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彩禮談崩后我轉身嫁給豪門大佬 > 第697章 坐不住了
  秦策還沒開口呢,秦樑又怒道,“秦策,你是秦家的人,一言一行都關乎到整個秦家,你不把自己的臉面當回事,你弟弟妹妹還要做人呢,你這樣太不負責了!”

  “好了,你就別數落孩子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說這些有什么用?你把手機給我,讓我和小策說。”

  和秦策溝通的人換成了汪瑜,她的聲音相比秦樑,溫和了很多。

  “小策啊,你父親這兩天心情不好,你多體諒一下他,他說那些話也沒有怪你的意思,就是這兩天公司事太多了,他有點著急。”

  秦策一直沉默。

  汪瑜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情緒,嘆了一口氣,“小策,這次的事情影響太大了,誰都沒想到你和譚小姐的事會變成這樣,我們知道你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但是怎么說你也是結了婚的人,名聲好不好先不提,但是這樣做是不是對星星不公平啊?”

  “我做什么了?”秦策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他這一問,反而把汪瑜問住了。

  她有些尷尬,“可是網上不是都在傳你和譚小姐……我就是怕萬一這些事被星星知道了的話……”

  秦策眼底透著寒意,似笑非笑,“哪些事?看你們說的這么嚴重,我倒是好奇了,你們是看到我對譚雨雯求婚了,還是看到她真的懷孕了,還是說,你們兩家已經偷偷把結婚的事情定下,而我這個當事人并不知情的?”

  他一番話,堵得汪瑜啞口無言。

  汪瑜臉色一陣白一陣紅,很是精彩。

  “小策,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當然相信你不會做那些事,但是你管不住外面那些人的嘴,你父親也是因為這件事才會生氣的,他這是擔心你……”

  秦策嗤了一聲,聲音不帶任何情緒,“既然相信,那就多勸勸秦樑,讓他別聽風就是雨。”

  “小策……”

  汪瑜的話還沒說完,秦策已經把電話掛了。

  汪瑜無奈的搖搖頭,和秦樑說道,“都和你說了,要好好和他說,你倒是好,事情都沒解決呢,先是一頓教訓,現在好了,說什么也沒用了,你高興了?”

  “我跟他說什么?他做這樣的事,讓我們一家人跟著丟人,你還指望我好好跟他說話?”

  秦樑這次被氣的不輕,一開始和譚雨雯傳緋聞的時候,他只是睜一只眼閉一眼,覺得都是些不入流的媒體制造的小新聞,很快熱度降下去,就不會有事了。

  這是這連著好幾天,關于秦策的緋聞不僅沒有降下來,反而愈演愈烈,直到昨天看到網上他帶著譚雨雯去買求婚戒指的新聞,秦樑終于坐不住了。

  秦策結婚這件事,雖然京城人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和秦家有關系的,基本上都知道了。

  就連秦氏,也有不少的高管知道秦策是已婚。

  他們雖然很少有人見過喬星,但是大家都知道,和秦策結婚的那個人,并不是譚雨雯。

  這也是為什么就連秦氏內部都出現了有關于秦策輿論的原因。

  甚至還有人懷疑,秦策是不是婚內出軌。

  如果秦策和秦家沒關系,或者不姓秦,無論又怎樣的傳聞出來,秦樑都不在意,甚至他還會像那些人一樣,就當個吃瓜群眾。

  可世界上哪兒有如果,秦策就姓秦,他身體里留著秦家的血。

  他身上無論是好事,壞事,只要被人知道了,就會無限被放大。

  秦樑最初以為,影響的只有他秦策,但現在他不這么認為了,他甚至懷疑,秦策這么做,就是為了故意在針對秦家,以及秦氏集團。

  倘若秦策要是直接宣布自己結婚的事,那他這些行為就相當于婚內出軌。

  其實網上早就已經有了類似的傳言,只不過沒有現在他和譚雨文的緋聞大,關注的人想對較少而已。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除非秦策真的和喬星離婚娶譚雨雯,否則他已婚的消息遲早會被曝光。

  那到時候對整個秦家造成的影響都是不可估量的。

  汪瑜勸秦樑,“可是你現在發火也沒用啊,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是想想這件事該怎么解決,你說這些事被我們知道就算了,要是被喬星知道,那可就不好了。”

  秦樑一揮手,“他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怎么不想想會不會喬星會不會知道?他這就是自私,從來不考慮身邊的任何一個人,我倒是想看看,如果被喬星知道了,看他怎么跟她解釋。”

  汪瑜皺眉瞪了他一眼,“別胡說!人家是夫妻倆,這種事情搞不好就離婚了,小策再怎么說也是你兒子,你別說這種話。”

  韓延回來的時候,剛好就聽到了秦策打電話。

  他沒聽清楚電話對面說了什么,但是從秦策的話里他能猜到,打電話的人是誰。

  他問道,“你爹終于沉不住氣了?”

  秦策冷笑道:“他挺沉得住氣。”

  “不是我說你,你這激將法代價有點太大了吧,要是你爹真的能忍住,那這個鍋豈不是都要你背了?”

  “忍?”秦策冷哼,眼底盡是冷意,“只要這件事不結束,他就得每天提心吊膽下去,你覺得他一直這么忍下去?”

  韓延想了想,確實是這么一回事。

  現在主動權在秦策手里,網絡上的趨勢也是他在帶動。

  他如果不想讓這件事繼續鬧下去,很簡單,兩人直接出面澄清就可以了。

  他之所以把這灘原本就渾濁不清的水攪的更臟,就是想讓秦樑自己先主動低頭。

  說白了,這倆人就是在較勁。

  秦樑以為秦策會因為這件事做出退讓。

  而秦策則借著這件事,讓秦樑自己先坐不住。

  事實證明,秦樑已經坐不住了。

  可是秦樑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和秦策低頭的人,這不,就算是自己有罪,他也得先轉過頭反咬秦策一口。

  他也在賭,賭秦策不會讓自己陷入風波,賭他怕被喬星之情,可是他不知道,他所想的這些,秦策在做那些事情的時候,早就已經考慮到了。

  和秦策想的一樣,秦樑并沒有堅持多久。

  秦策像之前那樣,繼續約譚雨雯出來,從頭到尾都沒有避諱過一直跟著他們的記者。

  而他雖然帶著譚雨雯出入不同的店,但其實什么都沒給譚雨雯買。

  但譚雨雯為了自己的面子,又不得不裝出一副秦策對她很好,她和秦策很甜蜜的模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