則蹲了下去,在給梁興把脈之后,又將他嘴撬開,直接往喉嚨里丟了幾粒小藥丸。
“不會死吧?”許寧樓問道。
“那倒不會。”大夫擦了擦額頭,頗為無語:“咱們這樣,是不是太粗糙……”
“粗糙什么?!”許寧樓哼了一聲:“不會死就行,我們這是為了替他找回公道!”
“去,將檻車準備好。”
“是!”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