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柳清雪的會所在京圈富婆里面名氣越來越大,那些有錢的女人自然就都想來試一試。
這就導致柳清雪的會所不光客人絡繹不絕,還給她結交了很多人脈。
到了辦公室,柳清雪坐在了椅子上,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
林初冬就坐在旁邊,她雖然看著有些別扭,不過也沒搭理他,冷著一張臉,就像是跟林初冬有深仇大恨一樣。
柳清雪做事雷厲風行,打了幾個電話過去,都是問候。
問問客戶有沒有時間,有時間就一起約個咖啡或者是約個飯,聯絡一下感情。
不過這個時間他的大部分客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所以都婉拒了。
這也算是商人的一種虛情假意,跟客戶客套一下,維系感情。
不過柳清雪可不是只玩虛的,如果對方真的有時間的話,她也會出去陪客戶應酬一下的。
就在柳清雪打完最后一個電話之后,忽然起身說道。
“走,去天馬獵場。”
沒給林初冬拒絕的機會,柳清雪已經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雖然林初冬不愿意竊聽別人的談話內容,但是剛才她打電話的聲音還是被他聽見了。
一個客戶,正好自己在射箭館,沒人陪著挺無聊的,接到柳清雪的電話后,便熱情的邀請了她。
上了車后,林初冬問道。
“射箭館,現在都叫獵場了?”
射箭館以前是高端消費,現在都已經很普及了,老百姓要是想玩的話,百八十塊也能體驗一下。
不過獵場這個詞,他倒是第一次聽說。
林初冬說完,柳清雪并未理會,而是裝作沒聽見一樣,皺著眉頭往窗外看去。
林初冬有些無語,本來想跟她聊幾句,緩和一下關系,沒想到這女人連話都懶得跟他說。
真是自討沒趣。
看到林初冬沉默了下來,柳清雪從中間的后視鏡里看了一眼他,他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明顯不怎么高興。
柳清雪也覺得自己剛才有點過分了,林初冬本來也不是想給她當助理的,都是秦薇在從中撮合,所以他才來給她開車,她這么做的確是有點盛氣凌人了。
想了想,柳清雪開口說道。
“普通的射箭館已經滿足不了這些有錢人的需求了,現在在郊區,有個叫包子星的老板承包了一片地,搞了一個獵物射擊。
原本那里是一片高爾夫球場,后來被承包了,在里面放一些兔子和雞,甚至山羊什么的,供那些有錢人去射活物,所以才叫狩獵場。”
這種東西也只能出現在京城這種遍地富豪的地方,要是在外地,玩的人太少,這種場所根本沒法盈利。
聽到柳清雪的解釋,林初冬心里的不爽消除了幾分,但是兩人之間的氣氛又變得僵硬了起來。
車里二人都不說話,氣氛十分沉悶。
柳清雪有些不爽,明明她都主動和林初冬解釋了,他還裝上高冷了?
之前她還沒什么察覺,現在才發現,被人冷暴力的感覺還真有些不爽。
沉默了片刻,柳清雪忍不住了,說道。
“喂,我再跟你說話!”
林初冬愣了一下,“哦,我聽見了。”
“聽見了你怎么不回應我?”
“聽見了就行唄。”
“不行!我現在是你老板,你對我怎么能這種態度?”
柳清雪忽然把身子探了過去,肩膀碰到了林初冬的肩膀,而一團柔軟也貼在了他的胳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