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那些進廠打工的日子 > 第639章 被嚇怕了
  “我不敢一個人睡。”

  看到許昆驚訝的表情,劉方媛有些不好意思道。

  許昆聽她這么說,想到剛才對方被嚇哭的事,也不好反對。

  開一間就開一間吧,還能省點錢。

  開了房,兩人各自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進電梯,在電梯關上門那一刻,電梯里的氛圍有些尷尬,兩人都沒有說話,劉方媛低垂著腦袋不好意思看向他,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畢竟兩人還不是很很熟悉,算上今天也才第三次見面而已,可今晚卻開房睡在一個房間。

  “你把暖氣開一下,我要先洗澡。”

  兩人進去房間才打破沉默,劉方媛說完就蹲下來打開行李箱找衣服,不過看她神色有些不自然。

  “好。”

  許昆也沒多說,找遙控器先把暖氣打開,人家屁股都濕透了,肯定是要先洗澡的。

  劉方媛洗澡用了將近半個小時,洗了頭發,她從衛生間出來時,身上穿了套淺粉睡衣,俏臉嬌嫩紅潤,高挑凹凸的身材能明顯看到胸衣的輪廓,手上提著換下來的衣服。

  “好暖和呀!”劉方媛感覺到房間里的暖氣,心情看起來很好。

  “我調到了二十五度,這個溫度可以了吧?”許昆放下電視遙控器站起來道。

  “可以了,不冷不熱剛好合適。”劉方媛放下衣服用浴巾擦著頭發道。

  許昆把視線從對方身上移開道:“那就好,我洗澡我了。”

  他去洗澡后,劉方媛才用風筒吹頭發。

  他進去洗浴間時,里面的水霧還沒散去,一陣陣沐浴芳香飄逸在狹窄的浴室間里。

  咦!

  剛抬起腳要走進浴室間,卻看到一條卷起來的粉藍色小褲掉在門口那里,他的腳伸進去一半又縮了回去。

  看到這條小褲掉在門口那里,他一時間有些犯難了。

  是給對方撿起來拿出去還是叫人家自己進來拿好呢?

  要是我給她的話,是現在先拿出去還是等洗澡再拿好呢?

  算了,我還沒脫衣服,還是叫人家自己進來拿吧,免得被人家說尷尬。

  想到這,他便走出衛生間門口對正在吹著頭發的劉方媛大聲叫道:“劉方媛,你掉了一條褲子在衛生間里。”

  劉方媛聞聲也沒多想,繼續吹著頭發應道:“你等會幫我拿出來就行了。”

  許昆看她不在意,微微愣了一下也不多說,走進去用兩根手指把小褲撿起來,正想要先放好,劉方媛突然推開衛生間的門道:“我自己……”

  她話還沒說完,看到許昆已經用兩根手指拿著自己的內內,后面的話頓時說不出來,臉上也不禁浮現一層羞紅。

  許昆也沒想到對方會突然闖進來,他愣了一下,面色淡然道:“還好我還沒脫衣服,你自己拿出去吧。”

  說著便走過去把小褲遞給對方,雖然他表面淡定,可心里還是有些尷尬的。

  畢竟手上拿著人家的小褲,而且這小褲還卷了起來像繩帶一樣。

  劉方媛他只是用兩根手指捏著遞給自己,她又羞又惱一把接過背在身后道:“很臟嗎?”

  只用兩根指尖捏著,這是有多嫌棄?

  不是說男人都對美女的貼身衣物很感興趣的嗎?

  自己長得很像也不差,這家伙竟然這么嫌棄自己的內內,真是氣人!

  呃……

  許昆不禁懵了一下,完全沒想對會是這個反應。

  他有些好不意思道:“不、不是。”

  劉方媛:“那你怎么一臉嫌棄的樣子?”

  許昆:“那個,你那褲子不是濕了嗎?”

  這無關嫌棄不嫌棄,看到掉在地上濕了的褲子,就算是他自己的也只是用兩根手指撿起來。

  劉方媛也不好意思在這事上多糾結,而是質問道:“剛才你怎么不說清楚一點?”

  剛才她聽到說褲子掉了,就真的以為是褲子掉了,可過了一會就感覺不對勁,這么大一條褲子,掉了她怎么會不知道?

