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穿成廢物太子后被瘋批讀心了 > 第367章 江俞深的心思
  洛承勛未必想入仕。

  他出天牢的那天,去接他的人除了青離,還有一位楚乘風。

  見到楚乘風,洛承勛的心情是復雜的,他恨楚家的人,但楚乘風是為洛家洗刷冤屈的人,同時也是他們家的恩人。

  洛承勛將情緒全部都隱藏了起來,隨后鄭重地向楚乘風行禮:“多謝殿下的恩情。”

  楚乘風上前,將人扶了起來,說道:“舅舅出事時,我還年幼,不能為洛家做事,如今洛家的冤屈已經平反,表哥也沒有地方去,我在京城置辦了房子,表哥若是不嫌棄的話,就在那里住下吧。”

  望著楚乘風希冀的眼神,洛承勛心中嘆氣,面上并未顯露出任何的情緒來。

  “多謝殿下,只是草民已經有地方去了。”

  說著,洛承勛看向一旁的青離,接下來他會離開阜城,今后也不會再踏進阜城一步。

  雖說洛家的冤屈已經平反,但皇帝多疑,只要他在阜城一天,皇帝就會想著洛家的事情,想著他的人臉面,想著他的天子威嚴被人挑釁。

  他平生的夙愿就是為洛家平反,現在已經做到了,這阜城特一刻也不想在阜城待著。

  楚乘風蹙眉,他也看向了青離,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覺得青離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可他從未見到過青離。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將表哥安頓好。

  楚乘風:“表哥,你打算去哪里?”

  洛承勛:“天下之大,總會有我容身的地方。”

  楚乘風聽出洛承勛的意思,問道:“表哥可是還沒有放下?”

  家破人亡,怎么可能放下呢,楚乘風苦笑。

  見楚乘風一臉的愧疚與痛苦,洛承勛抿唇:“洛家的事情與你沒有關系,只是經歷了這些事情,也該放下了,離開才是我最好的選擇。”

  楚乘風本想挽留,只是洛承勛確實不適合留在阜城了。

  楚乘風:“母妃得知你還活著,心里很高興,她很想見你一面。”

  當年那件事發生之后,洛妃從貴妃變成夫人,在宮里的日子也不好過,如今知道洛家還有人活著,她無論如何都想再見這個侄子一面。

  洛承勛:“殿下只管安排便是。”

  楚乘風欣喜道:“待安排好之后,我派人來通知你。”

  洛承勛點頭,隨后看向一旁的青離,示意離開。

  青離點頭,跟著洛承勛離開。

  青離是住在東宮的,楚樂琂本想將洛承勛安排在東宮的,只是洛承勛現在的身份特殊,便讓江俞深將人安排在了客棧中,而青離依舊住在東宮里。

  青離回到東宮時,直接去見了楚樂琂,在他身邊的是江俞深。

  見到兩人時,一向清冷的青離直接跪了下來:“青離多謝太子、閣主的救命之恩。”

  楚樂琂瞥向青離,上前將青離扶了起來詢問道:“洛公子無礙吧?”

  青離點頭:“嗯。”

  沉默片刻,楚樂琂問:“既然如此,你是否打算離開阜城?”

  青離搖頭:“我與太子的約定還未結束。”

  忽然,她的眼神忽然凌厲起來:“還有,我妹妹的賬還沒有算呢。”

  楚樂琂沉默,青荷是為了他才死的,他必須為青菏討回公道。

  而背后的人是楚長葶。

  想到楚長葶,楚樂琂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青菏當初想殺他,可也是為他而死,所以這個仇,他也不能忘記。

  楚長葶必須付出代價。

  只是……

  楚樂琂望著一臉恨意的青離,他知道青離不會離開的。

  知道勸說沒用,只能想辦法保護青離了。

  一旁的江俞深見了,一雙漆黑的眸子瞬間陰沉下來。

  他的阿琂怎么一直看著青離,雖說知道阿琂對青離沒有想法,只是他見不得阿琂這樣看著別人。

  于是,江俞深抓著楚樂琂的手,在他手心撓了撓,原本還在想著青離的楚樂琂身體瞬間僵住。

  他與江俞深從未在別人面前這般做過,楚樂琂瞬間就緊張了起來,他轉頭睨著江俞深,發覺江俞深眸色幽怨,他那雙如潭水一般深沉的眼睛里帶著熟悉的危險。

  楚樂琂:“???”

  [這眼神像是要弄死我一樣,應該不至于是吃醋吧,我對青離又沒有想法,如果真是吃醋,那江俞深可能是醋缸子轉世的吧。]

  江俞深:“……”

  是啊,我就是吃醋了。

  自從阿琂醒來之后,態度對他越來越冷淡了,而且越來越難拿捏了。

  這種感覺讓他心底莫名慌張,他有種要失去阿琂的感覺。

  更何況,阿琂的秘密他一直都沒有參透。

  這時,江俞深緊緊地攥著楚樂琂的手,眼底的占有欲愈發濃烈,像要將楚樂琂吞沒一般。

  青離見江俞深神情不善,悄悄退出去。

  楚樂琂對上江俞深的眼睛,楚樂琂仿佛要溺死在這雙眼睛中。

  他莫名想逃離。

  有種無形的力量,要將他與江俞深分離。

  這種感覺,讓楚樂琂心悸。

  楚樂琂心一沉,回握住江俞深,在無盡的深淵中拉著江俞深。

  兩人從未說一句話,只是本能地拉著對方,可江俞深看出了楚樂琂的害怕。

  他柔聲喚楚樂琂的名字:“阿琂。”

  楚樂琂猛地反應過來,迷茫地看著江俞深的眼睛:“啊?怎么了?”

  江俞深:“方才你想到什么了?看著臉色不好。”

  楚樂琂沉默,他總覺得方才他的感覺與444說的天道有關。

  那個時候,他感覺到有人想分開他和江俞深。

  只是,他不能告訴江俞深。

  否則,他會消散。

  他想和江俞深多待一段時間。

  楚樂琂搖頭,避開江俞深的話題,說道:“這些天我感覺好得差不多了,我想進宮見見母后,還有,朝堂上那些個大臣以為我快死了,也該讓他們知道,只要我不死,誰也別想動母后。”

  江俞深點頭:“嗯,我幫你。”

  他將楚樂琂摟在懷里,眼神復雜。

  陸家已經沒了,接下來就是楚青玄了,倘若我要楚青玄的命,阿琂你會阻止嗎?

  畢竟,你是楚青玄的兒子。

  可無論如何,阿琂你都是我的。

  江俞深發現,他害怕阿琂恨他,也害怕阿琂不理他。

  因為他的生命里只有阿琂了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