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穿越妖相后,女帝入我懷李載蕭靈兒 > 第319章 朝會(二)

一番論功行賞下來,連追隨李載南北轉戰的月郎子弟都得到了應有的獎賞,可對于二弟的處置,依舊只字不提。

李載瞇起雙眼,并未多言,因為這個時候,自然會有人站出來為二弟說話。

畢竟李家的門生,遍布朝野。

“陛下,臣有一事不明,關于前禁軍統領李儲,陛下是否處置得重了一些?”

蕭靈兒沉默片刻,目光不時瞥向李載,但李載依舊沒有表態。

她這才輕聲說道:“關于李統領戰敗,朕并未怪罪,畢竟李統領是中了晉王和顧明章的奸計,至于收了李統領的禁軍統領之位,那是因為對他另有重用!”

此話一出,朝野議論紛紛,就連李載都有些驚訝。

隨即只見蕭靈兒繼續說道:“朕打算讓李儲前往涼州,擔任涼州節度使,封西涼侯,鎮守邊境!”

此話一出,李載更是傻眼了。

這蕭靈兒,是猜到了自己心中所想嗎?

還是說昨日和自己在水云雅舍中的那三人有誰給她提點了兩句呢?

環顧一周后,李載就有了答案,能這般為自己取利的,多半就是裴術了。

也不知道這老小子跟蕭靈兒說了些什么,竟然讓她主動將二弟安排去涼州。

有一個身為文官之首的兄長在朝,加上李儲自身本就有能力,領一個西涼侯的位置算不得什么。

李載閉口不言,算是默認接受。

正好也不用自己再費口舌,涼州要給到李載,這也是四大權臣昨日在水云雅舍商量好的。

所以這個時候只要沒人站出來反對,那就不會有人敢多說什么。

都這個時候了,若是還有不站隊的人,那就只有都察院的御史言官。

說來也真是奇了,從古至今,御史都是最不怕死的一群人。

此時誰猜不到今日陛下給出的結果便是四大權臣商量好的結果?

但那位都御史還是站了出來,“陛下,臣以為如此不妥!”

這也是蕭靈兒預見到的情況,這位仇御史雖然是她一手提拔起來的人,但為人還算正直,也執拗得很。

“哦?仇愛卿為何覺得不妥?”

只見仇尚瞥了李載一眼,隨后說道:“陛下,就算李統領是中了敵人奸計才吃了敗仗,但他帶著五萬禁軍奔赴晉地,后來不足一萬歸來,整場大戰寸功為立,您拿掉他的禁軍統領之位本是懲戒,可這突然封候,又派去涼州,豈不是給他更大的賞賜?下官記得,無功不賞,無罪不罰,這可是李相親口說的話,陛下今日賞賜了一個無功之人,還是李相的親弟弟,豈不是讓李相無地自容嗎?”

李載看著仇尚,頓時會心一笑,心想真不愧是御史的老大,此人倒是比那些悍不畏死的御史們要會說話得多。

還叫人實在無法反駁,如果今日自己接受了陛下對弟弟的賞賜,那就是在反駁自己曾經說過的話,什么無功不賞,無罪不罰,那就是放屁。

“陛下天恩浩蕩,舍弟確實沒資格掌管涼州,還請陛下收回成命!”

李載直接來了一個以退為進,這個時候,自己去為弟弟辯解亦或者請功那都是不妥當的。

至少明面上,得符合情理。

不過已然和蕭靈兒達成聯手也是有好處的,今日的朝會,是李載拜相以來最順遂的一次,至少蕭靈兒心里是向著自己。

只見龍椅之上那位略顯疲憊的絕美女帝冷聲說道:“朕乃天子,說出去的話怎可輕易收回,仇御史,你可知太原百萬民眾之所以能幸免于難,皆是因為李統領帶著禁軍及時疏散百姓,冒死救火,你又可知,李統領自身領兵的能力不弱于我大梁諸多武將,更何況他做禁軍統領多年,亦是朕信重之人,所以將涼州交給他,朕放心!”

今日的蕭靈兒,可謂完全站在了李家身邊。

這讓仇尚頓時啞口無言,聽到蕭靈兒這么說,他似有些不死心,隨即看向李載。

“李相,您確實力挽狂瀾救了大梁,但令弟接手涼州,難道您不覺得受之有愧嗎?”

李載稍加思索,“陛下天恩,本相沒什么好說的,至于是不是受之有愧,這話你得去問李統領。”

此時的李載,索性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反正現在不是我要提二弟爭奪涼州,是陛下要給。

至于好不好意思收,那是自己二弟的事情。

仇尚很不理解陛下為何如此選擇,但眼見皇帝都這么態度堅決,他也不再多言。

眼見沒了下文,李載突然站起身來,走向大殿中央,紫袖輕拂,直接跪了下去。

為相至今,這還是李載第一次這般發自內心,且鄭重其事地對蕭靈兒行叩拜大禮。

“陛下,臣有一事相求。”

“愛卿起來說話,你這般,朕倒是有些不習慣了。”

李載稍加思索,隨即輕聲一嘆,“戰事已停,既是論功行賞,最應封賞的就是那些為國捐軀之人,洛水營寧遠將軍陳義一心為民,死于晉軍奸細刺殺,其子陳遠道,為了顧全大局,穩定局面,只能將父親送回京都,至今未曾下葬,禁軍副統領左庭,戰死沙場,留下一個眼盲的妹妹,孤苦無依,還有那些為國捐軀的將士,他們的撫恤才是重中之重!”

此話一出,滿朝皆驚,就連蕭龍衍也不免多看了李載幾眼。

他還以為,此時在朝堂之上的這些人,滿腦子都只想著爭奪利益呢。

沒想到李文若這小子,和自己一樣,也能如此心懷下屬,體恤將士。

說實話,能這個意氣風發的時候,還想著那些為國戰死的將士,已經強過很多人。

至少此刻李載的神態和語氣,并不像是為了博名而故意演這么一出。

他一直都記得那些為自己而死的屬下。

蕭龍衍滿意地點點頭,心里暗暗想到,這樣的男人,若是真心和自己聯手,那陪他走一程又何妨呢?

這位以俊美面容聞名天下的長安王,此刻心里生出了幾分惺惺相惜的情感。

隨即走上前附議,“臣附議!李相所言,當為眼下當務之急。”

蕭靈兒自然點了點頭,“撫恤之事,不知哪位愛卿愿意接下?”

盡管國庫未必能拿出足夠多的銀兩,但此時蕭靈兒還是決定先答應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