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紀雪雨 > 第7236章 認罪!

不過,在陸楓說完之后,眾人依舊是連連搖頭,誰都不愿意走。
“都不愿意走是吧?”
“那我就把丑話說在前面。”
聽到這話,眾人更加繃緊了身體。
“你們現在走,不管是以什么原因離開,我都會把你們安全送走。”
“這是機會,也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可如果你們不走的話,那么接下來,但凡有一個人,出現什么不好的心思。”
“或者說,我們跟武神殿的決戰馬上就要開始,如果有人在決戰的時候臨陣逃脫,那就別管我翻臉無情,我會讓他生不如死。”
陸楓說到這里的時候,眼神中猛然迸發出無比駭人的冷意。
常言道,先小人后君子。
他這么做,也是提前將丑話說在前面,免得到時候眾人感到心里不舒服。
而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終于明白,陸楓的真正用意。
原來,陸楓是在給那些跟武神殿勾結的成員,最后一個機會。
目的很簡單,如果現場有武神殿的臥底,那么現在就自己主動離開,陸楓不會找他們的麻煩。
但,如果他們現在不走,可后面還跟武神殿私下聯系,做武神殿臥底眼線的話,一旦被陸楓發現,等待他們的,將會是無盡的折磨,生不如死的折磨。
“我要提前告訴大家的是,接下來你們的住處會相對集中,不再像之前那樣分散。”
“所以,很多之前能做的事情,現在也是沒有機會的。”陸楓再次提醒了一句。
話,陸楓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就看這些人怎么選擇。
而此時,這上萬人的現場,卻安靜的如同無人之境一般。
所有人都微微低頭,連大氣都不敢喘。
有些人心中有鬼,身體都在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
即便那些自身清白的人,在此時陸楓這強大的氣場下,同樣是連大氣都不敢喘。
所有人都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一旦他們表現出任何異常,就會被列為懷疑對象。
而一旦進了懷疑對象的名單,那他們接下來的結果可想而知。
其實在武者圈子的世界中,比俗世中還要更加的殘酷和狠辣。
俗世社會中,有著演變發展了很多年的公平律法,所有人都在這個律法下生存和按照規則行事。
但,武者圈子中,卻少了俗世中那些律法規則,他們大多都是奉行著拳頭大就是道理的行事準則。
在俗世中一條人命,或許會驚動無數人,但是在武者圈子,死了也就死了,俗世中的規則,也無法對他們造成太多束縛。
因為大部分的武者,幾乎都不屬于任何一個國度的國籍,并且他們的活動區域,也大多都是較為偏僻地廣人稀的地方,律法更是無法約束他們。
所以,死對于武者來說,那真的是如同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就像今天龍王殿眾人所做的事情,斬殺上萬名武神殿成員,若是放在俗世,上萬條人命,怕是會驚動全世界。
但是在武者圈子中,那根本不會翻起太大的浪花。
總而言之,俗世有俗世的律法,而武者圈子有武者圈子的規則,雙方互不相干。
所以,在武者圈子,在龍王殿這個勢力中,陸楓說讓誰死,那誰就得死。
哪怕沒有證據,哪怕只是心中有所懷疑,就能直接殺了他們,并且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基于這個前提下,眾人更是噤若寒蟬,老老實實的低頭保持沉默。
“怎么,沒有人么?”
陸楓微微瞇眼,這個結果,顯然讓他不太滿意。
這個時候,陳梟緩緩轉頭,看向了左邊的一名龍王殿成員。
而這名龍王殿成員立馬點了點頭,朝著周圍看了一眼之后,直接邁步往前走了兩步。
“殿主。”
此人一聲大喊,瞬間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誰都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
“殿主,屬下,有罪!”
這名中年武者再次大喊一聲,隨后噗通一聲雙膝跪地。
單膝下跪,是尊敬。
雙膝同時落地,是認罪。
聽到這名中年武者的話,在場無數人又是心中一震。
甚至有不少人的心中,都已經產生了極其不妙的預感。
“你,何罪之有?”
陸楓緩緩轉頭,看向這名中年武者問道。
“回殿主。”
“屬下曾一時鬼迷心竅,跟武神殿的人接觸過。”
“請殿主,責罰!”
中年武者高聲吶喊,像是要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一般。
而他喊完之后,就保持著跪著的姿勢,上半身都伏在了地上。
“我剛才說的是,有想法可以離開,我不會過問太多原因。”
“你為何,要跟我說這些?”陸楓看著這名中年武者,微微皺眉問道。
“殿主,屬下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并不是真的要背叛龍王殿。”
“現在我們龍王殿迎來了新的殿主,屬下相信您會帶領龍王殿,邁向更高的巔峰。”
“所以,屬下不想走,屬下愿意留在這里,無論您對屬下降下什么樣的重罰,屬下都坦然接受。”
中年武者身體伏地,一番話說的無比誠懇。
“你能主動認錯,這很好。”
陸楓輕輕點頭,隨后目光看向其它人:“既然有人已經主動認錯,那么現在,還有么?”
此話問出之后,在場無數人都是心中一緊。
數秒后,一名青年從人群中緩緩走出,來到了人群前方。
“噗通!”
下一秒,這名青年也雙膝跪在了地上。
“殿主,屬下,也認罪。”
青年學著那名中年武者的樣子,保持跪著的姿勢,上半身完全趴在地上表示徹底臣服。
陸楓只是微微點頭,目光再次從其它人臉上一一掃過。
有了前面的兩個人帶動,又加上陸楓這仿佛看穿一切的目光,讓很多人都無法保持淡定。
五秒鐘后,又有人從隊伍中走了出來,緊接著又有兩人,這三人還沒走到前面,又有五個人咬牙走出了隊伍。
人,都有從眾心理,武者也不能免俗。
剛開始誰都不愿意第一個出來承認錯誤,但有了其它人的帶動之后,越來越多的人按耐不住,主動站了出來。
而此時走出來的這些人,全都或多或少的跟武神殿有些接觸,其中有人甚至已經跟武神殿接觸了好幾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