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名門正派的我怎么成了魔尊 > 第三千六百七十九章補天之術
  打破這種時空的循環。之前的那些人已經有人成功了,可是其中最強的也就是一位天尊,如今,人族處于絕對劣勢的地位。

  若是想要讓人族贏得這場戰爭,憑借單純的力量幾乎無法做到。

  “其實破解眼前的局有捷徑。”

  方岳思索片刻,便是知道了解決問題的方法。

  既然是無法讓人族獲勝,那就幫助黑暗深淵解決掉人族,讓他們無法讓時空再度陷入到循環模式中。

  “估計寧寒等人會直接選擇加入到黑暗深淵的陣營之中吧!”

  方岳的心中揣測。

  “但是我不用擔心這個問題,這時空的循環封印不住我!雖然這是天尊境層次的手段,可是畢竟其法則的層次還是在時間天道與空間天道的層面上,我已經領悟了次元法則,次元法則包含時間和空間兩種天道!”

  “只要是將這兩種天道把控住,我頃刻之間便可以借助次元法則從這無盡的循環中破出!”

  方岳自語。

  他的信心十足。

  次元世界的次元規則極為強大,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吞噬混沌,一座世界成為了億萬宇宙供奉尊崇的對象了。

  “如此的話,這所謂的捷徑對我來說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而這第一界的考核將我的身份安排在了人族之中,肯定是希望我幫助人族取得勝利!這事情對我而言,也并非是難入登天,武力不可解決的問題,便會可以通過智慧來解決!”

  方岳沉吟片刻。

  他的心中立刻便是有了計較。

  這戰場依舊是陰間宇宙。

  雖然時代不同,可是有些東西卻還是不變的!

  雙方交鋒,人族的勝算不算戰場之中,而是在戰場之外!

  換而言之,這并非是人族最后的掙扎,而是整個陰間宇宙最后的掙扎。

  “殺!殺!殺!”

  黑壓壓的軍士中。

  一道道喊殺之聲震徹云霄。

  天空中一頭頭的大鳥飛來,展開翅膀,遮天蔽日。大鳥的一雙眸子中盡皆是陰冷的殺意。

  它俯瞰下面的人族將士仿佛在看一群死人一般。

  這頭大鳥在大羅金仙境的層次,神色傲然,蔑視群雄。

  “請通天圣王復蘇!”

  “請通天圣王復蘇!”

  一道道怒吼之聲再次傳徹天地。

  一座玄黑色的祭壇在虛空中.出現。

  祭壇上的上面橫陳著一條又一條的鎖鏈。

  黑色的陣紋密密麻麻。極為恐怖。

  方岳閉上眼睛。

  他在感受那座祭壇中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

  每一縷黑色的氣息都宛如一道猙獰的厲鬼。

  “通天圣王又是誰?”

  方岳無從得知。

  這個時代,和他所在的時間距離實在是太過遙遠了。導致在信息方面出現了嚴重的不對稱。

  “獻祭!”

  “獻祭!”

  一位位人族中壽元將近的老者破空而出。

  赤.裸腳踝,衣衫襤褸走上了祭壇!

  “我等壽元將盡,為人族難立戰功,不如燃燒這最后的本源,為人族做出最后貢獻!”

  其中一位老者聲音滄桑的說道。

  他的目光濁黃,似乎沒有任何的神光。

  但是方岳卻又仿佛能夠在他的眸子深處看到一股濃烈的希望!

  他是一位真仙,赤.裸上身,一身的傷疤,密密麻麻,宛如一條條猙獰的蜈蚣覆蓋一樣!

  “時代的車輪轉動,那我盡皆是土壤里的輒印!所有的壯烈與輝煌都將被遺忘!歲月的塵沙將抹掉一切燦爛的痕跡!”

  熟悉的聲音在方岳耳旁響起。

  方岳側頭,居然是左秋梅的身影。

  “你沒有選擇黑暗深淵的陣營?”

  方岳詫異。

  以左秋梅對于這雛龍穴的了解應該知道怎樣做才是捷徑!”

  “我選擇的是你!你才是最正確的路!”

  “你就這么相信我?”

  方岳現在懷疑,這左秋梅真的是看出點什么門道來了,否則的話,她也不會一意孤行的選擇于他。

  “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雛龍穴的選擇!”

  左秋梅笑著說道:“我這個人信命,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一個詞匯就是逆天改命!既然你是雛龍穴的選擇,那么跟著你混肯定不會吃虧!”

  “我只是一個大圣!”

  “但你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大圣!”

  左秋梅對方岳的信心甚至比方岳對自己的信心還要濃郁。

  方岳無語。

  最終只好選擇和左秋梅合作。

  “那么現在如何擊敗黑暗深淵的生物你有頭緒嗎?”

  方岳看向左秋梅問道。

  “沒有!這是你應該思考的問題,我負責配合和劃水!”

  左秋梅的話讓方岳更加的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才好。

  你可是一位無上境層次的強者就這樣耍無賴真的合適嗎?

  “我也沒有具體的計劃,只有一個初步的想法!”

