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受了重傷!
  薄宴錚一路跟到醫院里面,下了車就看到救護車也停了下來,他快步的走過去,就看到薄樂瑤安靜的躺在擔架上,渾身都是雪。

  觸目驚心。

  他驚愕的看著薄樂瑤,不敢置信的追上去,就看到同樣渾身是血的蘇靜懷。

  “哥……瑤瑤她……”薄宴錚聲音沙啞的望著蘇靜懷,“她怎么傷得這么重。”

  當時將薄樂瑤交給蘇靜懷以后,他就去追祈折辰。

  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那嬌氣的妹妹會傷得如此嚴重。

  他臉色煞白的盯著急診室緊閉的門扉。

  心臟一抽一抽的疼,他顫抖著拿出自己的手機,想要給父母打電話,卻怎么也撥打不出去。

  如果母親和父親看到她這模樣……

  薄宴錚簡直不敢相信……

  蘇靜懷撲通一聲坐到了急診室邊上的長椅上,他聲音虛無,“她傷得很重,渾身都是傷。都是我沒用……”

  他忍不住雙手捂住了臉龐。

  薄宴錚依舊站在原地,他幾乎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我……我怎么告訴爸媽……我不敢說……”

  “他們已經知道了,我已經通知過他們了。”蘇靜懷眼眶通紅的抬起眼眸,“他們應該很快就會來。樂琳還在折蛇組織內部,樂瑤現在又這樣子,我真的沒有臉見他們。”

  “哥……你不要這么說。”薄宴錚心里也非常的難受,樂瑤從小就身體不好,所以不管是訓練還是其他,家里人從來沒有逼迫過她。

  對她唯一的要求就是,開心就好。

  所以,她沒有樂琳那么強大,所以,她總是愛撒嬌,所以,她總是很依賴大家。

  這還是她第一次受這么重的傷。

  以前的她,不小心手指劃破,都要撒嬌求心疼。

  可是現在……

  她卻躺在急救室里面生死未卜,昏迷不醒。

  薄宴錚心臟仿佛被人拿著一個在錘子狠狠的錘。

  恨不得把他整個內臟全部都敲碎,問問他為什么出了事卻是妹妹在扛。

  他閉了閉眼,覺得根本不能原諒自己。

  明明他們提前做了那么多安排,可是卻依舊讓祁折辰逃了不說,妹妹還受了重傷。

  薄宴錚內心充滿了自責和愧疚。

  是他沒有保護好妹妹。

  走廊入口處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薄宴錚和蘇靜懷同時都抬頭看了過去。

  就看到行色匆匆的阮蘇和薄行止夫妻。

  薄行止一直拉著阮蘇的手臂,阮蘇跌跌撞撞的朝著兩個兒子奔過來,她臉色慘白如紙,“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端端的,為什么會受傷?你們執行任務,為什么瑤瑤會在現場?”

  “你們如果不能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薄行止低沉的嗓音也響起,但是微微顫抖的語氣出賣了他此時的緊張情緒。

  他大掌冰涼握著同樣冰冷的阮蘇的手。

  “爸!媽!”蘇靜懷撲通一聲跪到了夫妻二人面前,“都是我的錯,是我布署得不夠嚴密,是我考慮不周……”

  薄宴錚也跟著跪到了蘇靜懷的身邊,“和靜懷哥沒有關系,是我……是我沒有保護好妹妹。”

  “你們誰能告訴我,究竟為什么瑤瑤會在現場?啊?她早上明明去了公司!”阮蘇再也忍不住低吼出聲,“她為什么在那里?有沒有人給我一個解釋?”

  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好端端的孩子,現在竟然……

  阮蘇深吸了一口氣,別過眼去。

  “你們外婆和外公都不知道,他們年紀大了,受不得刺激。宴錚,靜懷,你們這一次的失誤,如果……如果后果……”阮蘇語氣有些哽咽,“你們承受得起嗎?”

  “媽,媽……妹妹出了事,我真的心里好難過,我恨不得替她受過。”蘇靜懷聽著阮蘇難過的聲音,他狠狠低下頭,眼淚順著眼眶滑落,“我那么愛瑤瑤,我怎么舍得她受傷……”

  薄宴錚的眼圈也紅了,“媽,爸,我問過了公司,是她要去送文件,回公司的路上路過了那個路口,剛好她的車子和警車相撞了,她就……”

  “她就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嗎?”阮蘇接過他的話,淚珠順著她的臉頰滑落。

  她幾乎可以想象得到當時的情景。

  “你們安排的隊員們呢?為什么不在?為什么會讓瑤瑤來扛?”薄行止一向認為自己的兩個兒子辦事非常穩妥,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他低嘆一聲,“薄宴錚,蘇靜懷,從地上起來,跪在這里算什么樣子。”

  “爸,我心里可難過,我也很痛苦。”薄宴錚抬頭看向了父親,“你還不如打我一頓,讓我心里好受一點。”

  “你妹妹還需要人照顧,你們兩個做哥哥的,這兩天就守在醫院好好贖罪吧。”薄行止看了他一眼,“都給我起來。”

  薄宴錚扶著蘇靜懷從地上站了起來,兩個大男人都低垂著腦袋,不敢抬頭看父母。

  阮蘇和薄行止都是氣得不行。

  又氣又心疼。

  “如果你妹妹……有個三長兩短,你們兩個都給我滾到非洲去挖礦。”薄行止氣到極點,“你們真的讓我太失望了!”

