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厲少太野?嬌軟小妻狠狠拿捏 > 第84章 沈顏汐,他的小丫頭叫沈顏汐

小燚啊你看看,這就是顏顏小的時候,是不是很可愛很漂亮,而且我跟你說,那丫頭小時候可皮了,皮得像只猴,那時我們院外有顆大樹……”

厲燚此時聽不太清楚老太太到底在說什么,他漆黑深邃的視線只緊緊盯在老太太朝他遞來的那張陳舊相片上。

心跳怦亂,呼吸滯緊。

照片上的女孩大概6歲模樣,穿著粉色小裙子,頭上扎著兩個小啾啾,面容純靜,眸色澄澈,粉嘟嘟的嘴里還塞著顆棒棒糖,腮幫鼓鼓的模樣簡直太可愛軟糯。

雖然照片已經很陳舊,但卻一點也不影響她精致可愛的五官,像洋娃娃一樣,一眼便讓人想擁有,想抱住。

“她……是沈顏汐?”

厲燚不知道自己聲音為何會微顫,他只知道自己看到這可愛軟糯丫頭脖子上那塊玉佩后,渾身血液都在逆流。

小丫頭,他找了這么多年的小丫頭竟然是沈顏汐,是緣份還是命中注定的牽引。

老太太沒注意到厲燚神色,只是嘴角噙笑點頭,“嗯,是顏顏,怎么樣,她是不是很可愛。

你都不知道,街坊鄰居都夸這丫頭從小美到大。她的長相是隨了她母親,也好在她爭氣沒像沈仲良那涼薄的畜生半點,不然真叫人膈應。”

“外婆,這塊玉佩……”

老太太垂眸瞧去,見厲燚指向沈顏汐脖子上那塊晶瑩透亮的玉佩。

笑呵呵,“這玉佩啊,還是她滿月時我送她的滿月禮,不過后來這丫頭掉了,東西是塊好東西,但……”

“外婆您看看是不是這塊?”

老太太話未完就被厲燚打斷,再然后她掀眸便見厲燚手里拿著沈顏汐曾經掉了的那塊玉佩。

驟的神情激動,“對,就是這塊,只是東西怎么會在你這?那丫頭還以為掉了哭過好一陣呢。”

此時此刻,厲燚心里早已兵荒馬亂,素來冰冷的心因為玉佩得到證實更是燃起一道熾熱暖流。

一道除了那個小丫頭誰也捂不暖的暖流,沈顏汐,他的小丫頭叫沈顏汐。

醫院出來后,厲燚直奔厲宅。

恰好這時管家買了幾個榴蓮回來,而厲老爺子正在挑最大刺最多的。

沈顏汐則在身后看著那些榴蓮饞到不行,那咕嚕咕嚕直咽口水的模樣像只小饞貓一樣可愛。

“厲,厲燚。”

突然,她被身后一道熾熱的視線嚇到,白皙的臉頰更是騰的一抹紅暈飛過。

天哪,太丟人了,他一定看到她直咽唾沫和舔舌頭的樣子了。

厲燚沒說話,礙于老厲在場,他瘋狂將自己想樓她進懷的沖動壓下,可焦灼的眼神看向面前女人卻透著火一樣的炙熱。

沈顏汐被他這晦暗不明的熾熱眼神嚇得心臟怦跳,呼吸摒緊。

暗想怎么回事,他這盯她的眼神怎么好像燃著火一樣?

“鴻福,快,保護榴蓮。”厲老爺子見他出現,急切護住挑出來的幾個最大榴蓮低吼,生怕他一腳把榴蓮給踢飛。

管家聽聞他喊自己不敢耽擱,忙蹲下身和老爺子一起護住那幾個最大的。

“老厲,你又玩哪出?”厲燚強忍下拎起老爺子提榴蓮的沖動,淡聲發問。

黑眸落在饞嘴貓一樣直咽口水的沈顏汐身上,他心慢慢變得柔軟。

小丫頭喜歡吃榴蓮?

厲老爺子這會不知道他心思,扭頭瞪道,“還能玩哪出,自然是買來讓你跪的,怎么樣,怕了吧?怕了就跟沈丫頭做個保證,只要你保證以后再也不去帝尊鬼混,我就讓鴻福把這榴蓮撤走。”

厲燚當下皺眉:撤走?怎么行,那小丫頭不得饞死。

“保證容易,不過老子保證的話你敢信嗎?幼不幼稚呢?”厲燚來到兩人面前蹲下身桀驁說道。

狹長的鳳眸盯著厲老爺子護住的那個最大榴蓮,他微瞇,“不就是跪嗎,起來,老子跪就是了。”

倏的他這波操作把老爺子整不會了,“你跪?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你小子怎么這般好說話?”

不對勁不對勁,這臭小子可是一身反骨難馴的,什么時候這么聽話了?讓他跪榴蓮就跪,那讓他跟沈丫頭造個娃他造嗎?

厲燚沒理會老爺子詫異神色,掃了他沒有要起來意思,他直接不客氣上手拎他后衣領。

真是,他的小丫頭都快饞得不行了!

“誒誒誒,你個臭小子干什么,我告訴你我這把老骨頭可不禁扔的。”

老爺子被他拎起后衣領鏗鏘罵咧,沈顏汐也趕緊上前來勸,“厲燚你別這樣,快放開爺爺。”

話落她慌張去拉厲燚結實手臂,而被她突然拉住手臂的厲燚心跳赫然加快。

反手一個摟住她細腰,他聲音撩人性感,“乖,去房間等我。”

沈顏汐:“……”

厲老爺子聞言卻大吼,“沈丫頭別去房里,當心這臭小子胡來把你按榴蓮上。”

“老厲你給我閉嘴,老子是這種人嗎。”

該死,真想拿膠袋封了老爺子這嘴,看他還怎么污蔑他。

“哼哼,你小子什么人我再清楚不過,誰不知道你不吃榴蓮和聞不得榴蓮味的,現在哄人家沈丫頭回你那防彈門房間,要說你沒鬼點子整人家我厲字給你倒過來寫。”

“沈丫頭你聽爺爺的,千萬別跟這臭小子回房間,不然他房門一關爺爺都護不住你,至少這里……誒,臭小子你干什么,快放開沈丫頭,放開榴蓮。”

厲老爺子話沒說完,只見厲燚直接就不顧刺痛托起個榴蓮,然后另只手又扣住沈顏汐細腕便往樓上拽。

驚得他回神趕緊去追……

然而終究還是晚了一步,防彈門砰的一聲把他徹底隔絕在外面。

頓的老爺子砰砰砰錘門,“臭小子你給我滾出來,敢傷害沈丫頭我饒不了你,你個混……混賬東西,欺負媳婦算什么本事,有能耐滾出來跟我單挑啊。”

后面管家:“老爺,別錘別罵了,這是防彈門,又堅硬又防隔音的。”

厲老爺子:是啊,特么的他真是急傻了,不然怎么會去錘一扇防彈門,還有罵罵咧咧有什么用?隔音隔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