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絕世萌寶天才娘親帥炸了 > 第3266章 原是比目魚,原是鴛鴦鳥
  當黑霧散去,男子的身形和眉目,俱展現在了世人的眼中。

  楚月皺了皺眉頭,虛瞇起一雙眼眸。

  陳蒼穹眸光顫動了數下,略微濕潤,雙手緊緊地攥成了拳,渾身似緊繃著,又如同劫后余生般松快了幾分。

  還好。

  不是他。

  面容、身形、眼神,皆是截然不同的。

  天知道,她有多害怕,這魔掌之上坐于輪椅的男子,會是她尋尋覓覓苦找了很多年的少年郎。

  “他不是你的故人。”

  女修劍之中,祝君好垂著眼簾,失去雙腿的她忍著洶涌的情緒,沙啞的聲音從喉嚨深處發出。

  “他叫周憐。”

  “我過去的愛人。”

  原是比目魚。

  原是鴛鴦鳥。

  是同道的戰友,是枕邊的夫妻。

  直到那一個晚上,周憐親手斬斷了她的雙腿,占為己有。

  而現在,周憐身體上這一雙屬于她的腿,只怕也因為年份久了而不中用了,方才要苦尋新的腿。

  陳蒼穹聞言,默不作聲。

  魔掌四周有著無窮且詭譎的力量,光是普通的修行者看上一眼,都會有心悸慌張之感。

  周憐垂著幽邃的眼睛淡淡地看了眼陳蒼穹和楚月,心神微動,颶風四起,消散的濃稠黑霧卷土重來,強悍無比的力量,亦如那日道場,帶著失了半截肩胛骨鮮血淋漓如屠夫刀下被開膛破腹之豬羊的權清皇離開了云都上空。

  他最后的目光,彌留在了楚月的身上。

  他在期待,有一只狐貍出現,留住他。

  縱觀云都,唯有那只狐貍,才能將他和權清皇留下來。

  殊不知他早有算計,這黑霧藏著不為人知的陣法,且疊加了上百個陣法。

  其中,不乏有和位面壓制相關的。

  既推算到了葉楚王身邊的狐貍和七殺天的夜尊有關,他自是有備而來。

  只要夜尊敢出手,勢必會現出原形。

  而且,云都一戰,海內俱知,四方六合都在不分晝夜且是不知疲憊地觀戰。

  還有七殺天的白瞳女使等作為見證。

  夜尊若是私自在海神界逗留,那可是大罪。

  故而,云都此戰不管是輸是贏,周憐都留有后手。

  這一戰固然敗北,但也算是到了小狐貍。

  像小狐貍那樣深愛著葉楚月的人,怎么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將他和權清皇留下呢。

  魔掌如航海的船只翱于天際。

  輪椅上的男人,悄然觀察著葉楚月和靜悄悄流動的暗潮,不去放過一絲一毫的細節。

  倏地,一道紫光夾雜著塵煙濃濃的風暴,氣力十足,如揮臂般的利落,直沖向了欲要離開的周憐。

  周憐唇角一勾。

  來了。

  他端的是勝券在握。

  亦是神采飛揚的志在必得。

  倏地。

  他的神情凝固,眉峰淡淡地蹙起。

  只見紫光沖向他。

  黑霧之中幾百個陣法一起爆裂,形成圍困之勢,直接將紫光堵住。

  然而,當視野清晰后,周憐瞥向紫光,竟看不到小狐貍。

  只見紫光如煙花綻放,又發炮竹般連竄炸耳的響聲。

  漫天的火樹銀花絢爛,紫色的煙花吸引了幾百個陣法共啟,像是一場盛世的璀璨,于這白晝迷人眼。

  周憐的眼神深了些許。

  當他的視線穿過炸裂的紫色煙火朝下看。

  只見一直念著的那只狐貍,適時地出現在了楚月的肩頭。

  矜貴優雅的立著,半抬著眼皮懶洋洋的,甚至不愿多看他一眼,仿佛是什么微不足道的東西,慢條斯理的傲慢才最是濃烈叫人難以忽視,蒼穹點燃的陣法煙火仿佛是周憐一覽無遺的失敗,不管是云都之戰,還是陣法以待打算甕中捉狐貍的后手,無不是輸得一塌糊涂了。

  楚月含笑望著周憐,微抬起下頜,龍袍隨風舞動是一身的傲氣,淺金色的雙眸深蘊著晦澀難懂的深奧道意,正如她此刻的意氣風發,將王的姿態和行止不經意的龍威展現得淋漓盡致,只稍稍抬起修長雙臂,遠遠一作揖,朗聲道:

  “閣下有心了,知曉我云都此役過后便如漫漫長夜后的黎明已至,將萬象更新,煥然一新,特以耗費大量心血做數百個陣法來為云都的白晝奏響勝利贊歌點黎明和涅槃的煙花,閣下當真是有心!”

  楚月言笑晏晏,春風滿面,言辭的意思卻足以把人氣死。

  那道紫光,不過是她和抱枕共同施展出的障眼法,便是想看看周憐的后招。

  不費吹灰之力就使周憐浪費了幾百個陣法,也算是一份來之不易的驚喜了。

  周憐望著楚月眉角眼梢的神采和得意,虛瞇起眸子,扯了扯唇并未笑出聲,只有無盡的黑煙傾覆而來將他徹底地吞噬,臨行前只余下了一道仿佛來自四面八方和寰宇之巔的聲音:

  “葉楚王,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屆時,備好你的雙腿。”

  “這掌上輪椅,則是為你而留。”

  周憐低低地笑出了聲。

  好似一個真正的謀略家。

  回音幽怨的聲,仿佛來自遠方,勝利即將到手般。

  “轟!”

  “轟!”

  幾百個陣法,還伴著紫光而舞。

  白晝紫云,層層疊疊如龍鱗。

  陣法煙火四起,是別樣的好看。

  都城中有孩提指著紫色的天高興到跳了幾下。

  因昨夜戰時兵荒馬亂而灰頭土臉的她,有著一雙格外明亮和無邪的眼睛。

  “是煙花,紫色的煙花誒阿娘,好漂釀哦。”

  都城內的孩子們,不知曉人世間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只知這紫色煙火當真好看啊,將會是他們年少最濃墨重彩的一天,他們永遠都忘不掉對于云都來說何等重要的這一日、這一戰。

  “真好看啊。”

  玲玲你看。

  多好看的煙花。

  是你喜歡的紫。

  羅封身受重傷已無先前寶刀未老的雄風,不再是這張戰爭的發起者,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不管是血腥廝殺的戰爭,還是他引以為傲的謀略,俱已慘敗,羅字軍旗,早已坍了一片,狼狽在血液流淌如小溝的地方,再也振作不起來了,亦如此刻的羅封。

  羅封神情恍惚,身形干瘦,眼睛則深深癡癡地看著白晝煙花,紫輝染了半壁天。

  直到黑金龍袍出現在他的面前,陰影覆在他身,擋住了他的視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