  于是她看了眼自己拿出來換下的衣服,頓時知道是什么褲子掉了,便放下風筒急忙跑過來要自己拿,可還是晚了遲了。

  小褲已經別許昆撿了起來,還是用那種嫌棄的動作撿的,這讓她更加氣惱。

  “我以為說褲子你就會知道了。”許昆有些無語道,好心告訴對方,不說清楚還有錯了。

  劉方媛:“你不說清楚我哪知道?”

  許昆:“你現在不是知道嗎?”

  “你……”

  劉方媛一時語塞,有些惱怒瞪了他眼便走出衛生間。

  許昆搖了搖,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他也接觸過不少美女了,好像沒有哪個像這女人這么在意一條小褲的。

  他洗澡比較快,不到十分鐘就出來了,他沒有睡衣,又不好裸身,只好穿上套保暖內衣,保暖內衣不像睡衣那么寬松,還有點緊身,他的身板又比較寬厚結實,穿上保暖內衣就很現身材。

  胸肌結實顯眼,肩胛寬闊,腰背挺直,雙腿強健有勁,就連男人的標志也有些輪廓突出,這讓他有些不好意思,可他沒帶睡衣,又不好不穿褲子,只能將就著,總比只褲衩的好。

  他從衛生間出來時,劉方媛正坐在床上邊看著電視邊捏腿,兩人對視了一眼,劉方媛目光有些驚訝,他則收回目光去拿風筒吹頭發。

  在他吹頭發的時候,他發現劉方媛時不時的往他身上瞄兩眼,又不好意思一直盯著看。

  “你這身材挺不錯的呀!”劉方媛看他吹干頭發后道。

  許昆看著她朝外面那張床走去笑道:“你的也很不錯。”

  劉方媛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飽滿,把有些寬松的領口往上拉了拉嗔聲道:“色狼!”

  許昆一聽就不樂意了,坐在床上道:“你這人有點不講理,你說我身材好就行,怎么我說你身材好就是色狼?”

  劉方媛:“誰叫你剛才眼睛亂看?”

  許昆:“你又不是沒穿衣服,我能看什么?再說了,你剛才不也老盯著我看么?那你豈不是也很好色?”

  “我才沒有呢。”劉方媛面色嬌羞道。

  “你說沒有就沒有吧。”許昆也跟她扯這個話題,“你的腿怎么了?”

  “酸唄。”劉方媛嘟嘴道,“以后我再也不坐這么久的摩托車了,腿這么酸,估計今晚睡覺都不好睡了。”

  許昆猶豫了一下道:“我會按摩,你要是信得過我,就給你捏一下。”

  “你會按摩?”劉方媛有些不相信道,“該不會是想借按摩占我便宜吧?”

  “你不相信就算了,不勉強,你自己慢慢捏吧。”許昆說著坐靠著床頭,拉過被子道,“這么怕我占你便宜,你怎么還敢和我睡一個房間?”

  “你以為我想呀,還不是被你嚇了一下,把人家都嚇出陰影了。”劉方媛沒好氣道,“而且我對這里又不熟悉。”

  許昆:“不會吧?這里又沒有墳墓,周圍都是房子你還怕?”

  劉方媛:“我就是怕,都怪你,要不是你嚇我,我也不會老想著那些事。”

  許昆有些無語:“那你就不怕我半夜爬上你的床對你那啥嗎?”

  劉方媛頓時緊繃著俏臉道:“你敢?”

  許昆目光定定的看這她道:“你又不了解我,怎么知道我不敢?”

  劉方媛:“誰說我不了解你?我老鄉可是跟我說了你不少事呢。不然你以為我敢輕易坐你的車,還敢和你睡一間呢。”

  許昆愣了一下道:“那也是聽說而已,我們今天好像才第三次見面吧?你就一點都不怕嗎?”

  劉方媛:“說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不過覺得你應該不是那樣的人,與其擔驚受怕自己睡一間房,還不如冒點風險和你睡一間房算了。”

  許昆朝她豎起大拇指道:“我覺得你膽子也沒那么小嘛,既然你不要我給你捏,那我就睡覺了,開了一天的摩托車有點累。”

  “等一下!”

  “你、你還是給我捏一下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