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老朱偷聽我心聲,滿朝文武心態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標子,你種過地嗎?

王朝夏王朝、商王朝……”

朱標生性聰慧,天資過人,再加上背后有整個大明最強大的教師團隊,此刻將生平所學跟秦楓講述的這些全新的道理,相互印證,漸漸融合,感覺心中時而混沌,時而清明,癢癢麻麻的,好像……要長腦子了!

這位當朝太子,喃喃自語,先前被宋濂、李善長等當世大儒鐫刻在心中的深刻道理,仿佛跟這會兒秦楓講述的不是一個角度,并開始發生沖突。

沖突雖然不算激烈,卻也攪得朱標腦子里亂哄哄的。

“老師!”朱標終于忍不住說道:“不論夏朝還是商朝,暴虐殘忍,屠殺奴隸,甚至要將嬰孩和未經人事的女子作為祭品來進行活人祭祀!這算什么王道?如此殘忍嗜殺的君王,又有什么資格支撐一個王朝?”

一直以來,宋濂老師等人,講述到夏商歷史的時候,都是充滿了批判色彩。

尤其是給朱標講課,知道他未來是一定要當皇帝的,更加注重灌輸一些“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思想,讓他不能忘記老百姓的艱難,若是對百姓過于苛刻,便回到了那個黑暗的前元,也是會有無數活不下去的老百姓揭竿而起,推翻大明江山。

所以,現在朱標忍不住就把問題問了出來,內心深處把大明朝跟那些恐怖殘忍的夏商王朝,區分開來,拒絕與之同列。

呵呵!

秦楓似乎有些詫異,再次打量一番這個富家公子,覺得他的知識,在當代來說,的確是相當不錯。

只是……這世上哪有什么王道?

一切,都是歷史規律罷了!

于是秦楓伸手,指向窗外的稻花。

朱標人麻了。

什么意思!

怎么你這縣學里,稻花是主要教學道具嗎?

一言不合就指稻花,這是幾個意思!

我現在說的是夏商的統治殘暴,我們大明王朝,若是跟他們用同一個“王朝”之名,似乎很冤枉呢!

難道統治殘暴,也跟種地有關系?

豈有此理!

“彪子,你種過地嗎?”秦楓忽然問道。

朱標卡殼了。

這個,真沒有!

教室外,躺椅上的朱元璋,亦是微微皺起眉頭。

是啊,貴為太子的朱標,小時候跟隨自己南征北戰,之后大明建國,他作為嫡長子,理所當然就是大明太子,幾乎沒有任何爭議。

種地,怎么可能呢!

別說朱標,就算朱棣朱樉他們,也沒種過呀。

他們!終究是距離老百姓,遠了許多。

一念及此,朱元璋竟是陡然心驚。

這可不是一個好的趨勢!

若是上位者不知民間疾苦,豈能真正的貼近老百姓,讓一切的政令不至于太偏離民心?

現在的朱標或許還好些,好歹有自己的耳提面命,自己不但種過地,更挨過餓,是知道老百姓活不下去那種滋味的。

但后來呢?

標兒的子孫……呃、標兒的子孫沒用上,是老四的子孫……

老四的子孫,還能知道民間疾苦嗎?

比如,那個大明戰神朱祁鎮?

那個頑童天子朱厚照?

那個不上朝的皇帝朱……朱什么的不知道,心聲里沒說。

唉!

遽然心驚,化作沉重的嘆息。

這也就是剛才秦楓心聲里提到過的,當階層分化開始出現,生產力供給大量貴族階層,那么貴族階層就跟老百姓漸行漸遠,直到有一天,彼此矛盾不可調和,那就是改朝換代了?

莫非,本質就是這樣嗎?

“沒有。”朱標微愣,但老老實實地回答道。

“那你就不如他們。”秦楓微笑指著其他孩子們。

“我家里種地呢!”

“秦老師!我家里十九畝水田!”

“我家二十二畝呢!”

“我家去年每畝田打了五石多的稻谷!”

教室里頓時開始嘰嘰喳喳,孩子們原本對那個華服貴公子有些敬畏,難得這會兒找到了他的知識盲區,一個個都興奮起來,爭先恐后地炫耀著自己家里的那點事兒。

朱標倒也不以為意,只是不明白,他問的問題,跟種地又有什么關系。

“沒種地也沒關系。”秦楓點點頭,繼續問道:“大家一起想一想,同樣一畝田,若是給你十個人、一百個人、一千個人,稻谷的產量,會不會持續提升,比如從五石提高到五十石、五百石?”

咳!

秦老師你瘋了嗎!

怎么可能啊!

做什么春秋大夢呢……

孩子們都笑了起來。

就算是沒親自種過地的朱標,也啞然失笑,很干脆地搖頭道:“秦先生,這很荒誕,絕無可能。”

“所以啊!”秦楓也笑了起來,望著這位富家公子哥的眼睛,循循善誘地說道:“部落戰爭的失敗者,淪為奴隸。可是這些奴隸數量再多,也不能產出更多的糧食,在這種條件下,誰會在意奴隸的死活?他們活著,只是浪費糧食,他們死去,才更符合王朝的利益。”

嘶!

竟、竟然是這樣嗎?

朱標和朱元璋,雙雙陷入震撼。

原來,夏商的殘暴,竟然不是生性暴虐,只是因為生產力低下?

那么!

周呢?

父子倆幾乎同時想到了下一個朝代,被譽為“周公吐哺,天下歸心”的周朝!

難道不是因為周文王等人,生性仁慈,不忍心奴隸大批被屠殺,才建立的周朝?

奉為圭臬的許多道理,在今日已經一再被傾覆。

所以朱元璋和朱標都不敢輕易發表觀點,只是微微茫然地看著秦楓。

可是,秦楓卻沒打算放過朱標。

“彪子,現在你能不能說一說,為什么周公制定了《周禮》,開始保護奴隸,結束了殘暴恐怖的奴隸制王朝?”

這……

朱標神色尷尬。

好像是上課溜號,完全無法回答出問題的小學生。

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答案多半不對,也不好意思說出來。

但,正確答案是什么?

茫然無措的當朝太子,找不到可以幫助的盟友,畢竟身邊都是七八歲的孩子,對這些直擊本質的問題,理解得更加淺薄。

無奈之下,朱標目光掠向窗外,看向那些風中搖曳的稻花。

哈哈哈!

秦楓笑了起來。

可以可以!你這都會搶答了啊!

“回答正確!”秦楓滿意地點頭肯定。

朱標更尷尬了。

我回答了嗎?

我答了個什么?

我只是覺得……按照這秦楓剛才的說法,說不定這個周朝,也跟種地有關系!

種地,也太重要了吧!

我還當什么太子啊,不如種地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