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偏執晏總嗜她如命穆樂樂晏習帛 > 第954章 大嘴猴
  “爸爸,你是否忘了你當初照著我舅媽的模板養的我?”晚上,畫畫去了父親書房。

  薛董怎么可能忘記,他記得清清楚楚。

  薛畫畫又問:“那我媽媽批評我的時候,你為什么不吱聲啊?”

  薛董:“……畫畫,養你歸養你,但是咱大明星批評你和養你這個不沖突。”

  “那你什么時候和我媽回咱家?”

  薛董:“這兒也是咱家。”

  “這兒是薛家,咱家擱星河畔呢。爸,求你了,帶我媽回家吧。”

  南嶺不知道女兒在求著丈夫把她帶回去。

  薛董對女兒有愧疚,加上薛畫畫一直給弟弟打電話,讓阿硯把父母喊回去。

  一周后,南嶺被丈夫喊著,兒子催著,女兒哄著坐在了飛回西國的飛機上。

  機場門口,南嶺還告訴侄子,“沐沐,你姐在學校又事你別管她,給姑打電話就行,別替你姐隱瞞。”

  “不會。”

  薛畫畫也點頭,“沐沐不會隱瞞的媽媽,媽媽放心吧,媽媽到家了給我發個消息,媽媽再見,爸爸媽媽我愛你們。”

  終于,送走了。

  薛家長小姐長出一口氣,

  轉身,看著弟弟,“是不是寧書玉出賣的我?”

  “是。”

  薛畫畫:“……我到學校就找他算賬!”

  說時兇,見面慫。

  寧書玉習慣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吃飯,不一會兒,他面前放下了一個盤子,接著是兩個盤子,兩個人坐下。

  寧書玉抬頭看著姐弟二人,“做什么?”

  薛畫畫拿著筷子拌了拌飯,直接低頭吃了一口,“我弟找你。”

  晏慕穆:“……”

  寧書玉看著斜對面的熟人,“你看起來不像是有事找我。”

  晏慕穆:“我姐找你算賬。”

  這次,變成薛畫畫沉默不語了。

  她一口抿住筷頭的米飯,抿嘴。

  她低著頭都能感受到寧書玉在看她。

  寧書玉放下筷子,“算吧。”

  晏慕穆淡定吃飯,一點也不打算就姐出尷尬。

  薛畫畫:“嗯~小事兒,不算也行。”

  寧書玉重新拿起筷子,儒雅斯文的吃了起來。

  “沐沐,姐噎得慌,你去給姐買瓶水喝。”

  “你自己去。”

  “我沒錢了。”薛畫畫叫,“你姑把我這一周的生活費扣的只剩下飯錢了。”

  明明每次考試不好,爸爸、舅舅、曾爺爺都會給錢,偏偏卻混成了最沒錢的。

  晏慕穆:“那你回教室就接水喝。”

  薛畫畫悶著臉,賭氣,“咦呀!給我買水喝。”

  “不買。”

  薛畫畫沖吃飯的弟弟又換了策略,“買水,求你。”

  “不買。”

  “弟弟~”

  晏慕穆繼續吃飯。

  對面的男孩兒端著餐盤起身,扔了殘羹后,他去了趟超市,不一會兒薛畫畫面前擺了一瓶水。

  薛畫畫愣住,抬頭,看著手指都白凈纖長的男生。

  聽說學校有校草投票大賽,蔣宇軒口中不在意,但經常偷偷看投票結果,偏偏每次,榜首的都是寧書玉,他票數最多。

  甚至,眾多票數中,有一個是薛畫畫的。

  那幾天,薛畫畫對弟弟很殷勤,愧疚。

  鬧得晏慕穆都皺眉,他姐又做什么了?

  只有薛畫畫知道,她沒有給第二名的弟弟投校草票,而是投給榜首了。

  因為,所有男孩子中,寧書玉是唯一一個把校服穿的好看的那個,白色,儒色,像是他的底色。穿在他身上,白凈又好看。

  榜一榜二不相上下,后邊的沒啥可比性,直接斷崖式的鴻溝無法跨越。

  今天,寧書玉又給薛畫畫買了一瓶兩塊錢的礦泉水,薛畫畫看著人家,頓時都沒氣了,“咱倆賬扯平了。”

  晏慕穆扭頭看著已經抱著水咕咚咕咚喝的姐姐,“你愛喝水嗎?”

  “愛啊。”

  晏慕穆不拆穿。

  寧書玉:“我吃過飯了,先走一步,你們慢慢吃。”

  走后,薛畫畫湊近弟弟,“看到沒,你不給姐買水,姐就容易被人家兩塊錢的水給感動,以后出了社會,姐就容易被那些街頭騙子給拐走。”

  “嗯,那是你的事。”

  薛畫畫:“沐沐!”

  晏慕穆放下筷子,“我吃完了。”他起身要送餐盤。

  薛畫畫一把拽著弟弟等著她,然后她拿著筷子對著自己的午飯狼吞虎咽,吃的飛快,最后嘴巴鼓著,都沒咽下去,嘴巴還嚼著,端著盤子和弟弟一起去送。

  晏慕穆:“一會兒到教室吃個消食片。”

  “不唔~”

  放下餐盤,出去沒多久,又見到了在外散步的寧書玉。

  寧書玉看著薛畫畫,“大嘴猴?”

  薛畫畫:“……唔,唔,”

  她手捂著嘴,嚼嚼想咽了,卻不知道為何咽不下去。

  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弟弟。

  晏慕穆無奈,看了眼四周,抓著姐姐的衣袖去了垃圾桶處。

  等薛畫畫對著垃圾桶吐了后,她漱漱嘴,去到寧書玉面前,“你才大嘴猴。”

  寧書玉淺笑一下。“去哪兒?”

  “回教室。”晏慕穆回答。

  “不散步?”

  晏慕穆看著身邊的女生,“我姐得吃個消食片。”

  薛畫畫沒吃吃飯快,或者吃一些不好消化的食物,都得吃個消食片,不然又得難受在后邊。

  在教室一個榜一校草陪著,一個榜二弟弟監督者,薛畫畫吃完消食片,被弟弟揪著去校園散步消食了。

  不過都是弟弟和人家聊天,聊得內容她還都不認識。

  每次她想跟著朋友一起走,晏慕穆就把姐姐拽回去,“你沒錢了,別想消費。”

  寧書玉淡笑,“十五歲的年紀,十年的家長經驗。”

  薛畫畫:“十二年,我幼兒園也和沐沐一個班。”

  雖然晏慕穆每次都管他姐,但寧書玉能感受到,晏慕穆心里最在乎的還是這個會找事的姐,為了陪他,直接跨國讀書陪他的薛畫畫。

  話頭開了,薛畫畫也好奇的打聽寧書玉了,“你為什么也一個人出國學習啊?我聽他們說,你是寧氏集團的繼承人,你家那么厲害,你爸媽舍得你出來啊?”

  寧書玉:“不舍得。”

  “那你也這么有骨氣,要一個人出來求學?”

  寧書玉笑了笑,“我沒你弟弟有骨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