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將門棄婦又震懾邊關了宋惜惜戰北望易昉 > 第635章 師弟別放過梁紹

謝如墨問道:“她現在情況怎么樣?那孩子是確實沒了嗎?”

“沒了,她是差點出大紅,幸好丹神醫在,所以一條命是撿回來了,只是起碼要養一年半載才可以養回來,她如今昏睡過去了,等她醒來之后怕是要傷心。”

謝如墨嘆氣,“到底是十月懷胎,她心里肯定難受。”

宋惜惜臉色有些蒼白,“她自己也差點搭進去了,師弟,不能放過梁紹,他起碼要蹲幾年大牢。”

“交給我。”謝如墨見她于秋風中顯得脆弱又堅強,心頭有些酸痛,瀾兒生產的時候,惜惜一定很害怕,害怕失去瀾兒。

他眸子一冷,梁紹!

“等瀾兒走了之后再動手。”宋惜惜道,“免得節外生枝,現在把梁紹抓走,肯定一大堆人去求著瀾兒,我不想讓那些人驚擾她。”

“好,我先回大理寺,明日你把瀾兒帶走,我便差人抓捕梁紹,他傷害發妻,害得孩子胎死腹中,更有故意謀害皇家郡主之罪,夠他喝一壺的。”

“他現在還是探花郎,有功名在身……”

“我去找穆丞相,讓穆丞相去跟皇上說。”謝如墨差點忘記梁紹雖沒官職,卻還是天子門生,動他還是要先把他的名字從登科錄上劃去的,免得損了天子顏面。

宋惜惜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露出不舍之色,或許她能在任何人面前堅強,但今日真的嚇到了。

所以這一刻,她在謝如墨面前,流露出了脆弱。

謝如墨很想抱她一下,但礙于這里是承恩伯府,偏廳人多,外邊也有下人走動,他只能握一握她的手,柔聲道:“別怕,我都在,你什么時候需要我,我都會在。”

宋惜惜眼底濕潤,哽咽地嗯了一聲,“那你去找穆丞相吧,我進去陪著瀾兒,我擔心她醒來見不到我會害怕。”

“好,去吧,我看著你進去才走,我還得去震他們幾句。”謝如墨長身玉立,站在廊前顯得特有安全感,讓宋惜惜緊繃的情緒稍稍放松。

宋惜惜回了清心苑,看到淮王妃坐在床前握住瀾兒的手,叫喚了幾聲,宋惜惜惱得緊,給紅雀打了個眼色。

紅雀立刻會意,上前道:“淮王妃,現在她很累,很疲憊,睡眠是最好的良藥,我師父吩咐過,她能睡就盡量睡,你別吵她。”

淮王妃本來想叫醒她,跟她說說和離的事情,但見宋惜惜回來,她就知道這話說不成了,只好訕訕地走出一邊去。

宋惜惜守在床邊,瞧了瀾兒一眼,見她依舊沉睡,便淡淡地道:“我和紅雀在這里就行,其余的人全部出去吧。”

“我是她的母妃,我在這里陪著她。”淮王妃急忙道。

宋惜惜搖頭,“不,她需要你的時候你沒在,現在不需要,如果真關心她,幫她整理嫁妝吧。”

淮王妃沉沉地嘆了口氣,“惜惜,和離對她不是好事。”

宋惜惜沒回答這個問題,已經不需要同她講。

沈萬紫故意說了句,“我去整理吧,能帶走的全部帶走,管是誰的呢,承恩伯府的也帶走。”

淮王妃一聽這話就跟著出去了,如果和離已經是無法改變,那她也不要落人話柄。

所有人都出去了,淺紅和雙雙在簾子外站著,寢室里只有宋惜惜和紅雀。

至于梁紹,石鎖師姐把他放了,他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得聲音嘶啞,石鎖師姐就提著他的后領子把他扔出去,“滾外邊哭去。”

雖是放了他,但是石鎖師姐盯著他,不讓他離開承恩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