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驚!馬甲大佬她對白蓮花橫踢豎卷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審問光頭
    “五千,你確定?”

    林凡又問了一遍,以防是自己聽錯了,不過對方很肯定地點了點頭,表示他并沒有聽錯,就是五千。

    “我不當了,你把表還給我吧。”

    林凡伸出手欲要把表拿回來,可對方卻一躲,讓林凡抓了個空。

    這就有意思了,他都已經說不當了,對方卻不把東西還給他,搞得好像這塊表是這胖子老板自己的一樣。

    “老板,我說不當了,你不把東西還給我是什么意思?”

    只見胖子老板把表揣進了自己兜里,又從錢包里點了五千塊錢,放在桌子上,說了句讓林凡熟悉的話。

    “這是五千塊錢,今天這塊表你是當也得當,不當也得當,要么你就痛快拿錢走人,要么就別怪我不客氣。”

    啪啪!胖老板拍了兩下手,隨后從里屋走出來幾個大漢,看起來兇神惡煞的,林凡明白了,對方是要來硬的了。

    沒想到果真如他身后的店員所說,這個鑒寶行,就是一家黑店,東西進來了,就別想拿出去,只不過他們這么明目張膽的威脅人,就不怕被人舉報嗎?

    “你們就是這么開門做生意的?警察局知道嗎?工商局知道嗎?”

    聽到林凡這么說,胖老板表情變了變,但轉念一想這小子肯定是在嚇唬自己,就算他想要出去報警,也得看自己放不放他出去。

    “小子,你少廢話,你想報警也得有命出去。”

    胖老板急了,八五千塊錢都收了回來,嚷嚷著要趕人走。

    他這里一沒監控,二沒人證的,只要把人趕走了,到時候就算是他再回來,只要死不承認就行了,反正也沒有證據。

    顯然,他做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放開我!我要出去!”

    里屋又響起了動靜,許昱衡趁著看著他的人不注意,擺脫了鉗制,沖了出來,一出門就看見林凡。

    怎么又是他?難道他是跟著自己過來的?

    許昱衡的帽子已經掉了,林凡開始在腦海中搜索他的臉,之后就想起來了,這小子不就是當初林汐顏在大街上用一個包救了的那個嗎。

    還有上次他去醫大視察,當時在食堂看見的應該也是他,不過他為什么要躲著自己?

    “小子,原來是你啊。”

    林凡嘴角噙著笑,模樣有些放蕩不羈。

    許昱衡輕輕看了他一眼,要不是他耳朵紅了,估計誰都看不出來他的尷尬。

    “你這什么態度?哥哥我來可是為了救你的,你別好心當成驢肝肺。”

    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是能從這小子身上感受到禁欲的感覺,明明才是個剛上大一的小子,怎么一天天和個老頭子一樣。

    “我沒說過需要你救我。”

    許昱衡滿臉的不在乎和不屑,在他看來,林凡的行為屬于多管閑事,和上次在大街上林汐顏替他還錢是一個行為。

    他不需要任何幫助,上次是,這次也是。

    真是嘴硬,林凡在心里忍不住嘀咕。

    在這么緊張的時刻,倆人竟然閑聊上了,仿佛周圍的人都是空氣,胖老板還有他的那些手下覺得自己受到了屈辱。

    而他們也沒想到,倆人竟然認識,顯而易見,后進來的是為了救這個先進來的。

    行啊,來一個也是賺,來兩個就是大賺,今天一個都別想走!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我告訴你們,今天進了我的店,就別想輕易出去,小子,我看你應該挺有錢的吧?身上還有什么值錢的東西,趕緊拿出來。”

    胖老板指著林凡,幾個大漢又上前兩步,給林凡施壓。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林凡這么一問,幾個人互相看,明顯沒明白他的話是什么意思。

    “我管你是誰,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好使!”

    口氣倒是不小,不過這次還沒等林凡說話,葉大師的店員上前一步,從口袋里掏出一枚徽章,上面寫著“葉”字。

    “葉大師?”

    胖老板一眼就認出徽章,換句話說,但凡是干這行的,沒有人會不認識葉大師典當行的專屬徽章。

    “你是葉大師的人?”

    幾人指著林凡驚訝不已,其實連他都不知道徽章的事,不過身份既然已經被對方猜出來了,他也沒想隱瞞。

    “我不是葉大師的人,但是我是葉大師的孫子,葉凡。”

    林凡笑著回答。

    胖老板險些沒站穩,怪不得他剛才看葉凡眼熟,他這腦袋,鑒寶行和葉大師的典當行開在一條街上,他之前見過葉凡幾次,剛才怎么就沒想起來呢!

    他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在葉大師頭上作妖啊。

    穩了穩情緒,胖老板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又同時把剛才收起來的表拿了出來,放在柜臺上,示意林凡可以拿走。

    “既然大家都是同行,今天算是個誤會,你又是葉大師的孫子,大家就當剛才的事情沒發生過吧,兄弟你走吧。”

    這話說的好像是他“放過”了林凡一樣。

    林凡柜臺上的表,掃了一眼眼前的幾人,接收到他眼神的人均是一哆嗦,沒辦法,有人天生就是王者,連眼神都像是在審判。

    剛才還說天王老子來了都不行,這會兒又說是誤會,這家伙變的可真快啊。

    “想讓我走也不是不可以,讓他跟我一起走,還有,他的東西你也要還給他。”

    林凡的話讓胖老板不樂意了。

    雖然他是葉大師的孫子,但也不能多管閑事。

    “葉兄弟,大家都是開門做生意的,我不找你麻煩,你也別找我麻煩,你總不能讓我連生意都做不成吧?”

    “這樣吧,人你可以帶走,但是他帶進來的東西必須留下。”

    這是他做出的時候讓步。

    然而沒等林凡說話,許昱衡冷眼看著胖老板。

    他的眼神依舊和上次林凡見到的一樣,不卑不亢,即使在危險面前也不懼半分,或者說是不在乎。

    也正是許昱衡這樣的眼神,才叫胖老板覺得不爽。

    這小子從一進門就這副態度,像是瞧不起他一樣,明明只是一個無名小子,憑什么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著實是欠揍,要不是葉凡來了,他剛剛絕對要好好收拾這小子一頓,讓他知道人心的險惡。

    “東西還給我,我再說一遍,我不當了。”

    許昱衡的話沒有一絲溫度,林凡聽了都覺得有點冷,心里琢磨這小子氣場怎么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