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極品世子爺蕭唐李妙 > 第52章 我也嫌丟人

雙塔寺。

主持拿著蕭唐寫的一張紙走了進來,對著慧悟禪師說道:“禪師,這是靖國公世子讓我交于你的一物。”

慧悟禪師眼睛都沒有睜開,搖搖頭,說道:“拿走吧。”

對于這些達官貴人之物,他向來看不上。他就是故意在和這些達官貴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只有保持距離,他們才會對自己更加敬重。

“他送來的是一幅字。”

主持猶豫了一下,還是對著慧悟禪師說道:“他說他有個問題想要問您,問題就在這張紙當中。”

蕭唐他們好歹給他捐了幾百兩的香火錢,總得給人家辦一點事吧。

聽到這話之后,慧悟禪師睜開了眼睛,示意他把那張紙遞過來。

他緩緩地打開紙張,看著上面的字。

“有風吹幡動,是風動,還是幡動?”

看到上面的這個問題,他還認真地思考了一下。

好像說什么都有道理。

“哼。”

不過,慧悟禪師還是冷哼一下,說道:“搞一些這種無聊的問題,便想要讓我見他不成?”

不過,這行字下面還有內容。

他倒是沒有直接把紙扔了,繼續往下看。

“我覺得,是心動。”

蕭唐下面給出了答案。

“哦?”

慧悟禪師看到這個答案之后,猶如醍醐灌頂。倒不是覺得這個東西對他有什么啟發,而是覺得這么回答好像確實顯得很深奧。

心動?

心動個鬼。

但是如果他把這個話和那些達官貴人說的話,倒是能把他們唬得一愣一愣的。

而且,他這個說法似乎和之前佛家的一些表達有點不同。

他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其中。

下面蕭唐繼續和他說道:“五日后,靖國公府靜候禪師到來。我愿贈您偈語一首,幫您開創一個新的佛學流派。”

慧悟已經感覺得到,蕭唐確實是有點東西,而且這個東西確實能夠幫他擴大知名度。

因為蕭唐的這種提法有點新奇。

自己若是加以創新,說不準能開創一個新的流派。

他一眼就看到了這個事情對自己的影響,而且,自己如果去見蕭唐,然后回來頓悟。

這個故事傳出去,也能夠增加自己的傳奇性。

“五日后,提醒我。”

慧悟對著主持說道:“我要去一趟靖國公府。”

主持聽到慧悟的話之后,也是愣了一下。

沒想到蕭唐這家伙的話還真管用。

其實真正管用的倒不是蕭唐的問題,而是他說得幫自己開創一個新的佛教流派。

不管成不成,自己都得去試試。

如果能成,那是最好的。

如果不成的話,自己親自上門去給心向佛學的靖國公世子解答疑惑,這難道不是一個令人感動的故事嗎?

不過,蕭唐這家伙在最后,竟然還提了個要求。

讓他帶一串手串過去當禮物。

哪有這么對待禪師的?

慧悟覺得這個小子反而有點像是看透了他一般,很對他的脾氣。

“是。”

主持趕緊點頭應了下來。

……

蕭唐和李越來到了凝香院之后,發現這里比以往更加的熱鬧。

畢竟各地的舉人都來到了京城,這些煙花柳巷也是他們肯定會去消費的場所。

這些人的來到,確實是讓這里面多了幾分文雅。

好多人開始在里面賣弄文采。

凝香院也開始限制人員進入了,必須得是老顧客,或者是能寫出詩詞歌賦之人方能進入。

設置準入門檻,就是給自己抬咖位呢。

說是這么設置,其實和沒設置差不多。

以前想要進凝香院可是得花不少銀子的,能進去的起的人基本上都已經變成了老顧客。

至于能寫出詩詞歌賦,明顯就是針對今年的這些舉子。

人家只是這么出了一份公告,錢沒少掙,但看上去顯得她們很高端似的。

而且,經過這么一搞。

原本沒去過的有錢人更是想要進去看看了,但因為沒有資格進入,導致在門口圍滿了人。

“走啊。”

李越拉著蕭唐便要朝著凝香院之中而去。

蕭唐卻搖搖頭,看著凝香院外面人說道:“多好的賺錢機會。”

“擺攤。”

蕭唐對著李越微微一笑,說道。

“擺攤?”

李越瞪大了眼睛,看著他說道:“你怕不是傻了吧?咱們是來玩的,不是來擺攤的。”

“商機就在眼前,你如果不珍惜,可就錯過了。”

蕭唐對著他說道:“趕緊努力,先給我自己在京城搞一套宅子再說。我總不能一直在你府上住著吧?不合適。”

“你還知道不合適?”

李越卻對著他說道:“你平時蹭我吃住的時候,也沒覺得你有多不好意思。”

“話不能這么說。”

蕭唐拍了拍他的肩膀,對著他說道:“不合適只是一小方面的原因。我以后是要娶你姐的,總得有個自己的宅子吧?難不成我還能入贅你家?”

聽到蕭唐這么說,李越眉頭越皺越緊。

“你想娶我姐?確定不是在開玩笑?不是單純的想要占我便宜?”

“我很真誠的。”

蕭唐對著他說道:“你放心好了,我會對你姐好的。”

“別……你先別和我說話,我想靜靜。”

李越以前一直都以為蕭唐是在開玩笑,沒想到他來真的。

“你先別靜了,借我一兩銀子。”

蕭唐繼續借錢道。

“給你。”

李越隨便扔給他一塊碎銀子道:“你到底要擺什么攤呢?我好歹也是唐王世子,你也是靖國公世子,在這里擺攤,難道不嫌丟人?”

“能賺銀子,丟什么人?”

蕭唐說道:“我打算開一個賣詩的攤子,隨便寫詩隨便賣,就賣給那些想進凝香院里的人,那些人有錢,舍得花錢,我賺他個幾千兩銀子,再加上賣茶葉的錢,直接在京城買一套大宅子,美!”

“你別說話,我嫌丟人。”

李越捂著臉說道:“文人怎么可以賣詩呢?還有沒有一點風骨了?再說了,你還是賣詩給進青樓之人,多丟人啊。”

“你可以不怕丟人,但是唐王府怕啊,靖國公府也怕,這要是傳出去,我父王得抽死我。”

“我不干,堅決不干。”

李越果斷地說道。

“給你分三成的利潤。”蕭唐對著他說道。

“三成?能有多少銀子?”

李越好奇地說道。

“咱們一首詩搞個一千兩,十首詩怎么也能搞一萬兩吧。三成就是三千多兩,你若是不愿意的話,我找別人。”

蕭唐說道。

“別別別,我干。”

聽到這話之后,李越直接沒了原則,說道:“不過,得喬裝打扮一下,不能露臉。”

他自己這么多年都沒有攢下三千兩銀子,一下子能有這么多銀子,怎么能不心動。

“自然是要喬裝打扮一下的,我其實也嫌丟人。”

蕭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