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楚塵宋顏 > 第1785章 他后悔了

短短幾步距離,夜青承卻有種無比漫長的感覺。
他已是迫不及待。
眼前這幾位如嬌似玉的女孩,即將要被他狠辣地摧毀。
這讓夜青承內心有種扭曲感,可這種感覺卻讓他無比興奮。
“去死吧!”
夜青承決定先殺一人,再用剩下的來威脅楚塵。
最終被夜青承挑中的幸運兒是柳如雁。
長刀所向,力劈柳仙女!
柳如雁抬眸看向了夜青承。
夜青承在獰笑。
他仿佛看見了眼前的女孩眼神里的恐懼,無助以及絕望。
刀鋒降臨。
夜青承定住了。
女孩手指輕彈,一朵絕美的花瓣落在了他的長刀之上。
如輕輕地一沾,可頃刻之間,長刀碎裂而開,碎片如同玻璃一般跌落在地板上,透射出晶瑩的光芒。
夜青承的眼神流露出恐懼,無助以及絕望。
他后悔了。
可也來不及了。
他仿佛變成了飛蛾變成蝴蝶變成飛鳥去自尋死路。
這不是他所期待的畫面。
柳如雁沒有放過夜青承的打算,彈指間,花瓣飛出,看似輕飄飄的花瓣,每一朵都蘊含著雷霆聲勢,讓夜青承無法阻擋,身軀接連地后退,摔倒,吐血。
夜青承萬萬沒想到,他會死得比其他的夜神使者還要快。
女人狠起來,根本沒有男人什么事了。
花瓣破了他的防御,直接摧毀了他的元神。
頃刻間夜青承一命嗚呼。
十八夜神使者,轉眼之間,隨著夜青承的倒下,已經剩下不足一半。
剩下的夜神使者已經匍匐跪落在地上,身軀不停地顫抖著,拼命地求饒。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你是神!你是神!”
“拜見夜神,夜神萬萬歲!”
不停地磕著頭。
夜神殿內,楚塵手握青云仙劍,冷眼掃過這些人。
他剛才挑的都是十八夜神使者中的強者來殺,剩余的這幾個反而是最弱的。
這也是夜神使者們毫無抵抗心思就跪拜求饒的原因。
他們根本打不過。
這幾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人,真正如同神明降臨一般,占據了永恒之城。
“這幾個人對永恒之城應該是比較了解的,將他們留下來對于局面的控制倒有大用。”
楚塵的目光看向了江曲風。
感受到了阿塵的目光,江曲風回過頭來。
他那驕傲冷漠的背影不會朝向阿塵。
江曲風點點頭,“阿塵你說了算。”
楚塵走到了幾名夜神使者的面前,居高臨下,俯瞰這幾人。
青云仙劍收起。
“神明仁慈,可暫時饒恕你們。”
幾名夜神使者聞言狂喜,激動得連連磕頭。
“但是……”
楚塵的聲音一頓,目光環視著,冷冷地開口說道,“這并不代表著你們無罪,夜神組織占據永恒之城所犯下的所有罪行,你們用一夜的時間,紙筆寫上,各寫各的,寫完上交給神明,由神明判罰你們!還有,從現在開始,神明之言,你們只需要無條件地聽從。”
所有罪行!
這幾名夜神使者的身軀更是不由自主地一顫。
內心深處流露出恐懼。
也有一絲的僥幸。
有些罪名,只要自己不寫出來,永恒夜神就不會知道。
“如果有些罪名,別人寫了,你沒有寫,那不好意思,神明的懲罰便只會針對你一個人。”
楚塵仿佛看穿了這些人的心思,淡淡地說了一聲。
幾名夜神使者頓時匍匐磕頭。
“我們一定將犯下所有的罪名都列出來。”
“其實很多事情都是夜青承命令我們做的,我們根本沒有選擇。”
“一定向神明坦白。”
楚塵沒有再跟這幾個人廢話。
“滾出去吧。”
幾名夜神使者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夜神殿。
“塵哥,就這么讓他們走,你就不怕他們連夜跑路離開永恒之城嗎?”
柳十萬下意識地問。
楚塵點點頭,“問得好,十萬,這幾個人就交給你了,你給我盯緊他們,看看他們會不會暗地里搞小動作。”
夜神組織占據了永恒之城千百年,底蘊深厚,絕對不會是明面上的十八使者這么簡單。
但是,楚塵并不擔心。
相比于天池之巔的戰役,現在他的身邊又多了柳仙子這樣的一名萬壽境強者。
可以說,在狂神域,除非碰上了狂神山的萬壽境,他們這支隊伍都能夠橫著走。齊聚文學
無人可敵。
柳十萬的眼神幽怨地看了楚塵一眼。
他老婆都還沒有哄好呢,怎么就要去執行任務了?
柳十萬輕輕拉扯了一下江小雪,“小雪,我們一起去盯著他們吧。”
“不去。”
江小雪冷漠回應。
柳十萬的眼神立即帶著求助地看向了曲風大帝。
為什么曲風大帝能夠讓五色神牛如此服服帖帖。
江曲風冷笑地看著柳十萬,仿佛在嘲諷。
柳十萬猛地咬牙。
管不了那么多了。
柳十萬拉起了江小雪的手,“小雪,我們走。”
十萬劍仙突然間化身霸道總裁,不給江小雪拒絕的機會。
牛昔雨依偎在江曲風的肩膀上。
“年輕人的愛情實在是太浮夸了。”牛昔雨輕聲地開口。
江曲風的神情不由得流露出意外,看了一眼牛昔雨。
小妞妞學得還挺快。
江曲風夸獎。
牛昔雨臉龐紅潤,神情開心。
得到江曲風的夸獎簡直比自己當初征服海域還要開心。
江曲風拍拍牛昔雨的肩膀。
牛昔雨立即懂事,站直了身子。
不能打擾江曲風和楚塵商議大事。
占領永恒之城的進程比他們想象中的順利,夜神組織對于永恒之城有著絕對的控制力,如今他們拿下了夜神組織,也便相當于兵不血刃拿下了永恒之城。
“接下來,就看剩下的這幾個人會不會有什么其他的動作。”
楚塵朝著江曲風說道,“要是十萬今晚沒時間的話,只能勞煩風哥值個班了。”
江曲風點頭,帶著牛昔雨走了。
“今晚我們就住在夜神殿吧。”
楚塵牽起了宋顏的手。
宋顏一時還有點迷糊,“十萬怎么突然就沒時間了?”
“因為要練功。”
楚塵認真地注視著宋顏。
“我們今晚也該練功了。”
宋顏明白了。
臉色微紅。
“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