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流氓贅婿女帝裙下臣周元趙蒹葭 > 第1079章 最初的死者
    彼岸花在李沐塵的掌心里顫抖得更厲害了,仿佛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躲著他,他還是把我揪了出來,抽走了我的一絲最古老的魂意。那種抽離魂魄的痛苦,我再也不要嘗試了!”
    “你也知道很痛苦啊!那這滿地的白骨呢?他們被你抽離魂魄時,你有沒有感受到他們的痛苦?”向晚晴問道。
    “不,他們不會痛苦的!彼岸花帶給人快樂,剛才在花海里奔跑的時候,你不也很快樂嗎?”彼岸花說。
    向晚晴一時無語。
    想起剛才的確莽撞,竟然入幻境而絲毫不知,要不是李沐塵在,自己這會兒還在去往彼岸的路上,將累死而不自知呢!
    “喂,你快放開我,引動兩界天劫可不是鬧著玩的!”彼岸花掙扎著叫道,“去你們想去的地方吧,前方就是三生石,去看看你們的過去未來吧,去看看你們的三世情緣吧,你們這種同行的小情侶,不就是想看這個嗎?”
    向晚晴微微一愣,臉上飛起一絲紅暈,看了李沐塵一眼,卻沒有說話。
    李沐塵沒有說話,目光甚至有些呆滯,仿佛在思考什么。
    彼岸花覺得有戲,又道:“放了我,我還可以給你指一條路,免得你走錯了,進了枉死城。”
    “枉死城……”李沐塵收回目光,看著手中的血色嬰孩。
    “對,枉死城,如果進了枉死城,就算你再厲害,也別想出來了!枉死城里是古往今來陰陽兩界冤死的魂魄歸聚之所,就連閻王殿君也不敢輕易進去。你快放了我,放了我,我就給你指路。”
    彼岸花自信起來,他相信兩界天劫和枉死城之路,這兩個條件加在一起,哪怕眼前這家伙是個瘋子,也沒有理由不放過他。
    李沐塵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
    說完,掌心微微用力。
    伴隨著彼岸花那不甘的聲音:“你竟真不怕天劫……瘋……子……”
    一蓬血色爆散。
    灰蒙蒙的虛空中頓時落下血雨,漫天漫地。
    一望無際的大地上的累累白骨得了血雨的滋潤,仿佛有了生機,竟然緩緩蠕動著站了起來。
    霎時間,漫山遍野,都是站著的白骨人,仿佛一支白骨大軍,浩浩蕩蕩。
    向晚晴看得直皺眉。哪怕修行有成,哪怕見多識廣,哪怕經歷過很多魔幻詭異之事,眼前這場景也讓她有些毛骨悚然。
    血雨還在下,但顏色已淡了很多,而這些白骨人身上也仿佛生出了血肉肌膚,只是幾分透明,看上去很虛幻。
    白骨人站著,齊齊看向李沐塵。
    忽而血雨停了,便嘩啦一下,白骨人成片成片地倒下,地上就開起一叢一叢的小花。
    茫茫無際的白骨,就淹沒在茫茫無際的花叢里,消失了。
    這些花,雖然幼小,雖不如來時所見的花海艷麗多姿,卻是實實在在,生長在地上,充滿了生機,充滿了朝氣。
    而此時的李沐塵正抬頭看天,天空灰蒙蒙的,什么也沒有。
    “說好的天劫呢?”李沐塵念叨著。
    向晚晴聽出了他的失望,有些不解。
    當她轉頭看向他時,發現小師弟身上竟罩了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輝,仿佛萬年沉玉的光澤。
    “你幫他們獲得了解脫和新生,這是功德,哪里會生劫運?”
    “功德?”李沐塵低頭看向遠方花海的盡頭,喃喃道,“是你故意所為嗎?你抽走了最古老的魂,抽走了惡念之根,就是為了把這一切留給我嗎?你已經算好了一切,你甚至知道我總有一天會走到這里來,對嗎?”
    向晚晴聽得奇怪:“沐塵,你在說什么?”
    李沐塵卻已經向前走去。
    在花海的中央,那里有一片空地,黑褐色的土壤毫無生機,中間躺著一具白骨,骨架特別高大。白骨上覆蓋著一層瑩潤的光澤,仿佛萬年沉玉。
    向晚晴看見了時候,立刻想起了剛才在李沐塵身上看見的光澤,但當她再看向李沐塵時,那光澤已經消失了,大概是被吸收了吧。
    “這就是彼岸花身上被抽走的最古老的魂魄那位吧?不知道他是個什么樣的人?為什么成為這里最初的死者呢?”她問道。
    李沐塵蹲下來,手指輕輕在白骨上撫過,一種莫名的親切從肌膚傳來。
    他微微皺眉,隨即站起來,說道:“不管他是什么樣的人,都結束了,就讓他安息在這里吧。”
    便一揮手,大地翻卷而起,將白骨掩埋,形成了一座黑色的小丘,突兀地矗立在花海之中。
    “我們走吧。”李沐塵說。
    兩人便穿過花海,走向幽暗的深處。
    在一片荒蕪之中,他們看見一塊奇怪的石頭立在那里。
    這石頭很規則,規則到不像石頭,更像是工業產品。
    它是一個三棱錐形,表面無比光滑,反射著光,仿佛是用最精密的機器切割出來,又經過最精細的打磨。
    向晚晴走到近前,從光滑的鏡面里看見了自己的樣子。
    不知是接近地獄的陰沉和荒蕪,讓她的樣子顯得尤為動人,還是自入黃泉以來經歷了太多,修為的進步改變了樣貌,她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美。
    過去也有人說她是美人,但在天都,美從來不是什么值得贊美的特質,因為天都的弟子都美,何況還有瑤池旁那個美到無法形容的女人。
    向晚晴從來不覺得自己美,唯在此刻,照見自己的容顏,竟有了一絲感動。
    這種感覺很奇怪。
    “這就是三生石嗎?”
    看著光滑到極致的棱錐,仿佛域外之物,根本不像是這個世界所應有的,向晚晴猜測它的來歷。
    如果是三生石的話,現在照見的,應該就是今生了,而在另外兩個鏡面里,應該就能照見過去和未來。
    向晚晴繞著三棱錐,走到了另一個錐面前。
    她看見了一張童稚的臉龐,分不清是男孩還是女孩,穿著古代的粗布棉襖。稚嫩的臉上仿佛因天寒而凍得紅撲撲的。
    “這就是前世的我嗎?”
    向晚晴自問著,然后就看見鏡子里的小孩朝她笑了笑。
    接著,周圍的景色都變了。
    荒蕪的山,干涸的河床,貧瘠的土地,破敗的村莊……
    男人和女人們臉上沒有血色,他們跪在北風里,面朝高山的方向跪拜,口中呼喊著雨神的名字……
    娘把兩顆干掉的紅薯放在她手里,把一個盛水的皮囊藏進她的棉襖里面。
    告訴她:這是村里最后兩顆紅薯和最后一袋水。
    他們將帶她走向那座最高的大山,將她獻祭給山上的神明,祈求神明給這片土地降下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