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高冷傅少的神醫傻妻 > 第1910章 畢竟是一家人
溫辛雨走出房間的時候,保鏢已經被劉大哥打了好幾拳,唇角溢血,眼睛也明顯腫了起來。
再看向還想要動手繼續打的劉大哥,溫辛雨的怒火瞬間就起來了,當即擋在保鏢們的面前,劉大哥出的拳沒收住,一拳打向溫辛雨的肩膀。
雖然沈清羽及時拉住了溫辛雨,但她和劉大哥的距離實在太近,這一拳還是打到了溫辛雨的身上。
溫辛雨體內余毒沒請,現在的她說是一個脆弱的瓷娃娃一點都不夸張。
這一拳下來,叫好不容易緩過來一些的溫辛雨再度感到一陣暈眩。
“辛雨。”沈清羽立馬扶住溫辛雨。
溫辛雨就是像假裝自己無事也沒力氣裝,靠在沈清羽的身上,虛弱地說道:“報警,他們蓄意傷人。”
“你說什么?你要送我們去警局?!”劉大哥怒聲說道。
他常年在工地上干活,塊頭力氣都很大,一板起臉,看著就非常嚇人,像是隨時都要打人。
溫辛雨閉上眼睛,已經沒有力氣和他們多廢話。
這幾天他們一直在進行各種騷擾,早就厭煩得不行。
只是溫辛雨現在的狀態實在不行,沒能空出精力來處理他們的事情。
如果只是多說兩句話,她還能忍忍,但現在竟然還動手傷到了保鏢,就實在無法再忍。
見保鏢要打電話報警,劉大哥立馬沖上來想打掉保鏢手里的手機。
沈清羽給了他們一記眼神,保鏢們立即會意,輕而易舉便攔住了劉大哥的動作。
他們不動手還真以為他們打不了是吧?
被鉗制住的劉大哥立馬哇哇大叫了起來:“你們放開我!!放開我!!你們怎么敢的?!”
嚷嚷著,又沖著溫辛雨怒吼道:“劉小七,別忘了你姓什么?!你是劉家的人,你現在竟然要將你的家里人送進去?你這是大逆不道!”
“吵。”溫辛雨閉著眼睛說了句。
“我抱你回去休息。”沈清羽說道。
溫辛雨緩緩點了點頭。
沈清羽輕輕抱起溫辛雨,不管劉家人在后面怎么大喊大叫,就是不予任何回應。
小野嶺的事情引起了上面的高度關注。
對于沈清羽幾人,無論是出于他們的身份,還是他們在這一件事情里起到的作用,都受到了高度的保護。
現在劉家的人想要來騷擾他們,甚至還出了手,那這性質一下子就嚴重了,很快便來了人將劉家這群人都給帶走。
回到房間的溫辛雨躺在床上,眼里寫著失望:“他們還真是生怕我會有哪怕一點點的心軟。”
“就當他們是陌生人,不用放在心上。”沈清羽說道。
“如果他們真是陌生人,那反而好。”溫辛雨說道。
“別想這么多,先休息,傅卓宸那邊來了消息,他和沐沐已經下山,今天晚些時候就能到,你現在只需要好好休息,到時候你身上的問題沐沐都能給你解決。”沈清羽溫聲地說道。
“嗯。”溫辛雨緩緩點了點頭,閉上眼睛慢慢睡了過去。
沈清羽回到外邊兒,這會兒警方的人剛到,將人帶走。
看到沈清羽的出來,立馬上前想他問道:“沈總。”
劉二哥沒有劉大哥這么橫,看到沈清羽,立馬說道:“妹夫!妹夫!!我們和溫辛雨都是兄妹,是一家人,一家人哪里有什么隔夜仇,這些只不過都是小事,大哥剛剛出手是不對,我們可以向他道歉,但是就沒有必要鬧到去警局,你說是不是?”
劉四姐也連忙附和說道:“對啊對啊,我們畢竟是一家人,剛剛她可能在氣頭上,但如果真的將事情鬧得這么僵,以后還怎么在哦一家人?我想,等她冷靜下來之后,應該也會覺得自己剛剛的決定太沖動了些。”
沈清羽冷聲對他們說道:“你們誤會了,現在是我要起訴你們,你們無緣無故傷了我的人,這件事我要追究到底,所以不管你們是誰,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警方也都明白了沈清羽的態度,再不敢有任何的猶豫,趕緊將人帶走。
劉家人被帶走后,溫辛雨就一直昏睡著,直到喬思沐和傅卓宸來了也并沒有醒過來。
“沐沐,你現在還好嗎?”沈清羽向喬思沐問道。
喬思沐笑著說道:“調養了好幾天,我現在的情況比先前都要更好,不用擔心我,先看看辛雨姐的情況。”
沈清羽點點頭,帶喬思沐去了溫辛雨的房間。
這會兒溫辛雨還在昏睡著。
沈清羽說道:“這些天,她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著,清醒的時候也沒有辦法有太大的動彈,不然身體各處就會有不同程度的疼。”
喬思沐問道:“我之前讓準備的藥都準備了嗎?”
“嗯,都已經準備好了。”沈清羽說道。
說完,沈清羽的人立馬將喬思沐需要的藥都拿了進來。
喬思沐往溫辛雨的體內注入了三支藥劑,溫辛雨眉心微微皺了起來。
沈清羽立馬來到床旁,輕輕喚了聲:“辛雨?”
辛雨緩緩睜開眼。
“你現在覺得怎么樣?”沈清羽柔聲問道。
溫辛雨緩緩舒出一口氣:“還有些累,不太提得起勁。”
沈清羽立馬緊張地看向喬思沐。
喬思沐哭笑不得地說道:“二哥,我的藥再厲害也不是神藥啊,不能讓一個昏睡了好幾天一下子就變得龍精虎猛起來啊。”
“沐沐你別管他,他就是大驚小怪。”溫辛雨笑著對喬思沐說道。
喬思沐笑著道:“二哥也就是擔心你而已。”
聽著喬思沐這話,沈清羽才沒再繼續瞪著她。
總算知道說點好話。
“她現在是什么情況?多久時間能好?”沈清羽問道。
喬思沐說道:“清理體內的余毒今晚就可以徹底清理完畢,只不過如果想要恢復正常生活,大概還需要三天的時間。”
“不會有其他的副作用又或者是后遺癥吧?”沈清羽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放心吧,不會。”喬思沐給沈清羽一個安心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