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末世大佬帶著空間穿七零傅曉沈輕舟 > 第708章 我們要回家了
  等了很久也不見他們兩人出來的傅曉,敲響門,“媽,我把飯給你端過來好不好...”

  傅靜姝推開穆連慎,擦了擦眼淚,出聲回應她,“好....”

  傅曉轉身來到做飯的地方,裝了兩人份的飯菜,端著來到門口,示意傅少虞推門。

  后者將門打開,她端著飯菜走了進去,“媽,我給你準備了點湯,您喝點暖和暖和...”

  傅靜姝含笑的看著她,點頭,“好,”

  傅曉看著穆連慎將飯菜接過去,順嘴說了一句:“爸,這是兩人份...”

  他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頭發,“乖,”

  傅靜姝拉過她的手,笑著摸了摸她的臉,“媽沒事,回去早點休息吧乖...”

  “嗯嗯,”

  傅曉走到門口,這才想起,她看向穆連慎,語氣乖巧:“爸,要不要給你拿點藥?”

  傅靜姝笑意微僵,穆連慎輕咳一聲:“不用...”

  她聳聳肩,將門關上。

  走出門后,她嘿嘿笑出聲。

  拉著傅少虞走開了。

  聽著她調侃的笑聲,穆連慎沒有絲毫的不自在,看向傅靜姝,“姝姝,來吃飯...”

  傅靜姝瞇眼看向他,“我打你有這么狠?”

  穆連慎將她抱到桌子前,笑著搖頭,“不狠...”

  他走到洗手間把毛巾投洗一遍,走過來給她擦了擦手,將筷子遞給她,“吃吧,”

  他坐在小凳子上給她剝蝦,看著他,傅靜姝輕嗤一聲:“你臉上有個巴掌印明顯不是我的,自己抽的?”

  穆連慎動作微頓,隨后若無其事的將蝦放在她碗里。

  “我可不記得你以前會苦肉計?”

  他嘆下氣:“不是苦肉計,兒子也說我沒用,姝姝,是我對不起你們,”

  穆連慎輕垂著頭,語氣黯然:“只要你們能原諒我,我做什么都可以...其實你可以更用力點....這都是我該受的,”

  以往他從未在傅靜姝面前露出過這樣的神情,搭配著他那已經接近半白的頭發,乍一看,還挺可憐。

  傅靜姝垂下眼睫,沉默不語接著吃自己的飯。

  傅曉這邊,拉著傅宏說了會兒話,等感覺到冷了,才往頂樓走去。

  樓頂是一間最大的房間,被沈行舟折騰成了新房。

  里面的床單被罩都換成了大紅色。

  窗戶上也貼上了大紅囍字。

  傅曉無語的看著這一片大紅,失笑搖頭,拿著睡衣進了洗手間。

  簡單的沖洗一下換上睡衣鉆進被窩。

  等沈行舟帶著一身水汽鉆進被窩時,傅曉朦朧的睜開眼,下意識的滾進他懷里蹭了蹭:“唔...你怎么才回來呀...”

  沈行舟輕聲道:“跟哥聊了會兒...”

  她迷迷糊糊,隨口問了一句:“聊什么了,這么晚,”

  “隨便聊聊...”

  沈行舟忽然低下頭,唇瓣喊住她的耳垂,小狗似的親昵的舔了舔。

  嗓音曖昧無比,“寶貝,今晚也算我們的洞房夜....”

  傅曉輕笑:“你真的是.....”

  他俯身壓在她身上,熱烈而黏稠的吻隨即而來。

  “夠了...”

