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陸總,太太才是那晚的白月光 > 第730章 結局篇【下】
  最終,車子停在了海邊。

  商元浩把君耀拖出來的時候,低聲問道:“你不怕死嗎?”

  因為,一路上小家伙都非常冷靜,甚至都沒有哭,完全不像小孩子的表現。

  君耀依舊被爸爸用槍抵著,可他卻道:“我相信,爸爸不會傷害我的。”

  商元浩的心在這一刻,劇烈的顫抖著,就連那只拿槍的手,都跟著發顫。

  他知道,周圍都是特警,他更知道,有無數把槍都對準了他。

  葉佳禾從警車上下來,看著商元浩已經退到了海邊,她哭著道:“哥,難道你要帶著君耀一起去死嗎?他才七歲啊!”

  商元浩恨恨的瞪著她,怒吼道:“他幫著你們騙我的時候,可不像個七歲的孩子!”

  葉佳禾崩潰的說:“是我的錯,是我叫他這么做的。你殺了我吧,讓我來換君耀!他有心臟病,他不能受這樣的驚嚇。”

  君耀對著葉佳禾喊道:“姑姑,爸爸不會傷害我的!”

  高原緊張的攥著拳頭,畢竟,商元浩伸手極佳,現在君耀又在他手里,他實在不敢輕舉妄動。

  商元浩回頭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

  又看了看自己挾持的君耀。

  他低低的問:“你恨我嗎?”

  君耀頓了頓,卻沒有說謊,“恨。我一直想有個溫暖的家,可你永遠都給不了我。”

  商元浩低低笑出聲來,語氣帶著一抹哽咽,“我也想有個溫暖的家,可是,誰又能給我呢?”

  他的家,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隨著母親的死亡,就再也沒有了。

  從此之后,他的世界,皆是冰冷,一切,都是冷的。

  君耀問道:“爸爸,你真的會一槍打死我嗎?”

  商元浩抵在他太陽穴的槍明顯顫了顫,道:“害怕了?”

  君耀目光清亮,帶著一絲麻木,“我早就知道自己活不大的,但我沒想到,我不是因為心臟病而死,竟然是被我爸爸打死的。反正,總是要死的。”

  不知道為什么,君耀的話,漸漸讓商元浩那顆不甘又憤怒的心,終于平息了下來。

  心底所有的火,都好像被緩緩熄滅了。

  他低頭,用低沉的聲音在君耀耳邊道:“君耀,希望你下輩子,可以有一個好爸爸,有一個溫暖的家。”

  隨后,一個重重的力道將君耀推向了高原那邊。

  然后,商元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跳入海中。

  無數子彈往海里掃射,葉佳禾看到的是,海面上飄著的一層血水。

  君耀望著眼前的一幕,大聲喊道:“爸爸!”

  可惜,沒有人再回應他。

  葉佳禾看著眼前的景象,再也受不了那種錐心刺骨的痛,昏了過去。

  ……

  等葉佳禾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

  她受到了劇烈的刺激,睡了好久。

  而君耀后來也昏了過去,幸好段臻回來的及時,搶救了君耀,救回了他一條命。

  葉佳禾的病床邊,是陸景墨,還有靳溪和段臻。

  “我哥他……”

  葉佳禾張了張口,眼淚瞬間落了下來,她泣不成聲地說:“我哥臨走時,沒有給我留下任何一句話,他一定恨死我了。”

  陸景墨將她擁在懷里,道:“佳禾,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很難兩全。但你要相信,你做得是對的事。”

  葉佳禾聲音顫抖著問:“我可以去見我哥最后一面嗎?”

  段臻和靳溪相互對視了一眼。

  靳溪對她道:“警方沒有找到你哥哥,他可能沉進海里了,也可能……逃走了。”

  葉佳禾有些意外,但隨即,她眼中的光滅了,“那么多子彈射向海里,那么多血,我哥……不會有生還的可能了。”

  段臻道:“警察還在找,佳禾,你不要這么悲觀。”

  其實,他們并不是想商元浩非死不可。

  他們只是覺得,商元浩認罪伏法,就不會再纏著靳溪不放了。

  但他們真的沒有希望商元浩去死。

  可這些,段臻覺得即便告訴葉佳禾,她也會覺得他們很虛偽。

  就在這時,高原也過來了。

  他對葉佳禾道:“你別著急,我們的人還在搜查,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會放棄。至少,找到他了確定他還活著,總比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強,對吧?”

  葉佳禾點點頭,無力的說:“那就麻煩你們了。”

  隨即,高原又對段臻道:“你也得跟我回警局一趟,你爸落網了,但因為貪污數額巨大,家屬也要同時接受調查。”

  “好。”

  段臻面色凝重,對靳溪道:“你先留在這里陪佳禾,我去去就來。”

  靳溪點點頭,有些同情他。

  畢竟,誰也不想自己的父親從高官變成罪犯。

  靳溪就這樣呆在葉佳禾的病房里。

  陸景墨為了分散葉佳禾的注意力,打開了電視。

  沒想到,電視新聞里正在播放關于商元浩的新聞,說是云南和海城警方聯合搗毀了一個黑勢力家族。

  而現在新聞里的畫面是云南商家老宅,鄒晴竟然出現在了屏幕里。

  她好像瘋了,白色的褲子染滿了血,卻尖聲笑著道:“哈哈哈,阿驍進去了,商元浩也進去了!商家是我的了!”

  然后,她又嘶聲竭力的阻止貼封條的警察,“你們干什么?給我住手,都給我住手!這是我的,你們別動!”

  鄒晴披頭散發,早已狼狽不堪。

  葉佳禾咬牙切齒的看著屏幕,道:“她的報應,也來了!”

  ……

  警察整整搜查了兩個月,還是沒有找到商元浩的人,也沒有找到他的尸體。

  他就像是從這個世界上突然消失了。

  但他們都分析,當時他跳進海里,又被子彈打中,血流了這樣多,應該是活不成了。

  海這么大,說不定尸體早就被海底生物吃了。

  而靳溪和段臻的生活也終于歸于平靜。

  他們撫養了君耀,也將他們的婚禮提上了日程。

  經過這么多的磨難,段臻一刻都不想等了,他只想立刻把靳溪娶到手。

  因為段臻和靳溪都不是高調的人,所以,他們的婚禮也只宴請了非常熟悉的朋友和同事,在戶外的草坪辦的很溫馨。

  隨著音樂的緩緩響起,靳溪穿著潔白圣潔的婚紗與段臻在眾人見證下,緩緩走向舞臺。他們的步伐輕盈而堅定,仿佛每一步都踏在幸福的云端上。

  神父微笑著等待他們,他看著兩位新人,聲音莊重而溫柔:“愿上帝賜予你們愛、和平與幸福,永遠不離不棄。”

  當新郎新娘互換戒指的那一刻,掌聲與歡呼聲響徹整個宴會廳。

  在這幸福的時刻,時間仿佛凝固了。所有的喧囂、繁雜都消失不見,只剩下新人眼中深情的對望和賓客們心中的祝福。

  他們誰都沒有看見,那個十分不起眼的角落,一個孤寂的身影駐足而立,低低地說:“溪溪,祝你幸福!”

  【全文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