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帶二十一封婚書出獄 > 第1137章 終章
  江北原本還打算和人家攀一下關系呢!

  沒想到……

  你特么給我看這個?!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直接上前,粗暴的摘下自己胸前掛著的戒指,用它按在了棺材蓋上那個孔洞里。

  下一刻!

  封仙陣的紅線盡數斷裂!

  嗯……

  這么一看就舒服多了嘛!

  八門再生。

  原本的封仙陣,仿佛已經不算什么了……

  至于江北,他可沒干愣著!

  直接上前,將這墓主人的棺材蓋給掀了!

  “好膽!”

  仿佛自遠古傳來了一道怒喝,墓主人也沒想到這進來的毛頭小子竟然這么沒規矩!

  一個穿著白衣,手持一把三尺長刀的虛幻人影突然從遠處走出,對著江北就是一刀斬下!

  江北也沒猶豫,反手就從自己的儲物袋中將唐刀拿出來,一刀就迎了上去!

  雙方的出刀幾乎一模一樣!

  毫無威勢可言,但其中的道蘊,卻是旁人都無法理解的!

  那騷包白衣墓主的虛幻的劍,與江北的劍撞在一起!

  卻是爆發出了一道悶響!

  誰都奈何不得誰!

  少頃。

  白衣人影將這一劍放下,突然揚天大笑,“好!哈哈哈哈哈!”

  “不錯,果然是我的傳人!不錯!”

  虛影憑空站立,仿佛只有這樣才能表示他這個前輩高江北一頭,很是威嚴地道:“今日你既來到這里,說明……”

  “說明我得了絕癥,不得不來!”江北額頭上滿是黑線,沒好氣兒地道。

  這一下,明顯打斷了白衣虛影的節奏,他有些呆滯的看著江北。

  這難道……不是我選中的人?

  走錯門了?

  不應該啊……

  白衣人影的cpu仿佛燒了,呆呆地看著江北。

  “你先等等……”白衣人影猛地一抬手,“你說你得了絕癥……等等,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江北:你禮貌嗎?

  不是絕癥你以為我會來?

  特么的上來給我看個封仙陣,差點把人嚇死好嗎!

  “我且問你,我預測的未來,是否有錯?”白衣虛影問道。

  “沒錯。”

  “天道惡念是你斬殺的?”

  “是。”

  “你是如今的道門之主?可帶道門恢復了往日的繁榮?”

  “不稀罕那玩意,道門死活跟我有啥關系?”

  “……”

  白衣虛影不解。

  他想到,在他死后,天道惡念再來一次,將打碎道門根基,但沒想到……道門直接被圈起來了。

  江北好一頓解釋,他才接受了這個現實。

  他坐在棺材上,明明棺材板都被掀了……但他也沒介意。

  用手指不停地掐算著,時不時地看一眼江北,仿佛在根據他來算著什么。

  時不時地皺起了眉頭,時不時地又一驚訝。

  “所以說……你是因為要來見我,所以才暫時放棄了道門之主的位置?”

  “不然你現在應該在戰斗,道門王朝的氣運崩塌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會贏!”

  白衣騷包很是滿意地道。

  “看來我當年的安排也沒問題,你有氣運獲得天行訣,就一定能成為道門之主。”

  “我就說,這道門之主的位置,還得是我這一脈的人來當!哈哈哈!”

  白衣騷包又笑了起來。

  江北的額頭已經被黑線填滿了……

  “有沒有正事?沒事兒我還得回去。”江北沒好氣兒地道。

  感覺這騷包就不是什么正經人!他心里發誓,自己可不能這么花里胡哨!

  “有,自然有!”白衣騷包笑了,反問:“你可知你為何會在此?”

  “我得絕癥了。”江北答道。

  “我都說了,不要在意那些細節。”

  “……”

  “你能來到這里,自然也是我安排的,現在嘛,為了慶祝我這一脈有了傳人,并且本座預言一一得到了驗證……嗯,本座便可徹底離開了!在這待著可無聊死了!”

  “你是想找個苦力是吧?”江北冷笑。

  “非也,非也!這叫培養后輩!我要給你的,只是獎勵而已!”白衣騷包搖了搖頭。

  “能治好絕癥不?”

  “區區絕癥算得了什么?”

  “拿來。”

  “謝謝我,然后給我嗑兩個頭,就跟壁畫上畫的那樣。”白衣騷包一指自己背后那最后一幅壁畫。

  畢竟,他所預言的一切都成真了。

  包括江北擊殺了卷土重來的天道惡念,也包括他成為了道門之主……嗯,這個還需要點時間,不過也不是問題。

  可能就如當年一樣,自己放棄了道門之主的位置。

  不愿意參與那些明爭暗斗。

  也是因此,才導致了在真正大災來臨時,他無法調動道門所有的力量。

  雖然并不后悔,但多少有些可惜。

  所以現在,一切都成真了,或者即將成真了。

  但最后一幅畫出問題了!