  她呻吟著說出剩下的話。

  沈行舟將她的衣服一件件脫下,和他的衣服一起扔在一邊,兩人肌膚相貼。

  他再次低頭,霸道熱烈的吻落在她身上。

  傅曉被帶著一起,連呼吸都是熱的。

  沈行舟的手扣住她的腳腕,讓她細長光滑的腿環上自己精瘦的腰。

  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指緊了緊,嵌入他的后背。

  直到夜色漸晚,皎潔的月光高懸蒼穹之上,窗戶的倒影才慢慢停歇。

  傅曉躺在他懷里,眼尾嬌艷如胭脂的紅色暈染。

  長睫濕氣未散盡,整個人像似個妖精,吸足了書生的陽氣,艷麗奪人。

  她身后,一手霸占她的細腰。

  身子緊貼她后背的男人,依舊在她脖頸處肆虐著,周身縈繞著未褪盡的欲色。

  傅曉回眸瞥了他一眼,“睡覺....”

  沈行舟的呼吸加重了幾分,掐著她的腰貼近。

  伸手捏著她的下頜輕抬,從后面吻上她的唇。

  舌尖都被他吸痛了,他又溫柔的輕舔兩下安撫她。

  他看著她,笑意蠱惑:“剛才沒發揮好....再來一次?”

  說完他又開始撩撥她。

  親密這么多次,她身體的敏感點他都悉數掌握,沒一會兒時間。

  看著他身下軟成了一灘水的愛人,沈行舟眼中盛滿愛意。

  她顧忌著聲音會傳出去,一直咬著下唇。

  他笑著低頭吻上她的唇,“聲音小點,沒人能聽到....”

  傅曉忍不住的發出輕輕呻吟聲。

  沈行舟輕嘆:“真乖....”

  .....

  水上高懸的明月被風卷來的烏云遮蓋,羞于見人。

  .......

  翌日,船在海上又停留了一中午,午飯后開始返程。

  送走了謝家人。

  沈行舟看向傅曉,“回山莊?”

  傅曉看向傅靜姝,后者點頭,“少虞,你推著媽...”

  傅少虞搶在穆連慎之前推著她的輪椅往車的方向走去。

  看著兩人的背影,穆連慎眼底黯然。

  傅宏走到他身邊,呲著大牙笑:“姑父...來日方長....”

  “總歸人是回來了....對吧。”

  “對,人回來了...”

  穆連慎的聲音有些低,和著海邊的風落在前面傅靜姝的耳朵里。

  她眼中透著稀碎的光,和茫然的顫。

  乘車來到山莊,傅曉陪著傅靜姝先回房間安頓。

  傅靜姝看向傅少虞,“少虞,陪媽回國好嗎?”

  傅少虞猶豫了一瞬,他還沒開口,傅曉就抓著他的手臂搖晃,“哥....”

  他屈起手指彈了一下她,“我沒說不回...”

  “耶!”

  傅曉高興的跳起來,抱住傅靜姝的脖子,“媽媽,可以回家了,我想小年糕了...”

  “小年糕是誰?”

  她笑著跟她解釋:“我侄子,大哥家的兒子,長得虎頭虎腦的,可有意思了,大名傅斯年,小名我取的,小年糕,”

  傅靜姝感慨的笑笑:“你大哥比你大五歲對吧...”

  “嗯嗯,”

  她看向傅曉,揉了揉她的頭,“那你想好什么時候要孩子了嗎?”

  傅少虞皺眉:“她才多大...”

  傅靜姝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傅曉,“別管你哥,沈行舟看著比你大幾歲?”

  “嗯,他跟大哥應該是一般大的,”

  “那他不著急嗎?”

  “哈...”傅曉語調怪異,“他一點都不急,我提出來的時候,他還不樂意呢...”

  傅靜姝輕笑:“為什么?”

  正常男子到了他這個年紀,都該急著傳宗接代了吧。

  沈行舟那種心思,傅曉都不好意思提,擺擺手,“反正他不急,”

  “那你呢?”傅靜姝笑笑:“我不是催你,只是對女子而言,生孩子太傷身子,太早或是太晚都不行,若是真的想要,你現在這個年紀,正正好...”

  傅曉連連點頭,“媽您放心吧,我自個就是醫生,我能不知道嗎,等回國我們就商量,”

  “媽想盡快回去...”

  傅靜姝看向窗外,輕喃道:“我想家了...”

  傅曉抱了抱她,在她身上蹭了蹭,“媽,我們這次來,就是為了接你們回家...”

