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寵婢柒娘 > 第235章 愿賭服輸

我默而不言。

抽出第二枚羽箭,搭弦拉弓。

弓如滿月,將繃緊的弦壓在我的唇上。

要說細作營的那幾年,雖然苦了些,殘酷了些,可也并不是一無所獲。

就好比這箭藝,便是在那時,跟細作營里的騎射教頭所學。

以弦壓唇,可保每次射箭動作一致,減輕弓弦釋放時的震動,減少羽箭飛出時產生的偏差,也且可助射箭之人更善控呼吸,平穩心境和姿勢。

兩名太監再次拉動箭靶,銅鈴叮叮當當作響,在大殿內回蕩。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我的第二箭射得便從容自如了許多。

又是“噠”的一聲,箭矢射入箭靶。

殿內的笑聲較上一次,弱了不少,嘲諷之言也少了許多。

身旁的秦顧也不哈哈笑了。

有北臻大臣嘀咕道:“不知是運氣好,還是真有點本事?”

“估計就是瞎射,運氣好而已。”

待第三箭,第四箭接連射出后,殿內雅雀無聲,笑話我的那幾個北臻朝臣都閉上了嘴。

十箭悉數射出,取下蒙眼的絲帶,箭靶上十支羽箭所插的位置,與我腦海里預想的畫面幾乎是一樣的。

插在箭靶周邊掛鈴鐺的地方,圍成了一個圈。

秦顧可以聽聲辯位判斷靶心的位置,我投機取巧,耍了下滑頭,來個聽聲辨位射銅鈴。

略帶花樣和驚喜,當然是我的射藝更勝一籌。

北臻群臣你看我,我看你,吃癟的一張臉不見適才的自大和狂妄。

秦顧也不顧什么禮節儀態,豪放不羈地蹲在一旁,半張著嘴巴,仰著頭,怔怔然地眨巴眼睛瞧著不遠處箭靶上的那十枚羽箭。

寂靜的殿內,北臻君王倒是爽快大方地開始拍手叫好。

“未曾想南晉世子的箭藝竟如此高超,射中的雖不是靶心,可十箭支支射中銅鈴連接成圓,倒是別出心裁,這一局,理當歲世子勝出。”

“多謝君上夸贊。”,我拱手行禮。

秦顧起身,走到我身側,手臂搭在我的肩頭,俯身探頭瞧著我的臉,斜勾著唇,笑得浪蕩又輕浮。

“娘們唧唧的,箭射得不錯啊,估計下面的技藝功夫也了不得吧。”

我將秦顧的手從肩頭撥開,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十殿下謬贊。愿賭服輸,是不是該兌現承諾。”

秦顧眸光灼灼,神情肆意張揚,斜勾起的唇角掛著乖張又邪魅的笑。

他點著頭,舔唇發狠,一邊向旁退著步子,一邊開始解束帶,將那身紅綠搭配的文武袍給狠狠地拋在了地上。

“是個女的,就都把眼睛給本王閉上!”

秦顧扯著脖子高喊,叛逆隨性得絲毫不顧及什么禮義廉恥。

“膽敢看一眼,今晚就他媽的讓你們陪睡。”

秦昊蒼見狀,面色慍怒地輕咳了幾聲,似在提醒秦顧。

可秦顧恃寵而驕,狂妄至極,對秦昊蒼的提醒也是置若罔聞。

眼見著秦顧肆無忌憚地當著朝臣和諸位質子的面,脫掉了中衣,正要脫掉長褲時,秦昊蒼終是坐不住了。

他用力拍了下龍椅的把手,嚴聲厲色,開口斥責。

“成何體統!把衣服穿上。”

秦顧沒有半點畏懼之色,理直氣壯地回道:“父王,愿賭服輸,兒臣既然說了脫衣服讓歲世子騎,那便該信守承諾,此乃君子之行。”

聽到君子這二字從秦顧口里說出來,我差點沒當場笑出來。

秦昊蒼亦是氣得胡子都翹起來,嗔笑道:“還真未見過君子當眾人面脫衣服的。”

秦顧不樂意道:“這脫都脫了,您再讓兒臣穿上,豈不是讓人笑話?”

秦昊蒼捏了捏眉心,無奈地揮了下袖袍,任由秦顧胡鬧了。

秦顧轉而看向我,扥了扥最后那塊遮羞布。

“這個就不脫了,免得歲世子看了......會自卑。”

話落,秦顧便趴在地上,擺好姿勢讓我騎。

其他受罰之人都如受大辱,各個沉這個臉,唯獨秦顧沒有半點的忸怩和羞愧之色,反倒興奮得不行。

真真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瘋子。

下一輪比試開始。

贏下第一輪的人騎著敗者趕到殿門前的終點,搶占下一輪比試的物件。

我側身坐在秦顧的腰上,隔著衣衫也沒什么。

可灼熱的體溫還是透過衣料傳過來,有種怪異感,讓人如坐針氈。

身下的秦顧歪頭同我調侃:“你們南晉可是窮得吃不上飯,歲世子這身子,還沒本王那身鎧甲重呢。”

我懶得搭理他。

“十殿下還是擔心下一輪吧,一會爬慢了,搶不到最容易的,吃癟的可是十殿下你。”

“搶容易的多無趣,要搶就搶難的。”

“......”

他這就是嫌命長啊。

秦顧能活到這么大,簡直就是奇事一樁。

八組同時出發,魏馳并未騎著那北臻的鎮國侯,而是站在原處,長身直立,面色淡漠地瞧著那鎮國侯,同秦顧爭先恐后地往終點較著勁兒地爬。

魏馳沒有騎著鎮國侯,看似是給那鎮國侯維持了體面。

可在我看來,魏馳這做法,對那鎮國侯來說,反倒是侮辱性極強。

魏馳端著一國太子的矜貴尊榮,文雅謙儒地站在那里,襯得趴在地上跑的鎮國侯滑稽至極,倒像是他魏馳放出去爭奪獵物的一條狗。

眾人本是看著秦顧偷偷憋笑的,到最后卻都看起了鎮國侯的笑話。

秦顧馱著我,在八組中,明明爬得是最快的,可不出我所料,他選了個難度最大的。

我深深懷疑秦顧是不是擔心我射不死他?

就算是個劍走偏鋒的性子,可這也太偏了吧。

選了個大轉盤,要把人綁在原木板上面轉著當靶子。

我倒是沒什么,反正綁在上面的又不是我,可秦顧是北臻國最得寵的十皇子。

當著秦昊蒼那一方霸主的面,我要是一箭失手,傷到了秦顧,秦昊蒼一怒沖冠為兒子,再舉兵南下滅了我們南晉,我和于世這幾年來豈不是白折騰。

這時,只見旁側北臻鎮國公將一個蘋果遞給魏馳。

“魏太子定吧,怎么個玩法?”

我偷偷打量魏馳。

只見他單手負在身后,低眸把玩著手中的那個蘋果,冷寒淡漠的眸眼如古井無波,一如既往地讓人猜不出他的所思所想。

我猜以魏馳的性子,有這么好的機會,怎會輕饒了敵國的鎮國公。

怎么著,也得讓鎮國公咬著蘋果,給他魏馳射吧。

果不其然,魏馳默了半晌,緩緩抬起手,將那男子拳頭般大小的蘋果,遞到了鎮國公的嘴前。

“想來,鎮國公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