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等到青蟬墜落 > 第15章

  陳浦和李輕鷂在體育大學體育場等人。

  李輕鷂問他:“你早就跟朱哥聯系過,知道孫浩辰這個人的存在?”

  陳浦雙手插褲兜里,踢了一腳塑膠跑道上的石子:“老朱今天一天都在出任務,剛剛才有時間,我沒問他,也沒等他。只翻了翻去年的卷宗,大致心里有數。”

  李輕鷂明白了,盡管有卷宗,陳浦還是決定今天親自去二十九中查這一趟,獲取第一手信息而不是只看紙面,頗有些推倒重來的意思。而且時間不等人,等現在他輛走過一趟,再和朱哥談,就能更全面地看待這個案子。

  過了一會兒,一個穿著運動服的男生走來。

  孫浩辰中等個頭,長得還不錯,眉眼平正,有些小帥。他看清他倆,眼珠轉了轉,笑嘻嘻地說:“兩位警官,還有什么事?那都是一年前了,該說的我都說了。”

  到底忙了一整天,李輕鷂有些心累,還有點煩躁了,不過她是敬業的,還是無障礙切換到知心姐姐模式,露出清淺的笑,剛想上前一步,陳浦卻破例插到她前面,問:“孫浩辰是吧?這是我們的警官證。我們局里要對一些典型案件進行盤點,有關張希鈺的案子,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孫浩辰無所謂地聳聳肩:“您問。”

  見陳浦這么主動攬活,李輕鷂樂得閉嘴。

  孫浩辰和張希鈺怎么在一起的,當年的筆錄里記得很清楚,再尋常不過的開頭:兩個學校本就近,孫浩辰有個同學在二十九中找了個小女朋友。七拐八拐的關系,兩人在宵夜攤上見過兩次。張希鈺人長得清純,身材又勁,氣質冷傲,聽說沒交過男朋友。孫浩辰有錢有心,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追求,本以為很難得手,沒想到很快就追到了。

  “你們只好了兩個月就分手,為什么?”陳浦問。

  孫浩辰:“感情不和唄,覺得不合適。”

  “哪里不和,說說看。”

  孫浩辰語塞。

  陳浦還沒說話,被他用眼神使喚了一天的李輕鷂,條件反射就上工:“孫同學,我們知道張希鈺的死跟你沒有關系,這個案子早就結了。現在我們工作有需要,上頭要得緊,你幫幫我們好嗎?”

  她語氣柔和,笑容甜美,孫浩辰下意識也笑了,答:“警察小姐姐,這有什么!剛才我是在回憶,現在一想吧,張希鈺這個人其實挺怪的——我不是要說死人壞話,是為了幫助你們調查。跟她好那幾個月,她總是一會兒高興,一會兒不高興,情緒來得很快,我都不知道是為了什么。要是早知道她心理問題大到要跳樓,我是無論如何不會跟她好的,無緣無故惹了一身麻煩。”

  李輕鷂接著問道:“喜怒無常,還有什么怪的地方?”

  孫浩辰嘆了口氣,說:“她其實好瘋的,居然想讓我跟她私奔,偷戶口本結婚。我都驚呆了,她有那么愛我嗎?小說看多了吧?我只是想談個戀愛,沒想到她這么不現實,還老是逼我,我就只好跟她分手了。警官你說,這種情況能不分手嗎?我還要上大學呢。”

  李輕鷂和陳浦對視一眼,這可是卷宗里沒有問到的。李輕鷂掏出手機,給他看照片:“這部手機是你送她的嗎?”

  孫浩辰仔細辨認了一下,點頭:“花了六千多呢,我其實對她挺好的。”

  這一點也和朱哥的調查筆錄一致,所以當時他們沒有懷疑張希鈺還有別的男友。

  李輕鷂又給他看其他幾張照片:“這些呢?”

  這些以前警察沒給孫浩辰看過,都是些衣服,他搖頭:“我沒給她買過衣服,她從來不肯跟我去逛街,說是班主任抓早戀抓得嚴,她爸也會打她。我和她就跟地下黨似的。”

  陳浦的嗓音冷冷的:“她死前可能懷孕了,你知道嗎?”

  孫浩辰呆了,旋即想起什么,搖頭:“不可能!草!真的警官,我們開頭幾次都吃了避孕藥,后來每次我都很注意,要么戴套要么射在外頭……”

  “怎么講話的!”陳浦皺眉低吼,吼完才意識到自己反應過激,對方也算是在陳述事實,有理有據,他查案聽過比這露骨百倍的話。可剛剛看到李輕鷂溫溫婉婉的樣子,就感覺這些話太臟!

