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周昊的目的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復雜,單純是為了以后兩國之間的大戰做準備。
梁邱心中忍不住浮現一絲譏諷。
想通過這種方式削弱南梁?
真是想得太多了!
南梁的疆域內,可是有著江南正片平原。
那里每年的糧食產量,便能夠供整個南梁的百姓食用!
周昊聰明一世,卻糊涂一時,想著用這種方法來削弱南梁,真是太失策了。
梁邱放下心,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表情。
“秦王,本王還沒回去,你就說要和我南梁開戰,未免也太過分了!”
“過分?”
周昊呵呵一笑:“這件事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遮遮掩掩?”
“本王今天就在這里跟你說了,回去準備好應對我北涼的進攻!”
梁邱心中越發大定,臉色神色也越發沉凝。
“既然秦王這么說,那本王也沒有在和秦王聊下去的必要了!”
“來人,送客!”
說完,梁邱不等周昊有什么反應,直接起身朝里間走去。
一名南梁大臣走出來,向周昊和方和同道:“秦王,方丞相,請吧。”
“哼!”
周昊做戲做全套,一甩衣袖站起來,率先走了出去。
方和同看看周昊的背影,又看看梁邱離去的方向,最后一嘆氣,追著周昊去了。
南梁大臣跟在方和同身后,一直等到看不見兩人后,便匆匆回到迎賓閣向梁邱稟告。
梁邱聽完后,臉上哪里還有剛剛的憤怒和不悅,反而滿是笑容。
大臣看得一頭霧水。
剛剛梁邱和周昊的對話,他全都聽見了。
周昊可是說準備調動大軍進攻北涼,在這等威脅之下,梁邱怎么還能笑得出來?
“王爺,是否要送信回去,讓陛下加強戒備?”
“不用。”
梁邱搖了搖頭。
在他出使北涼之前,南梁就已經在和北涼接壤的地方做好了準備。
送信回去,也沒有什么其他手段。
反而是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再沒有任何擔憂了。
看著梁邱臉上越發燦爛的笑容,大臣終于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王爺,北涼即將發起進攻,王爺為何發笑?”
此時,梁海得到消息,也趕了過來。
看到梁邱臉上的笑容,梁海便道:“七哥,周昊的回答,是不是和我的猜測一樣?”
梁邱哈哈一笑,朝梁海招招手:“來,八弟你坐。”
“這一次,七哥的確是杞人憂天,過于擔心了。”
“那周昊之所以要糧食,只是為了做和我南梁開戰的準備而已。”
“那不還是怕斷糧嘛!”梁海不屑地道。
“不錯,就是如此!”
梁邱連連點頭:“既然他沒有其他目的,那我也就放心了!”
望著周昊離去的方向,梁邱的眼神逐漸變得銳利起來。
“周昊,下次相見,便是戰場!”
方和同從迎賓閣追出去,一路小跑,跑到氣喘吁吁才追上周昊。
“王爺,要......要冷靜啊!”
方和同上氣不接下氣地勸道。
這么一點時間,周昊已經走出了將近二里。
周昊回頭看了一眼,隨即突然露出笑容。
“丞相,本王.剛剛演得怎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