  自己的這個傳人非但沒有給自己跪下磕頭拜謝,還在心里罵自己!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嗎!

  白衣騷包一輩子瀟灑,怎么可能接受得了這種事兒?!

  絕對不能有一丁點錯誤!

  “你現在給我跪下磕幾個頭,我就把傳承都給你,我敢保證,只要你拿了傳承,你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無敵于世間!”

  江北:“……”

  見江北依舊毫不在意,白衣騷包有點急了,“你難道就一點興趣都沒有?難道你就真不想做到真正的天行?”

  “那是需要實力的啊!”

  “你如今這區區金丹實力,隨便來個大乘期修士就能滅了你,你還怎么逍遙自在?”

  循循善誘!

  江北依舊不為所動。

  心里卻是在權衡著,該說不說,這騷包說的還真是……有那么點道理。

  實際上,他做的那些事兒,確實是足夠人敬佩了,就算只是作為一個晚輩修士,于情于理他也應該給這個騷包嗑個頭。

  畢竟,他斬落了一次天道惡念。

  待到第二次天道惡念再來時……中間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歲月,換句話說,他確實庇護了人族很久很久。

  而那時,可是沒有道門和世俗這個區分的。

  這人也算是功德無量……

  更別說,江北確實是受了人家的恩惠,一步步按照他所指的方向在走!

  這多少讓江北有些不舒服了,但是還可以忍受……畢竟也是有著授業之恩。

  但……偏偏這人花里胡哨!

  甚至看到江北還一副自得的模樣,哪里像個前輩的樣子?!

  現在更是為了讓自己給他磕頭,開始循循善誘了起來。

  大哥,您能不能……有點架子啊?

  啥叫磕個頭,我就把好東西都給你?

  有這樣的嗎?

  “商量商量,你也不想我這么沒面子嗎?畢竟你可是我的傳人,豈能看著師尊如此?”

  “嗑一下,或者裝模作樣的嗑一下也行。”白衣騷包好言相勸。

  就照著那個圖來。

  “圖里沒有你在這跟我商量。”江北嘴角一抽。

  他剛剛確實是動搖過……但一看那騷包花里胡哨,在那盤腿坐著的模樣,他就真是……下不去頭啊!

  “這好辦!”

  聽到江北話中的“漏洞”,白衣騷包唰的一下就鉆進了棺材里!

  那被江北掀翻的棺材板,也突然飄起來,將棺材嚴嚴實實的蓋上!

  “現在好了,嗑吧!”

  江北:“……”

  草!

  還能這樣的啊?!

  他感覺這騷包修煉的就不是什么天行訣,而是人至賤則無敵的道!

  “誒?你這個說法好,人至賤則無敵……嗯,有點意思。”那白衣騷包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怪不得你有那么多的未婚妻,原來你是……”

  “閉嘴!!!”江北繃不住了。

  白衣騷包不說話了,生怕一會兒江北又反悔了,為了自己的一生能有個圓滿,他也真是豁出去了。

  彼時。

  江北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

  又去看了一遍那壁畫,尤其是……白衣青年舉刀向天,斬天的那些畫面。

  還有只接受了百姓五谷供奉,只是為了分享他們的喜悅……

  這個人,在江北的心里……

  被強行拔高了幾分。

  但不管如何,這膝蓋還是有點硬啊!

  “到底也算是個師父……天行訣畢竟是人家的……”江北嘟囔著,在心里勸慰著自己。

  那在棺材里仔細聽著的白衣騷包拼命點頭,沒錯!就是這樣的

  “就算是拜師禮……也欠他一個。”

  “而且這騷包的一生確實也就差這一環就圓滿了……我犯不上跟他多計較,就當送他最后一程了……”

  “就算是個醫生將我的絕癥給治好了,這救命之恩,給人家磕一個都一點不為過……”

  江北不停的勸著自己,跟這騷包硬剛,是真沒意義。

  嗑嗎?

  嗑吧!

  棺材里的白衣騷包:你才是騷包!

  當江北這一個響頭落下,畫面也徹底和壁畫上的一切重合了,一個年輕人的背影,跪在地上,給這個棺材磕頭……

  下一刻,江北的意識一閃!

  整個人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識海之中!

  這里……應該是……

  因為旁邊有一個金丹,還有瑟瑟發抖的小塔。

  那小塔像是瘋了一樣……

  但這里……已經不是一片混沌,復刻了那壁畫上,那個騷……咳!那個偉岸的男人舉刀向天,一刀斬下的一幕!

  那無上的道蘊開始流轉在江北的識海中!

  小塔徹底瘋狂了:“我草,我草,我草!”

  那一刀斬下,天空開裂!天道惡念被他一刀斬落!

  小塔:“我草!我草!我草啊!!!”

  彼時,江北的識海內,一個和江北一模一樣的人影在凝聚!

  在像他一樣,不停的揮斬出那一劍!

  天行域擴散在識海中!

  那金丹嗡嗡作響!