  “從小到大,你們兩個都很懂事,是妹妹們的好哥哥,這一次,我們真的被你們氣狠了。”阮蘇也很失望,“你們最好祈禱瑤瑤沒事兒。”

  女兒是掌心明珠,兒子也很疼愛。

  可是現如今,因為一次任務牽連到了無辜的女兒,她真的很心痛。

  “對不起。”蘇靜懷低聲道歉。

  “對我們說對不起有什么用?”

  阮蘇長吐了一口氣。“我心里不好受,不想再聽到你們兩個說話,都給我滾遠點。”

  兩個兒子聞言趕緊離他們夫妻遠了一些,躲到了走廊的另一端。

  薄行止這才扶著阮蘇坐下,他始終握著她的手,“沒事的,瑤瑤肯定會平安無事。”

  “我想進去。我不放心。”

  阮蘇低聲的望著不遠處醫院的負責人,早在薄行止和她一起抵達的時候,醫院的負責人和護士都在這里等著他們。

  負責人一聽到她的聲音,趕緊走過來說,“阮醫生,好的,現在我馬上安排,您請跟我來。”

  阮蘇點了點頭就站了起來,她低頭看向薄行止,“我自己的女兒我來救。”

  她去換了手術無菌服,又戴上了無菌手套,然后消毒完畢以后就踏進了急診室。

  薄行止一個人守在急診室前面。

  阮蘇剛一進去就聽到主刀醫生的聲音,“病人出血量有一點多,快,止血鉗!”

  “我來!”下一秒,一個冷靜的嗓音響在整個室內。

  醫生愣了一下就看到戴著口罩的阮蘇,“阮醫生?”

  她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醫院過了。

  “恩,我來就好,你從旁協助我。”阮蘇說完就站到了主位。

  “子彈取出來了嗎?”阮蘇聽蘇靜懷說過,薄樂瑤小腿上有一顆子彈,“還沒有,先進行的是腹部傷口的診治,因為腹部的傷非常嚴重……可能會危急生命。”主治醫生趕緊向她反映。

  “我知道了。”阮蘇說完就有條不紊的開始進行醫治起來。

  尤其是她掌心不斷溢出靈力,將薄樂瑤整個身體都緊緊包裹著,仿佛薄樂瑤被陽光溫暖一樣,這樣子她的身體不至于很冰冷。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等到一切都結束以后,阮蘇一顆緊繃著的心弦此時才緩緩的松懈。

  她長吐了一口氣,將收尾的工作交給了護士,這才走了出去。

  她走出來以后額上都是滲出來的冷汗。

  有一個小護士走過來幫她擦了擦,她低聲道了謝,就看到家里的三個男人都來到了她面前。

  三雙眼睛都急切的望著她。

  阮蘇輕輕開口,“要送進icu觀察二十四個小時,然后沒有問題就會轉到普通病房里,夜里她可能會發高燒。”

  “她的腿……”蘇靜懷輕聲的問,“會不會有后遺癥?”

  “不會,子彈取出來,傷口愈合了就沒有問題的。就是她腹部的傷很重,是刀傷,劃破了腹部的皮膚不說,還深可見內臟,內臟都裂了。”

  阮蘇簡直不敢回憶自己看到女兒腹部傷口時候的神情,整整縫合了八層。

  瑤瑤還只是個小姑娘啊!

  她不是什么英雄!

  她也不需要去做英雄!

  可是……阮蘇心里非常的難受。

  “今天晚上icu會有護士,也會有醫生。你們兩個都回去休息吧。”阮蘇又看了一眼兩個兒子,“我和你爸守在醫院里就行,我是醫生,有事我可以隨時間icu。”

  沒有人敢不讓她進去。

  “我們回去也睡不著。媽……就讓我們留在這里吧。”蘇靜懷祈求的望著阮蘇,又看一看薄行止。

  薄宴錚也不想回家,“我這狀態回去,根本不敢面對外婆和外公。”

  “那行吧,你們想留在這里就留下吧。”阮蘇說著就去換衣服。

  薄行止看了兩個兒子一眼,又看了看時間。

  “已經是晚上六點了,給你媽弄點晚飯去。”

  “噢,好的,爸,我去。”薄宴錚站了起來就朝外面走去。

  蘇靜懷也不敢一個人面對嚴肅的父親,“我和你一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