  他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呵斥得對!人家李輕鷂上了大一又退學重新高考,讀了警校來公安,八成沒談過戀愛不懂這些——人心里背著那么大的事,哪有心思談戀愛?這他有經驗。

  見李輕鷂眉眼平靜,沒有反應,陳浦心里才稍微舒服點。

  孫浩辰嘀咕:“這怎么不能說了……原來她真的有別的男朋友!我本來以為在高中能找個處,但我們第一次做她就不是了。警官,她懷不懷孕真跟我沒關系,沒道理我戴了綠帽還要背鍋吧?”

  李輕鷂這時才皺眉,陳浦已厲聲說:“有沒有關系,不是你說了算!一個成年人找未成年的高中生發生關系,沒讓學校給你處分已經是寬大處理!”

  孫浩辰訕訕不語。

  “知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有沒有發現蛛絲馬跡?”

  “沒有,我當時要是知道肯定不跟她好。”

  “你們發生關系,一般都去哪里?”

  “月亮湖街,那邊有一排三、四星的酒店。”

  “誰找的地方?”

  孫浩辰愣了一下,神色有些說不出的滋味:“都是她推薦的,草。”

  “最后一個問題。”陳浦把手機遞到他面前,“這個男人,最近找過你嗎?”

  孫浩辰看了看,神色驚訝:“找過。”

  “什么時候?”

  “三個星期前,他通過我們老師認識了我,說是二十九中的老師,還請我喝了一頓酒。”孫浩辰說,“他也打聽了我和張希鈺的事。”

  “具體聊了些什么?”

  孫浩辰抓抓頭:“當時我喝多了,記不清了,差不多也是你問的這些吧。”

  陳浦和李輕鷂離開體大時,孫浩辰本來往宿舍走了幾步,又站定,追上來說:“警官,我承認自己一開始是想找個小女朋友,很有面子也很新鮮。但我跟她好的時候,是真心的。我從來都沒有對她不好,都是她給我壓力,我沒有給過她壓力。但是吧,我總有種感覺……”他露出苦笑:“她并不愛我,從一開始就是。我覺得她就是想找個男朋友,為了找而找,可能我剛好符合她的要求吧。所以我要什么她都給我,但我總覺得她的眼里沒有我。大概她真心喜歡的,是那個人吧。分手那天,我都哭了,她卻沒有哭,還請我吃了頓火鍋。她還說了一句話……”

  “什么話?”

  “她說想當大學生。”

  ——

  第二天一早,陳浦按照平常的時間下樓,抬頭望向自己的車,心倒是提了一下。

  沒人。

  他松了口氣,察覺到自己如此反應,他在心里罵了句草,自己一個老刑警居然被李輕鷂搞應激了。

  悠哉悠哉吃了碗粉,他步行到局里,一進辦公室,就見李輕鷂端坐書桌前,十指快速打電腦,一臉專注,十分干練。

  陳浦目不斜視走過去坐下。

  他剛打開電腦,就收到辦公系統提醒,打開一看,李輕鷂已經把昨天所有的筆錄資料整理好發過來了。陳浦微愣,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她端起茶杯在喝水,察覺到什么,亮晶晶的目光掃過來,陳浦立刻垂落目光。

  也不知道她早上幾點來的辦公室,才能在上班前就把這么多文字都整理好。陳浦心情略微復雜地把文件看了一遍,挑不出任何毛病,畢竟她曾是一流大學的高材生,和他這種學渣中的偽學霸天差地別。

  她高考前一個月,李謹誠已經失蹤,但是家人里瞞著她。后來陳浦還偷偷打聽過她的名次——中學的喜報上有——挺嚇人的。

  “李輕鷂。”他喊道,她走過來,他說:“整理得挺好,繼續保持。”

  不用抬頭,都能感覺到她露出慣有的八顆牙齒假笑,柔柔婉婉的嗓音響起:“這有什么呀,你滿意就好。”

  陳浦自問已經可以對她的時嬌時嗲時抽風免疫了,公事公辦地說:“下次不用來這么早,上班時間整理也可以。”

  “我自己會把握的。”

  瞧,這就又不聽指揮了,她其實就是個刺頭兒!陳浦覺得大早上多看她一眼眼睛都會痛,用力擺手示意她滾蛋。

  閆勇風風火火地走進辦公室:“劉懷信家里的指紋和NDA檢驗結果都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