  站在門口的穆連慎聽到幾人的對話,來到別墅這邊找到了顧軍洲,“事完了嗎?”

  正準備休息休息的顧軍洲:“.....什么事?”

  “你負責交涉的事啊,”

  顧軍洲翻了個白眼,“早完了,要不是為了等你,我早把報告交上去了,”

  穆連慎輕頷首:“那現在可以交了...”

  “嗯,明天去...”

  “現在就去...”

  顧軍洲從床上坐起,看著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禽獸,“你是不是人...”

  穆連慎眺了他一眼,聲音淡淡,帶著不容反駁:“現在就去,順便交涉一下回國的事,”

  說完,他轉身走出房間。

  身后的顧軍洲發出一聲哀嚎:“穆瘋子!!!老子跟你沒完...”

  看著顧軍洲罵罵咧咧的開著車揚長而去,沈行舟來到穆連慎身邊,“爸,沒必要通過軍方,我們坐船繞一下也是可以的,”

  穆連慎淡聲道:“坐船太慢了,”

  姝姝想快點回家,那就想辦法讓她早點到家。

  經過顧軍洲的‘不辭辛苦’,回國的日期終于定了。

  回國前一天,他們一家人來了謝家告別,吃了午飯后,傅曉又來拜訪了一次威斯博士。

  得知她要回國,他一千萬的不舍,嘆息道:“本來還想著讓你參與這次的實驗,只是....”

  其他的研究員并不同意。

  傅曉微笑頷首:“以后有的是機會,這次m國之行,受益匪淺,多謝您,”

  還有傅靜姝和傅少虞的救命之恩,可她現在代表的華國,不好拿到明面上感謝。

  以后總有機會的。

  威斯博士含笑的點頭,“丫頭啊,希望你下次來....我們能盡情的探討,”

  她也跟著點頭,從口袋掏出一粒糖豆塞到自己嘴里,順勢倒出一顆遞給他,“中國的糖豆,嘗嘗?”

  威斯笑著捏起就塞進嘴里,感受著自己精神的振奮,他失笑:“你太客氣...”

  傅曉笑笑:“為了謝您,”

  “您應該知道是為什么...”

  旁的她給不了,畢竟國界不同,她得考慮別的,可是他本人的身體倒是可以給他調理一下。

  除去救命之恩,這個老頭給她的感覺也不錯,是個只知道研究的人,那些政治方面,他倒是沒那么多想法,若不是有人攔著,他還想讓她進最核心的實驗室走一圈呢。

  威斯失笑搖頭:“我也沒想到我們有這樣的緣分....只是他們母子倆當時....只是我的一個試驗品,而且那個實驗,還是失敗狀態,”

  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運道可以撐下來的。

  “不管怎樣,還是要謝您,”

  他更想知道的是,眼前的女孩,是怎么讓那個母親醒來的。

  但威斯知道,有些東西,是說不出來的。

  他笑著伸出手,“安,希望下次有機會再見,不在實驗室見,我們可以來我家...”

  威斯朝她調皮的眨眨眼,“在我家聊,就沒有別人說三道四了...”

  傅曉笑著點頭,“好,下次,”

  兩人最后握了下手,揮手告別。

  回到車上,沈行舟附身湊過來給她系上安全帶,“回家?”

  傅曉笑著點頭,“回家...”

  “沈行舟,我們要回家了...”

  沈行舟笑著啟動汽車,眼底閃過失落,或許,他沒辦法跟著她一起回家了。

  看著她此刻高興的模樣,到底是沒忍心說出口。

  來到山莊,確定了明天出發的時間,晚間各自回了房間。

  穆連慎照舊被傅靜姝關在門外。

  “姝姝,你現在不方便,讓我進去幫幫忙也行啊,你總不能一直麻煩安安吧,”

  靠著厚臉皮擠進屋,他連床的邊都不敢碰,可憐巴巴的窩在椅子上坐了半宿。

  等傅靜姝睡著后,他再小心翼翼的趴在床邊。

  盯著她看了一會,趴在床邊閉上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