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謀嫁三爺鳳灼華謝允霄 > 第214章 張府
  女孩子出門總要裝扮一番,總不可能隨意,再者又是汴京,都不想去大戶人家失了禮數。

  外頭三人等了好一會兒,單冰蟬就差珠釵滿頭了,岑筱婷倒是還好,就是額間花靛怪怪的,鳳灼華與孟清婉互看一眼,一人拽一個人重新進入房間,鳳灼華將人重新將人臉上洗干凈,道:“不是不給你裝扮,只是怪怪的,不如不裝扮。”

  岑筱婷看鳳灼華就好好的,跟平時一般,自覺是自己緊張過頭了,點點頭,聽勸。

  那頭單冰蟬也是重新梳了個發髻,再出來四個人都正常了。

  顧娉婷道:“你們幾個感情真好。”

  孟清婉道:“走吧,叫公主等了這許久,抱歉。”

  顧娉婷道:“無礙。”

  孟府的馬車和一輛謝允霄的馬車一道出了孟府,孟夫人跟著,這么多小輩總要有個長輩跟著,不然她不放心。

  汴京宴會多,之前春闈之后還有好多學子留在汴京的,被人爭相邀請,到現在還有余溫。都說富貴迷人眼,好多人來過汴京就不想再回鄉。

  馬車到的時候,已經不算早,張府門前都是馬車,六公主帶頭下馬車,接下來是孟府的,再接著是鳳灼華和岑筱婷。

  一行人,一個長輩五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也是叫人頭一回見。

  張夫人見過六公主,沒見過孟夫人,迎上來道:“六公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顧聘婷道:“不失禮,倒是我們來晚了。”

  張夫人道:“哪里有晚一說,快快進庭院,今日來了汴京第一次才女,這會兒想是有熱鬧可瞧。”

  “那我要好好湊湊熱鬧。”顧娉婷隨意道。

  張夫人又迎到孟夫人面前道:“這位夫人眼生,不知是哪個府上的夫人?”

  孟夫人在外也是拘束的緊,緩聲道:“孟府。”

  “可是孟閣老那個孟府?”

  孟夫人點頭道:“正是。”

  “哎呦,早想認識你,那......”看了看孟夫人身后四個女子,眨巴眼睛問:“都是你家的姑娘?”

  孟夫人笑開了顏,道:“都是我家的就好了。”她拉著孟清婉道:“這是,其她的都是她好友。”

  張夫人看了看孟清婉道:“這就是未來的徽王妃,果真大方得體,還是皇上有眼光。”以后是皇家人,見面都得行禮,總要夸上一番。

  長輩在門口寒暄一會兒就帶著人進去,顧娉婷也沒有不管身后的人,等著人寒暄好。

  張夫人也見人都差不多到了,還出了些小意外多到了幾個人,便就叫人在席上多安排幾個位置。

  這種時候丫鬟可以進,護衛車夫都得在外面,似宗辰宗明就只能守在馬車邊上。

  似這種宴會多的是吟詩作畫,尤其是女對男,還較著勁兒,且是都是年輕人在玩,玩起來更是有意思。

  長輩就在上面看著就行。如孟夫人就被請到閣樓,那里有美人靠,可將下面的吟詩作畫看的一清二楚。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孟夫人也放心。就放小輩去玩。

  此時正對一幅畫作對子,畫上只有臘梅,說簡單也簡單,只有臘梅給的是人瞎想的空間大,玩起來也盡興。

  鳳灼華只看一眼就感覺在哄孩子玩。

  那打頭的女子道:“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好,雪彤加油!”

  想是游戲開始已有好一會兒,這會兒男子們都在想如何接。

  有一人打著扇子無聊的看著,很是不耐,側頭瞥見一女子眼熟,不以為意,隨后再側頭,認真打量,真是眼熟,哪里見過,好像昨天,哦,不對,在金陵,好啊,是她!這人女兒模樣是這樣的,昨兒個還說算賬呢,這就送上門來了。

  男子這邊道:“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

  “好好,快記下,都是好句子。”中間有個老者控場,許是這家的男主人。

  顧娉婷出聲道:“今日我把金陵的才女請來,定要叫你們好看。”

  她一句話就把后面想要低調的女子給捧上前。

  所有人都看向顧聘婷,認識顧娉婷的行禮:“六公主。”

  顧娉婷道:“你們繼續。我給你們可是找來了幫手。”

  王雪彤跟顧娉婷也熟,道:“快快叫人上前來,今日非要跟他們比個高下。”

  汴京的女子都這么要強的嗎?

  顧娉婷沒有拉孟清婉拉了鳳灼華上前。

  鳳灼華便是想推脫都不行,一下有些氣惱,礙著禮教,便是氣惱也未放在面上。剛來就被推到了最前頭,這風頭怕是出定了。

  她淺淺彎唇,謙虛道:“學無止境,如這對詩交友最好,并不需要分個高低。”

  “好,這話說的好。”這大聲說話的就是顧行舟。

  鳳灼華瞥一眼,見到熟人高興,便就朝著顧行舟彎了彎唇,點頭。

  這畫面就叫顧娉婷瞎想了,還以為鳳灼華在朝顧行舟拋媚眼,或者她是喜歡顧行舟這樣的,又或者她喜歡汴京的男子。

  在別人看來,這畫面頂多就是禮貌。

  對面的男子出聲道:“金陵可是江南最好的地方,江南出才女我們也有所耳聞,這位姑娘也可叫我們瞧瞧江南的才女的才名。”

  “就是。”男子們起哄,在烘托氣氛。

  鳳灼華道:“不敢當。”隨后看一眼隨意做的畫,道:“畫梅只是一時作,卻做題來比高低。”

  “好,應情應景,記下記下。姑娘叫什么名字?”

  鳳灼華只想低調的人,這會兒真要出名了,不回又不給主人家面子,道:“鳳灼華。”

  “灼灼其華,名字也好!”都記下。

  鳳灼華臉漲紅,看她的人太多,臉不熱都不行。

  她小臉泛紅,如有胭脂,面色好看的緊。

  對面的男子道:“姑娘好像看不起這吟詩作畫。”

  細細品來是有幾分看不起。

  鳳灼華道:“隨口罷了,若是你要如此解讀,怕是不好接。”

  眾人哄笑,這姑娘有趣,要應情應景確實不好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