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hp:時空旅行的小蝙蝠 > 第19章 神明的眼淚
  斯內普將手背在身后,哪怕沒有花名冊他也可以將這個名字脫口而出。

  “波特先生,請你站起來。”

  直到斯內普第二次點名哈利才反應過來,他猛的站起身,速度快到他身邊的羅恩都嚇了一跳。

  “是!在!”

  哈利畏畏縮縮,這個新認識的魔藥教授看起來相當的不好惹。他可不想在開學的第一天就因為得罪教授而出名,尤其是這種一看起來就相當恐怖的教授。

  “呵呵,看來聲名遠揚的待遇讓波特先生相當自的。那么就讓我們來看看波特先生的名聲和學識是否想復。”

  斯內普看著那張和詹姆斯·波特如出一轍的臉忍不住出言嘲諷,他覺得如果不是有莉莉的眼睛的話,他看到這張大臉沒準會忍不住呸他一臉。

  “哈利·波特,大名鼎鼎的救世主,請你告訴我,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苦艾莖液會得到什么?”

  “如果我需要一塊牛黃,你應該從哪里去找?”

  斯內普一連問了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對于哈利來說更是聞所未聞。斯內普見他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樣,內心滿是失望。

  斯內普說完這兩個問題的時候哈利cpu都快被干燒了,他完全沒聽懂斯內普在說什么。

  這每一個字他都認識,咋連在一塊兒他就不明白啥意思了呢!

  “波特先生。看來你的大腦已經不足以幫助你進行基本的運轉了,不然也不會在教授提問的時候做出一副傻乎乎的作態。”

  斯內普的每一句話里頭都帶著尖刺,就像是他在故意找麻煩一樣,不過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哼,如果你以為憑借這點就能讓你的魔藥學教授對你產生憐憫,甚至拜倒在你救世主的光輝之下,呵呵,想都不要想!”

  斯內普一邊說著一邊表情變得慢慢扭曲,他成功把自己惡心到了。

  “那么接下來,波特先生……”

  “砰!”

  就在斯內普抱著那么最后一點點微薄的希望,打算問最后一個問題的時候卻被巨大的聲響嚇了一個激靈。

  來人的力度比斯內普還狠,老舊的木板門在半個小時之內連續被強制撞擊了兩次,它承受了它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重量。

  “咚!”

  這塊飽經風霜的門終于迎來了它的退休生涯,隨著咚的一聲落地,變得徹底四分五裂。

  至于為什么會這樣,洛斯伊芙完全有資格解釋——因為她是一腳踹開的。

  “抱歉斯內普教授,我來晚了。”

  女孩清冷的聲音在寂靜的教室內回蕩,在一個個目瞪口呆的學生的腦海中不斷重播。

  聲音不大,但足以氣的斯內普心肌梗塞。

  “你!”

  “可得了吧,也不算晚,現在才剛到上課時間。”

  洛斯伊芙看看墻上掛著的魔力鐘表,一句說完又把斯內普的話噎了回去。她把花名冊啪的一聲甩到講臺上,氣勢十足,嚇的第一排的小巫師忍不住的縮脖子。

  哈利現在相當的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他是應該坐下還是繼續在這站著。好家伙,這要是一坐下戰火燒到他這了咋辦。

  哈利:(???)我不應該在這里,我應該在車底……

  “好了坐下吧,波特先生。”

  洛斯伊芙開口,順手把夾在花名冊里的那張羊皮紙抽出來懟到斯內普的面前。

  紙面幾乎擦著他的鼻尖掠過,斯內普下意識后仰躲避,瞬間氣勢上輸了一大截。

  哈利在斯內普要吃人的眼神中迅速坐下,和羅恩一起低著頭瑟瑟發抖。

  “好了朋友們,別害怕。你們總要善解人意一點,某些人畢竟年紀大了,教課還行的前提就是可能會不定時的發癲。大家總要理解一下的不是嗎?”

  洛斯伊芙的一段話下來成功的緩和了氣氛,甚至有的小巫師還沒忍住笑出來聲。

  羅恩:哈利快看斯內普發癲哎~ヾ(@^▽^@)ノ

  哈利:(●__●)

  斯內普:(?д?╬)

  她自顧自的走上講臺,自顧自的說著,全程沒有分給斯內普一個眼神。她好像下意識忽略了他,更忽略了他們曾經發生過的不愉快。

  因為這種詭異的下意識忽略,斯內普甚至沒有想起來這里應該是他的主場,而洛斯伊芙這樣完全是在喧賓奪主了。

  而那張羊皮紙上寫的也不是別的,正是對于洛斯伊芙關于魔藥課助教職位的審批,下面赫然是來自魔法部長和校長鄧布利多的簽字。

  這一次,那個突然闖入的“意外”終于在三年后的這一個上午嶄露頭角。

  她以鋒芒畢露的姿態出現在阿不福思·鄧布利多的眼前,沒人知道他們之間說了些什么,更沒人知道在這場交易中她或者他又付出了點什么……

  “這是我的課!德拉文!”

