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開局直播招魂:這女居士好厲害誒 > 第738章 番外二:福祿觀新任觀主
  赤狐與玄貓經過登天梯的磨練后,功力修為大進。

  雖然當初沒有走完999個臺階,但能走到一半的路程,也已經很不錯了。

  兩小只親眼看見趙蕓兒走到高高的臺階之上,揮一揮手,四面八方的靈器組件就應召而來。

  它們并不知道,趙蕓兒在合成《山河圖》這件靈器時,還開啟了全球同步直播,畢竟它們在墓穴里就能看到她的所作所為。

  包括趙居士如何挪動山河圖里的山河,圖中所顯示還未挖掘出來的靈石礦脈,又分布在什么地方,圖中最顯著的三大靈石礦脈,在哪些區域有特殊的靈石衍生物形成……

  赤狐與玄貓不說知道的一清二楚,但說出個大致印象還是行的。

  然而,它們為什么要告訴各大組織?

  實不相瞞,在靈石礦脈被趙蕓兒通過山河圖拉扯上來,地底不斷發生震動的那段期間,墓穴里的震感非常明顯,導致赤狐與玄貓受到了沖擊,在那段期間昏迷了過去。

  所以最后,趙居士開了全球同步直播,宣告靈氣復蘇,全民修玄時代正式降臨時,赤狐與玄貓還陷入了深度昏迷當中,根本沒有聽見。

  可以說,它們連趙居士的最后一面都沒看到。

  等它們蘇醒過來時,特殊事務司的人已經與其他組織的人,共同開發這座墓穴了。

  所以赤狐與玄貓對外的說法也是對的,它們沒見到趙居士的最后一面,也不清楚她在哪里,靈器山河圖又在哪里?

  此時的福祿觀觀主,已經被年幼的王俊一繼承了。

  他天資聰穎,一邊接手道觀,一邊完成學業,還與特殊事務司簽了個互幫互助協議。

  特殊事務司會派人從旁輔助王俊,讓他成年后能順利繼承福祿觀。

  在沒成年之前,特殊事務司也會派人幫王俊一打理道觀。

  至于為什么要讓王俊一繼承福祿觀,那是因為在靈氣復蘇的第2天,赤狐與玄貓被特殊事務司的人送回福祿觀,兩小只在桌子上發現了趙居士留下的一封信。

  那封信上說,她正式卸任福祿觀觀主,福祿觀由王俊一繼承。

  信上還說,如果王俊一準備不足,可以跟特殊事務司的人一起合作。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王俊一接手福祿觀時,沒有任何人不贊成。

  趙居士才剛離開沒多久,所有人都不敢去動福祿觀,就怕會引禍上身。

  哪怕他們真的有打福祿觀的主意,也是有賊心沒賊膽。

  先不提觀主雖然只是個稚嫩的孩子,就說趙居士放在福祿觀里的那兩只妖物,它們身上的氣息是一天比一天雄渾厚大,儼然堪比妖物里的老祖宗!

  只要見識過它們氣息的人,都不敢去招惹它們,就怕一旦它們發飆,那是真的死無葬身之地。

  人跟人之間的斗爭,你還可以從中調和,但是妖跟人之間的斗爭,那是連調解的機會都沒有。

  妖跟人本來就不是能夠互通的物種,妖物要打死個人,那不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嗎?

  相反,如果妖物愿意跟人類合作,調解其中的矛盾,那才是一件稀奇事。

  有赤狐與玄貓坐鎮,王俊一就絕對能夠接收福祿觀。

  既然結果顯而易見,那還不如在開始的時候趕緊賣一個好,免得到后面都沒機會。

  這些天,福祿觀的香火越來越旺盛,有的游客是來上香拜神的,有的則是來拜師學藝的。

  不過當那些拜師學藝的游客,得知福祿觀現在的觀主只是個十幾歲的小孩,紛紛失望而歸,也沒再提拜師的事情。

  赤狐私底下跟玄貓吐槽道:“那些人的資質都比不上王俊一,他們有什么好挑的,而且一個個年紀這么大,根骨也不行,換做以前,根本沒有修煉玄學的機會。”

  “要不是趙居士將這方世界的天地靈氣含量提升了許多,才讓那些庸人的木頭有了絲扣開玄門的機會,他們還挑三揀四,嫌教他們的老師不行。換做是我,我還不愿意教那些庸人呢!”

  “也是王俊一的脾氣好,明明自己都只是個小不點,還想要去教別人,說什么三人行必有我師,希望能跟其他人互幫互助。但是,就他那個天資和能力,只有他幫別人的份,沒有別人幫他的份。”

  玄貓安慰它:“狐貍哥哥不氣,我們好生修行,很快就能見到趙居士了。”

  赤狐仰天長嘆一聲:“也不知道要修煉多久,才能夠達到趙居士的十分之一。”

  兩小只對外并沒有說實話,其實它們從昏迷中醒過來時,就收到了趙蕓兒的傳訊。

  趙蕓兒讓它們好生修行,先守著福祿觀,等待王俊一成長為一個合格的道觀觀主。

  等王俊一能夠獨當一面后,兩小只就可以離開福祿觀,跑去外頭闖蕩。

  只要它們達到某個層次,她會派人過來接引它們。

  兩小只與趙蕓兒之間的契約并沒有失效,但是雙方平等的契約威力,已經變得非常弱了。

  趙蕓兒可以從契約里得知它們的修為進度,甚至知道它們周圍發生了什么事。

  可兩小只卻不能從契約這個聯系,知道趙蕓兒在哪里,又在干什么。

  如果趙蕓兒愿意,她可以隨時切斷契約,而不會受到反噬。

  趙蕓兒之所以不這么做,是因為兩小只是她在這方世界簽訂的妖寵,她要對它們負責,也想對它們負責。

  玄貓眼里也劃過一抹復雜的悵然。

  在趙居士沒有合成《山河圖》之前,玄貓覺得自己終有一天,能夠追上趙居士的一片衣角。

  可是當趙居士合成了《山河圖》之后,玄貓覺得光是追趕趙居士的背影,都變得遙遙無期,更別提想抓住她的衣角了。

  但它們能怎么辦呢?

  也就只能繼續好生修行下去了。

  赤狐與玄貓比較慶幸的是,在趙居士離開了之后,她在福祿觀與留下的黃紙小人依然在工作,每天都監督它們修煉。

  跟趙居士在的時候,別無一二。

  兩小只每每看著這些黃紙小人,都覺得趙居士一直在它們身邊,從未離開過,心里有了些許安慰。

  要是黃紙小人全都不工作了,兩小只也不敢保證,自己還會不會每天都堅持修煉。

  有人監督,才有動力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