  金丹在逐漸消融,但那小人卻是在逐漸凝實!

  直到,小人斬出的一劍,也擁有著同樣的道蘊!

  小塔:“我草!我草!我草!變態啊!”

  彼時,那斬落天道的男人,微微側目……看著識海中的江北虛影,嘴角緩緩勾起一個弧度,露出了一個極為騷包的笑容。

  小塔:“……”

  江北:“……”

  不知過了多久,江北終于緩緩蘇醒……

  而這里。

  早已沒有了墓室,他所在的,就只是一個荒涼的小島,旁邊還有自己來時的那艘船……

  “那騷包呢?!”

  江北第一反應就是這個!甚至都沒去查看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

  “什么騷包?”小塔懵逼。

  “就那個,那個穿白衣的騷包!”江北急切道。

  “啊……不知道,沒了,好像是和這墓室一起消散了。”小塔趕忙答道。

  江北愣了愣,這才看向自己的右手……仔細感知了一下,那漸凍癥,真的消失了。

  而就在此時。

  遠處卻突然傳來了鳴笛聲!

  是一艘大一些的游艇!

  遠遠的便能看到,陳凝霜就在甲板上方,滿目急切。

  薛鈺,沐儀她們也都在。

  十個人整整齊齊。

  還有陸葉他們……

  想來,是記掛著自己吧?

  江北仔細想了一下,自己應該在這里待了足足兩個月,消化那些傳承。

  如今……

  這是什么境界?

  “大乘呀!到頂了!咋,你還想飛升不成?”那騷包的聲音又一次自識海內傳來。

  江北:“???”

  “有時間考慮我,你還是想想怎么應付眼下的畫面吧,本座真沒想到,第一次出來就能看到這種陣仗,嘖嘖嘖。”

  江北順著他的話,看向了甲板……

  果然,除了自己的師父們,未婚妻們……

  多出了十一個人!

  這幾人,風姿絲毫不弱于陳凝霜她們!

  而且雙方一左一右,誰也不讓著誰!

  仿佛,是在針鋒相對!

  江北人傻了。

  十一個?

  為什么要湊這么個數字?

  再一想想之前師父在那小山村所說的話……好像其中還有著深意,江北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人有點傻了。

  不多時。

  這艘碩大的游艇靠岸。

  讓江北沒想到的是。

  除了甲板上見到的這些人之外,游艇的船艙內,又走出來了幾人。

  正是軍部的劉國梁、李曉博等人,還有當初自己在神龍營的手下們……

  “北哥!”那些人見到江北,別提多興奮了。

  “你們怎么……”江北眼眶一熱。

  “北哥,你在我心中是最注重情誼的!”

  “北哥……”

  一聲聲恭維的話傳入耳中,江北險些沒迷失,但對這些人很是熟悉地江北……自然是明白的。

  肯定沒好事兒!

  “你說!”江北目光一橫,頓時看向了李曉博。

  這個滬城活閻王被嚇得頓時打了個激靈。

  “那個啥……這個是……呃……”他一邊支吾著,一邊看向了劉國梁,求助。

  反倒是,那些從船上下來的陌生女人,臉上卻是帶著笑意,看著江北和這幾人。

  江北被看得頭皮發麻。

  尤其是她們時不時地還點點頭,仿佛是對他很滿意……

  等等!

  那兩個咽口水的是什么情況!

  “北境王,這十一位,乃是縹緲閣的成員,也是這次幫助我們成功剿滅教會的人。”劉國梁一臉尊敬地道。

  “如今,她們參加完了道門的氣運之爭……就特意趕回來了,那文王已經成為了大魏王朝的新國主,至于道門之主,暫時由陸初升擔任……等著您隨時回去接手。”

  劉國梁按照事前被知會好的,過來稟報。

  仿佛,他們這一趟的存在……就是為了站隊!

  但不得不來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哦,縹緲閣啊……十一個……我知道……”江北點了點頭,一臉懵逼。

  “未婚夫,怎么,很意外嗎?”

  那為首的一人傲然地挺了挺胸,甚至還看了一眼旁邊的蘇蘭心。

  蘇蘭心不甘示弱!

  在自己的絕對領域上,她怎么可能會輸給別人!

  陳凝霜忍不住扶額。

  至于沐儀……不知這兩個月經歷了什么,被楚若怡輕輕一推,推到了前方。

  丫頭要哭出來了……

  江北:“???”

  但臨危不亂!

  “呵,呵呵……幾位女俠,說笑了,我江北何德何能,能成為你們這……縹緲閣的未婚夫?”江北干笑道。

  為首的女人卻是輕笑了起來,“怎么,未婚夫……你拖拖拉拉的不來找我們,就不能是我們姐妹們過去找你嗎?”

  “以后,咱們這正宮的位置,也得重新分一分了吧?”

  說話間,她看向那沐儀以及被她“護”在身后的陳凝霜,冷笑一聲。

  江北:“……”

  (全書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