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陸地劍仙劍閣守劍八十年孟凡李雪柔 > 第七百一十章 孟凡與紅綺
難怪帝釋天看到自己的時候會失態,會覺得自己和某個存在的樣貌有點相似。
別說帝釋天了,就連孟凡自己看到這畫像中的人物,都感覺和自己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就是,畫像中的男子那張帥臉上隱隱透露出些許滄桑,尤其是眼神中的滄桑和深邃更加明顯。
而畫像中的另外一人,孟凡同樣也極為熟悉,熟悉的不得了!
另一道身影,模樣和紅綺一模一樣。
只不過畫像中的紅綺,并沒有孟凡印象中的柔弱和唯諾,反而英氣驚人,并且僅僅是一幅畫像都散發出了極為恐怖的威嚴。
只是隨便瞥了一眼,孟凡的心神竟隱隱受到了重創,神魂差點陷入了萬劫不復的險境。
好強!
好可怕!!
說實話,在孟凡的心目中紅綺的形象一直都是柔弱的,很難和“強者”沾上邊。
但是此刻畫像中的紅綺,絕對是強者中的強者,甚至單論第一感覺的話,這個氣息就連帝釋天都及不上。
是的,孟凡已經默認了這是紅綺!
如果畫像上單單是只有紅綺一個人,那么他下意識的會認為這個存在只是樣貌和紅綺有點相似而已。
但畫像中的女子和紅綺一模一樣,而畫像中的男子又和自己一模一樣!
有一個巧合的話,還可以理解,但是兩個人都一幕一樣,這就絕對不是巧合了。
都毋庸置疑!
沒什么好說的,畫像中的人絕對是自己和紅綺,百分之百。
不過讓孟凡有點意外的是,畫像中的紅綺給了自己莫大的壓力,但是畫像中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存在,卻沒有給到自己絲毫的壓力。
這就是自己免疫自己?
“畫像中的男妖神,是不是和你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一旁的帝釋天,突然開口說道。
“確實是一模一樣!”孟凡還沒有開口,站在不遠處的帝靈兒就率先開口了。
男妖神?
孟凡卻是抓住了帝釋天這句話里面的重點。
男妖神?女妖神?
這表示畫像中的自己和紅綺,被妖族尊稱為妖神?
這么搞笑的嗎?
一個人族,額,應該說兩個人族,竟然成為了妖族的妖神?
【妖神】
僅僅是只聽這個稱呼,便知道比妖尊什么強上千倍百倍。
難道自己和紅綺,未來成為了這妖界的妖神?
這好像是最合理的解釋,但這個最合理的解釋,又是如此的荒唐!
荒唐至極!!!
這個時候,孟凡也沒有辦法思考什么了,也確實是什么都思考不出來,因為著實有點無厘頭了。
他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人王喊自己“師父”的那件事情了。
可以猜到的是,自己未來肯定是由于什么原因,回到了屬于過去的時空,然后看那樣子還留下了些許不簡單的傳說。
無論是人王的師父,還是這妖界的妖神,大概率都和未來的自己有關。
但那是未來,與現在的自己毫無關系,現在的自己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一頭霧水。
無論過去還是未來,都不是當世!
孟凡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當世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若是太過于深究過去或者未來,這明顯是落入了一個魔障。
就好像是一個人沉迷于前世和來生,其實是荒廢了今生。
不得不說,孟凡本質上是一個極為理智的人,面對這么大的“誘惑”,他居然還能夠這么快的冷靜下來。
“帝前輩,這畫像中的男子,確實是和晚輩極為相似,但晚輩也確實不知道這是什么樣的一個情況。
晚輩乃是徹頭徹尾的人族,和妖族都不沾邊,祖上也絕對不可能有妖族的血脈。
而您老剛剛稱這畫像中的存在為妖神,那么更加是八竿子和晚輩打不著關系了。
所以這可能真的是一個巧合,或許畫像中的存在就是和晚輩的樣貌有點相似而已。
畢竟這世界上,總會有兩朵相似的花出現!”
孟凡雖然心中已經確定畫像中的兩個人就是自己和紅綺,但是此刻決計不會承認的。
開什么玩笑,這能亂說的啊?
這得擔上多么恐怖的因果?
稍有不慎就會把自己給壓死!
“世界上真的會有兩朵一模一樣的花?”帝釋天的臉上隱隱露出了一絲疑惑,更多的其實是懷疑。
這個說法看似很有道理,但如果仔細深究的話,每朵花總會有紋理不一樣的地方,不可能真正出現兩朵一模一樣的話。
“額,也不是說一模一樣,只是相似孟凡尷尬的說道。
有一說一,這畫像上的男子雖然和自己極為相似,但也談不上一模一樣,于細節處還是有些差別的。
尤其是臉上和眼神中的滄桑,實在是太明顯了。
當然,講道理也就這個明顯了。
一旁的帝釋天眉頭越皺越深,看著孟凡的目光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說到底,他還是不相信孟凡和這畫像中的妖神毫無關系。
但不管有沒有關系,自己好像都不應該把他怎么樣。
有關系的話,這可是和妖神沾邊了,自己不能得罪。
沒關系的話,那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人族,更不值得自己去針對。
就在帝釋天糾結該如何處理這個孟凡的時候,那副懸浮在半空中的畫像,陡然散發出了一道璀璨的金光。
下一秒,金光一閃,射入了孟凡的眉心之中。
變生肘腋!
這一幕出乎了在場所有人和妖的預料,孟凡自己也是始料未及。
畫像竟然莫名其妙的進入了自己的識海,這不是個自己找麻煩嗎?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副畫像藏的這么深,必然是對帝族極為重要的,如今自己“強取豪奪”了這副畫像,豈不是得罪了帝釋天?
別說是自己了,就算是掌門得罪了帝釋天,也得化為一個墳包,而且這個墳包還得是帝玉兒給他立的,掌門自己可沒有這個能力。
掌門好歹能落個墳包,自己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直接灰飛煙滅連渣都還不要想著能剩下來。
“帝前輩,這……這是它自己進來的,真不是晚輩要搶的孟凡欲哭無淚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