  斯內普在三十秒后終于反應了過來,手里的羊皮紙被他攥成一團,他氣憤的怒吼:“如果你混亂的大腦還沒有被顛倒魔咒攪拌的一塌糊涂,那你就應該知道你是一個三年級的學生,你應該呆在你的三年級教室學習魔咒課而不是在……”

  斯內普說到一半就看到洛斯伊芙在朝他翻白眼,

  “斯內普先生看來您真的已經老眼昏花到看不清字跡的狀態了,看看你手里的羊皮紙吧。如果你實在看不清就請向鄧布利多學習一下——戴上老花鏡,ok?”

  洛斯伊芙的陰陽怪氣來的很突然,突然讓斯內普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熟悉感。

  斯內普:????(╬?_?)

  此時的斯內普教授已經因為強大的震撼效果導致cpu短暫崩壞了,他竟然下意識聽話的打開手里那團皺皺巴巴的羊皮紙,皺著眉頭閱讀。

  這一看可不得了,斯內普的聲調直接提高一個八度,發出尖銳的爆鳴聲。

  “你退學了!還成為了助教!還是魔藥學的專屬助教!”

  斯內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努力將手里的紙往眼前放。試圖從上邊看出點什么端倪,最好這東西是假的,斯內普這樣想著。

  不過很可惜天不遂人愿,斯內普怎么也看不出它造假的痕跡,這上頭還有鄧布利多和魔法部長的簽名,甚至最下頭還有英國魔藥協會的公章。

  看完內容的斯內普一整個都頹廢了,都開始懷疑人生了,如今他寧愿就像洛斯伊芙說的那樣——老花眼看不清了,也好過像現在這樣。

  斯內普:要了老命了啊!!!(╥_╥)

  “哈利·波特先生你好。”

  洛斯伊芙沒有去管獨自頹廢的斯內普,她坐到了哈利的身邊,盯著那雙令人魂牽夢繞的綠色眼睛。

  她相信在大腦封閉術的作用下斯內普會把自己的事情處理的很好,就像那天晚上在辦公室的時候一樣。

  實際上她并不能釋懷,心痛就像是被撕裂的傷口,哪怕時間可以愈合但還是會留下傷疤。

  神明也是有心的,洛斯伊芙簡直不敢相信那天的男人竟然會用手段抑制自己的感情,就像一個沒有心的木偶。

  斯內普難道不知道抑制的感情就如同飲鴆止渴,終于黃河決堤之時這個道理嗎?

  墜入愛河的神明痛苦萬分,洛斯伊芙流不出眼淚,心臟卻如同被人掏了出來,放在鹽水里浸上浸下,反復腌浸到水分干癟。

  那她聽到了來自兩道靈魂的哀鳴,神明自己的還有那位愛人的……

  那天晚上洛斯伊芙轉身離開,在斯內普的惡語相向下她又能做什么呢?

  告訴他她傷到了?

  還是指著心告訴他,你可以戳這里,她還受得住?

  ————————————————

  1月9日斯教生日快樂(?°з°)-?

  霍格沃茨最年輕的校長,斯萊特林最好的院長,魔法界最優秀的魔藥大師,西弗勒斯.斯內普。

  他們厭惡他扎眼的鷹鉤鼻;厭惡他犀利刻薄的話語;厭惡他蠟黃的皮膚在難堪時變為菜色;也厭惡他黑色的長袍拖地,留下陰暗的塵灰。但是他們不知道,他深不可測的雙眸中藏匿著未被理解的深情。

  往事不可追,他只好離群索居,孤獨游走于黑白之間,不顧一切,只為將錯誤彌補,將傷痕撫平。

  他赤膽忠心,他心甘情愿,他至死不渝。只是,指針盡頭,旋針停擺,命運或許早已注定。斯人已逝,我們開始懷念杖尖上跳躍著奔出的銀色牝鹿;念幽暗的走廊里閃身出現的黑色身影;懷念那些寫在舊魔藥教材上的,密密麻麻的細小筆跡;亦懷念他初次望著那雙同樣杏綠的眼,不覺間流露出的絲絲真情。

  他也許也會思念吧。他思念禁林暗夜中隱約可見的星光;思念充滿魔藥氣息的地下室;思念那個女孩站在高高的秋千上歡笑,一頭長發鋪展如紅云;更思念那雙杏綠的眼,如夏日潭水,若璀璨星辰。他的存在,似傳奇史詩,像燎原星火,無奈是淚流滿面的一生。

  可是,對我們來說,他一直都在。

  生日快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