  猶豫了片刻。

  方岳決定相信左秋梅一次。

  他的計劃如果只是自己完成的話有相當的難度,但是加上左秋梅的話,這計劃完成的希望可以起碼增加五成!

  “洗耳恭聽!”

  左秋梅的美眸中漣漪蕩漾。

  果然,這方岳不是一個普通的大圣。

  其實左秋梅也會在賭。

  賭這雛龍穴不會隨隨便便選一個普通的大圣來成為它的天選之子。

  現在,左秋梅越發的肯定,自己賭對了。

  如果是普通大圣的話,遇到自己肯定不會如此的淡定,侃侃而談。

  “陰間,最強大的存在是誰?”

  方岳對左秋梅問道。

  “地府?!”

  “呵,如果地府的人可以從中.出來的話,他們可以算是最強!只可惜,他們畫地為牢將自己困在其中,甚至我都在懷疑地府是否真的在陰間之中!”

  方岳此言一出,左秋梅不由變色。

  “方岳,你怎么什么話都敢說!”

  左秋梅自然知道,方岳所說的都是實話。

  但是這個世界上實話卻是不可以亂說的。

  “沒關系的,這里是封閉的時空,地府是不會感應到我對它的詆毀的!這片時空被封印,空間有限,不可能有地府的存在!”

  方岳對左秋梅相當冷靜的說道。

  “除卻地府之外,在陰間之中最強大的應該是內庭中各大不朽皇朝和仙門巨擘中的皇主、掌門了!他們一個個實力驚天,其中不乏有天尊境層次的存在!”

  左秋梅提起這些人,她的語氣中充滿了敬佩之情。

  “不,在陰間之中,其實最強大的陰間的天道意志!陰間的天道意志,九成九的實力都拿來維持整個陰間的運轉,故而大道無形,天道不顯,其實若是陰間的天道意志不顧一切的出手的話,縱然是天尊境層次的存在都不是它的對手!”

  方岳信心滿滿的說道。

  “陰間的天道意志?大道無形,天道不顯,這是傳說中的存在,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看見!更何況,天道無情,以眾生為芻狗!它縱然是有靈可以感應萬物,又為何會出現來幫助人族啊!”

  聽到方岳的回答。

  左秋梅的眸光中的希望的神色逐漸的暗淡。

  “我若說,我可以召喚出陰間的天道意志呢?”

  方岳自信說道。

  他懂得補天術,可以獻祭天道,與陰間的天道意志溝通!

  縱然是讓陰間的天道意志出手幫忙,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你說的是真的?”

  左秋梅看向方岳,她目光灼灼。

  旋即,她似乎是聯想起了什么。

  “方岳,陰間的天道意志,你該不會是那陰間的永豐國的國主方岳吧!”

  左秋梅驚訝。

  方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沒想到被你發現了!”

  他的語氣中有幾分羞赧的味道。

  左秋梅不由大笑:“這古族可真的是夠愚蠢的!大圣境、方岳!你連名字都不改就偽裝進入到了萬古皇朝的領地之中!他們若是發現了你的真正的身份還不是得惱怒到死啊!”

  左秋梅都有些欽佩方岳。

  她見過膽子大的。

  但卻從來都沒有看到過方岳這么膽大包天的!

  甚至用膽大包天四個字來形容方岳都有些不夠用了!

  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混入到萬古皇朝中謀求機緣,這分明就是在給萬古皇朝啪啪打臉啊!

  “如果你是永豐國主的話,那雛龍穴選擇你就不足為奇了!方家的弟子,萬法兼修一脈的傳人,陰間天道意志的使者,在這陰間之中,你可知道,你方岳的名字便是奇跡與神話的代名詞!甚至你說你可以將黑暗深淵的人從這片時空中驅逐出去,我都不會感到有絲毫的詫異。”

  “首先呢!咱們要從這人族的軍隊中脫離出去,擺放祭壇,召喚陰間天道的意志需要場地,有需要一個相對安靜的環境!”

  方岳對左秋梅說道。

  這片時空的陰間天道的意志可不是方岳所在的那個時空的陰間天道的意志都是老熟人了,天天的一起廝混,嗷嚎一嗓子就能出來。

  這片時空中的陰間天道的意志頗為的陌生。

  人家是要講究牌面的!

  “走!”

  左秋梅的袖袍一揮,兩人頓時在原地消失。

  隨后兩人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上。

  方岳熟練的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祭壇。

  祭壇是靈仙境層次的,青銅打造,上面浮雕有花鳥魚蟲,栩栩如生!

  “補天之術,溝通天道!”

  方岳直接開口吟唱起來,他按照補天術中的記載,以精神之力與陰間的天道意志逐漸產生共鳴。

  在方岳吟唱的過程中,一堆堆的山岳般的上品本源結晶堆積。

  粗略計算下來,這些本源結晶的數目上億!

  本源結晶墜入到祭壇之中,下一刻便是全部蒸發,獻祭給了陰間的天道意志。

  按照方岳的算計,這個時代,陰間的天道意志應該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最為虛弱的狀態了!

  這些本源結晶中蘊藏的本源之力對它來說已經算是大補。

  果然,絲絲縷縷的陰間的天道意志垂落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