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禁止離婚!陸律師蓄謀已久 > 第686章 送個飯而已,我又毒不死他…
  范旖旎在首都住了一周醫院,準備出院時,范淳來接。

  這幾日,她一個人待在醫院,除了請的護工在無旁人,臨近出院,估計范淳也是不得已,來時,臉色不佳,站在門口默默看著范旖旎收拾東西。

  身為父親的寒暄問暖是一點都沒有。

  “這是你的機票。”

  “英國?什么意思?”范旖旎看到機票信息時,稍有些驚慌,難不成要把她送走?

  “這些年,你大大小小的闖禍我都沒計較,只要不是太過分,但你看看你現在,回京港,你覺得京港還會有你的容身之處嗎?旁人會如何看你?還能不能找到門當戶對的好人家?與其你留在京港被人指指點點,給家里抹黑,還不如出國去待著。”

  “不是怕我被人指指點點,而是怕我給家里抹黑吧?”范旖旎算是看出來了。

  范淳聽到這陰陽怪氣的話,目光一冷:“有什么錯?”

  “我跟你媽辛辛苦苦打拼這么多年出來的事業,這輩子也就只有你一個女兒,不要求你能繼承家業,只求你能好好過日子,把自己活清明一點,可你呢?你的一個舉動就能讓我跟你媽這么多年的努力都變成功虧一簣,我們算對得起你了,豪車豪宅,奢侈品什么缺了你的?可你看看你干的那些事情,是人事兒嗎?”

  范淳這輩子算是栽在范旖旎手中了,他在前方辛辛苦苦開路,范旖旎卻在拖后腿。

  這輩子就是個快要累死的騾子,怎么都爬不上來。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我媽的意思?”

  “我們倆的意思。”范淳無情開口。

  她明白了,就說這次她在醫院待這么久怎么家里人都不來看自己的,以前她有一點風吹草動,親媽就來了,這次卻遲遲不見人........

  “小時候你們總說工作忙,沒時間管我,讓我跟那些人混在一起,長大之后卻妄想讓我成為一個有本事的人,可你們根本就沒有想過,從一開始,你們就沒有給我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把我丟在一堆歪脖子樹中間,卻妄想讓我長成參天大樹。”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原件出錯,復印件再優秀也好不到哪里去。”

  范旖旎氣得雙眼通紅,伸手撥開范淳離開病房,

  等范淳反應過來時人已經不見了。

  “那不是范旖旎嗎?梁易平日里在首都心高氣傲的,怎么到京港就變得這么饑不擇食了。”

  “我還以為是什么天仙呢!”

  “這也能叫天仙?這要是能叫天仙,京港長公主怕不是要氣死。”

  “笑死!”

  私立醫院從各個科室到醫美行業應有盡有,范旖旎剛從樓上跑下來,還沒來得及進電梯,就被一群坐在皮膚科等著動臉的女人譏諷了。

  且譏諷的腔調有種城里人看鄉下人的心高氣傲。

  氣得她腦子瞬間就炸了。

  但也知道現在即便沖上去了,也會對自己不利,生生忍住了。

  “范小姐。”

  醫院門口,范旖旎正準打車離開,被人攔住腳步,一輛立標奔馳停在跟前,后座車窗緩緩降下,江晚舟風韻猶存的臉面出現在眼前。

  一周前見到她,尚且還有些大起大落之后的憔悴。

  而今再見,她又恢復了原先的貴婦模樣。

  隨之而來的,是女人涂著裸粉色指甲油的指尖將一個黃色信封遞出來。

  范旖旎并未伸手接過去,而是冷聲詢問:“是不是你干的?”

  后者唇角微微牽起,一點隱藏的意思都沒有:“是!”

  “范小姐,我這一生,如你這般的人,不說見了上百,也見了幾十,無論是二十出頭的小年輕,還是三四十歲頗富心機的成功人士,這些人挺著大肚子出現在我跟前無非都有一個共同目標……追名逐利。”

  “但他們忘了,這些手段,三十年前我就用過了,自然知道想母憑子貴的這些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也能精準地將他們從高臺上拉下來,聰明人,要一筆錢,轉身離開,愚蠢的人,異想天開。”

  “而這些人中,范小姐膽子最大,旁人搞我老公,你卻搞我兒子!”

  見人不動,江晚舟揚了揚手:“東西拿著吧!你不想知道是誰算計這一切讓你爬上梁易床的嗎?”

  范旖旎本就心中有怒火,聽到這話,一把搶過江晚舟指尖的黃色信封,從里面抽出幾張照片,入眼的,是華濃跟褚蜜二人站在酒店房間門口,而酒店里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她跟梁易。

  “范小姐這是無妄之災,被人當槍使了。”

  “老張,走!”

  黑色奔馳消失在醫院門口,范旖旎這才回過神來。

  拿著手機,看著照片氣得渾身發抖。

  腦海中想起的是這段時間華濃在自己耳畔的各種煽風點火……

  【看到了嗎?我的下一任金主爸爸】

  【我要去找梁易】

  【梁易在望津臺】

  【要是誰能抱住梁易的大腿,往后京港第一夫人的位置絕對穩坐】

  她明知道自己就是跟她過不去,處處想跟她一較高下,所以才如此說的。

  挖好坑等著她跳進去。

  賤人!!!!!!

  她一定不會放過華濃的。

  …………

  “能出院了?”

  清晨,許晴拿著文件從家里到醫院,剛推開門進去就看見昆蘭在收拾東西。

  “嗯!”

  “出院也行,華公主這毒下的有幾分本事,愣生生讓你躺了五天。”

  陸敬安順著許晴的話瞅了眼華濃,后者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即便是故意的,陸老板也甘之如飴,不怕!戀愛腦到死都不會怪你分毫的。”

  離開醫院,陸敬安直接回了公司,華濃一個人回了蒲云山。

  最近不拍戲,人也閑下來了。

  成天跟家里的幾只貓待在一起,懶洋洋的。

  傍晚時分。

  昆蘭提著精致的飯盒出來準備給陸敬安送飯。

  “給你家先生送飯?”

  “是,太太。”

  “我去吧!”

  昆蘭有些猶豫,顯然對華濃信不過。

  “送個飯而已,我又毒不死他……”

  昆蘭想了想也是,退了一步:“我跟太太一起去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